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徽
黨旗
黨章
 
 
西柏坡(外一首)
http://www.cflac.org.cn   2011-06-29   作者:石英  來源:中國藝術報
 

    這裏集中了時代最傑出的頭腦
    一批老資格的盛年俊才
    他們從嘉興南湖的小舟上下來
    從黃洋界的狹路間走來
    告別了瑞金飲水思源井
    又從延安窯洞輾轉而至
    還是灰布棉襖和老山鞋
    卻指揮著新繳獲的衝鋒槍和榴彈炮
    ——來自美國兵工廠的“禮物”
    這時都已掉轉槍口和炮口
    向中國“運輸大隊長”的陣地猛烈轟擊

    這裏運轉得最繁忙的神經
    應屬當代最簡陋的作戰室
    然而此刻世界專注的眼睛
    並不因為它的簡陋而不屑一顧
    無論是銜雪茄的邱吉爾銜煙鬥的斯大林
    還有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杜魯門
    更不必説南京繃緊了神經的蔣總統
    他顧不上對比作戰室的豪華與“土氣”
    一張輕飄飄的地下黨傳單
    也壓得偌大的總統府震顛不已……

    那時還未及估量小山村的全部意義
    只是與勝利一樣來得樸素
    當毛澤東推開柴門,伸了個腰身
    將一夜未眠的疲勞讓晨星帶走
    又在草擬新的一年捷報的腹稿
    每個字都在冬麥尖的露球上
    跳躍

珍貴的合影——記總前委五位首長

    我作為一名小機要兵
    五位首長有三位曾見過面
    但凝聚在一張照片上
    仍像日月一樣彌足珍貴

    鄧、劉、陳、粟、譚
    從服裝到神情都風塵仆仆
    盡管儀態從容,想必穩操勝券
    但新舊年之交的暴風雪
    撲在略顯單薄的棉軍裝上
    仍不免沉重,五顆心
    總是要將冰雪完全消融

    華東、中原攥成一個拳頭
    承擔著古今兵家必爭之地的決戰
    決戰從來是命運的較量
    而命運決定歷史的走向

    他們一手接過西柏坡的指令
    一手將勝利推過洶涌的長江
    老照片總會有發黃的時候
    但留給人們的記憶永遠不會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