不能忘卻的思考
——第七次文代會追憶

康偉 張海君 吳月玲 孫玉潔

沒有生活當心“餓死”

  著名畫家沈堯伊在談到深入生活的重要性時,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在學校美術教學中,老師要求畫10幅素描,結果學生作畫的模特都是同班同學,根本不願意出教室門、宿舍門;為此,老師要求學生接著畫10棵樹,結果學生們也只到學校裏找樹來畫,畫出來的樹基本一樣;為了讓學生走出校門,老師要求學生畫10座民居、10個賣報紙的……之所以煞費苦心,就是為了一步步讓學生從象牙塔裏走到生活中去,吸取營養、激發靈感。為此沈堯伊大聲呼吁:深入生活絕對不應該是一個口號。對藝術家來説,深入生活就像吃飯,沒有生活,就像沒有飯吃,就得餓死。

  無獨有偶。著名導演馮小寧、滕文驥也批評了一些演員不重視深入生活的態度。他們説,不少演員尤其是所謂的大腕,都是在劇組與劇組之間奔波,剛到劇組,恨不能馬上拍完鏡頭就走人。臺詞還沒有熟悉,就吵著要開拍。這些大腕別提深入生活,連深入劇組都做不到。而國外一些著名演員,一年接戲非常少,並且會花很長時間來琢磨劇本,了解相關的社會生活,很少有人在劇組之間來回跑。他們這樣做,是自覺地維護自己的形象,以免砸了自己的牌子。滕文驥、馮小寧建議,在跟演員簽合同時,可以添上必須深入生活這一條。

樹立中國自己的價值評判體係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認為,文藝創作是伴隨歷史的發展而發展的,近100年是西方現代主義形成和發展的時期,中國的藝術則在這100年裏走出了屬于自己的路。因此,對中國藝術的評價就應該與中國的歷史背景相聯係,這就需要確立中國自己的價值評判體係。這給中國藝術史論研究提出了新任務,也是藝術家不容回避的新課題。潘公凱説,在當前中國的一些所謂的現代藝術作品中,可以明顯感覺到作者本人由于價值評判體係的混亂而帶來的困惑。很多作品都是對某種觀念的強調,這些作品的支撐點實際上是西方的價值評判體係。因此,建構中國當代的藝術價值評判體係十分重要。

  著名漫畫家王復羊對此也深有同感。他説,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和中國入世,外國許多美術流派都紛紛進入中國,並且吸引了很多效倣者。而其實被許多人熱衷模倣的流派在國外已經沒落,並且被認為是頹廢的東西。這些西方的垃圾我們應該堅決排斥,提倡什麼,反對什麼,應該理直氣壯。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樹立中國自己的價值體係。

  中央音樂學院教授、著名作曲家杜鳴心則對如何引導青少年形成正確的價值觀表示關注。他説,在不明是非的情況下,許多青少年盲目崇拜甚至效倣那些不健康的東西並引為時髦,這對他們的成長極為不利。他強烈呼吁,國家要制定一係列有效的措施,加強對青少年的引導,同時,文藝工作者要加強責任感,為青少年創作出為他們所喜聞樂見的健康的文藝作品,使青少年形成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

著作權保護文聯大有可為

  在中國成功入世的大背景下,著作權保護這個老問題再度引起文藝家的廣泛關注。中國劇協副主席、著名詞作家閻肅近年來在不同場合反復呼吁加強著作權保護。在文代會上,他再次呼吁,著作權保護的力度應該進一步加大,保護的措施要更加得力。否則,中國的文化産業就會在國際競爭中面臨尷尬局面,國際同行就會對我們産生不信任感。

  北京舞蹈學院教授呂藝生認為,總體上來説,我們已經為反盜版做了很多工作,但與實際需要比還顯得不夠。他説,現在剽竊文藝家勞動成果的現象還時有發生,最明顯的就是一些大型晚會的策劃和總策劃是名不副實的,很多沒有幹什麼的領導成了策劃、總策劃,而為晚會付出艱辛的文藝家卻成了第二、第三、第四甚至第五編導。他認為,中國文聯在保護文藝家合法權益方面大有可為。

應對WTO需要務實

  中國文化産業如何應對WTO的挑戰,是與會代表關注的熱點話題。代表們大都認為,WTO的最大挑戰,不是文藝工作者對遊戲規則不熟悉,而是大家只知道喊一些空洞的口號,而不去做實實在在的工作。

  滕文驥説,大家都在説入世對中國電影工業的巨大影響,但很多人其實都是在務虛,缺少建設性的意見和行動。他認為,做事情更重要。比如,拿中國電影的放映、衝印技術和設備來講,就亟需改進。有時候,導演不敢到電影院去看自己的電影,因為洗印技術、放映條件和影院設備所限,致使上映的影片效果與當初拍攝的效果差別很大。粗糙的衝印技術、落後的放映設備、簡陋的影院設施,使國産電影的競爭力大為降低。滕文驥認為,面對WTO,最需要的是實幹精神,大家都把自己手裏的事情做好,就一定能夠形成巨大的合力,在國際性的文化競爭中佔有一席之地。

來源:2001年12月28日 中國藝術報

版權所有 © 2001-2002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苑北裏22號 郵編:100029 電話:64921114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