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徽
黨旗
黨章
 
 
劉蘭芳:觀眾滿意是目的,評書藝術是根本
http://www.cflac.org.cn   2011-05-13   作者:張亞萌  來源:中國藝術報
 

    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多層次多樣化文化需求,發揮文化引導社會、教育人民、推動發展的功能。近年來,中國文聯組織的“送歡樂、下基層”活動在全國各地廣泛深入開展,將歡樂帶給了廣大群眾。百花回報沃土、藝術奉獻人民,眾多藝術家傾情送歡樂,熱心下基層,其重要意義恰恰與溫家寶總理的講話精神相一致。作為多次參與此項文化惠民活動的藝術家之一,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曲協主席劉蘭芳將自己的藝術與真情融入這項活動中,收獲了種種難忘與感動。

    雪白長褲,紫紅唐裝,左手執扇,右手麥克,沒有醒木,沒有案臺,演説三國英雄金戈鐵馬,波譎雲詭而眉飛色舞。身前身後不是書案屏風,而是不可勝數的老人、兒童、農民工……這是臺上,特別是“送歡樂、下基層”的演出舞臺上,劉蘭芳的經典形象。

    圓潤臉龐、柳葉彎眉,淡染口紅,話語簡潔,每每在蚊子聲兒的工作人員面前,“姑娘,説話幹脆點……”斬截幹脆,每每豪爽地邀請工作人員“一起走吧”,手勢還是“張飛請孔明”的舞臺范兒……這是臺下,歷年全國“兩會”和各類曲藝藝術研討活動中,“80年代凈街王”劉蘭芳的經典形象。

    無論《楊家將》《紅樓夢》還是《岳飛傳》《劉金定大戰南唐》,劉蘭芳的評書説演,無不聲音洪亮,神完氣足,英雄事跡和徵戰故事,帶著鏗鏘起伏的音樂美感。在她説書的情態裏,有西河大鼓演員趙玉峰的表情、評書大家袁闊成的利落、評書演員楊田榮的口技,甚至評話名家王麗堂的揚州評話和老藝人丁化南的武功拳式,綜合而成“劉蘭芳的評書”。——無論是上世紀60年代初開始學評書,還是1979年起117回、60余萬字的《岳飛傳》轟動全國之後,從劉蘭芳散發的精氣神上看,她始終飽含著樂于學習的情緒。

    “世間生意甚多,惟有説書難習。評敘説表非容易,千言萬語須記。一要聲音洪亮,二要頓挫遲疾。裝文裝武我自己,好似一臺大戲。”在評書的大戲裏,劉蘭芳篤定地認為“行萬裏路,勝讀十年書”。于是,2005年11月的江西,2006年1月的河北涿州,2007年1月的河北唐山,2007年2月的崇明島,2008年1月的寧波江北,2008年12月的廣西資源、新疆哈密、酒泉衛星發射中心,2009年12月的大連,2010年1月的河北滄縣……都活躍著年近七旬的劉蘭芳“送歡樂、下基層”的身影,流傳著她講的《老虎招親》《康熙買馬》《民族魂》……劉蘭芳説,她自己也記不清這幾年究竟參加了多少次“送歡樂、下基層”活動,但記者知道,每逢中國文聯、中國曲協年節期間舉辦“送歡樂、下基層”,她必定參加,還不算上各兄弟文藝家協會下基層的“搭班”演出,以及每年數不勝數的“送歡笑”和慰問活動。

    但她記得2007年“重走長徵路”赴貴州革命老區,“我們去榮軍院,看到有好幾個90多歲的老人,他們的兒女為革命獻身了,自己一個人度過晚年,我特別感動。老人們可能因為方言的關係,聽不懂我們在表演什麼,但因為當地很少有文藝團體去,他們看到我們也非常高興。”對她而言,露天場地幾萬人一起,坐在泥水裏的小馬扎上、坐在災後的廢墟上聽她的評書,那是最好的舞臺。——她甚至不需要舞臺,或者説她在哪裏演,哪裏就是舞臺。

    就像日前她參加由中國文聯、本報組織的“送歡樂、下基層”走進蔚縣活動,在她繪聲繪色的《張飛請孔明》中,張飛剛和諸葛“接上頭兒”,劉蘭芳已經來到了群眾中間説演。雪後寒冷的蔚縣讓她回想起2004年的平安夜,“中國曲藝家協會第一次到北京市朝陽區一個建築工地慰問打工族,農民工朋友戴著安全帽看我們演出,我不用舞臺,就在他們中間邊走邊演,印象極為深刻。”活動被媒體“曝光”後,社會反響強烈。

    “國家支持,群眾喜歡,我們義不容辭。”劉蘭芳意欲以一句話概括“送歡樂”。“‘送歡樂、下基層’是貫徹國家文化惠民政策開展的活動之一,也是文藝工作者深入群眾、汲取營養、了解民生的渠道;如果我們老在城市裏,就不知道鄉鎮、縣市的老百姓那麼喜歡文藝。我想,既然大家喜歡,文藝工作者就應該抱著感恩的心為人民服務。”“説書先生”如是説。

    藝術為人民,演出的節目自然要選人民愛聽的。幾年下來,《老虎招親》《康熙買馬》《民族魂》《張飛請孔明》成了劉蘭芳“送歡樂、下基層”的保留節目。“我們報的節目適合不適合,得看觀眾的反應。老人多些的場合,就演傳統點的節目;年輕人多,就説段現代點兒的,但我感覺大家還是最愛聽老書新評的東西,《康熙買馬》《老虎招親》都是這樣的節目——甚至有時演出節目較多,觀眾坐不住了,我就説幾個評書小笑話,大家一樂。目的一個:觀眾滿意。”

    在劉蘭芳心目中,觀眾滿意是目的,評書藝術是根本。無論工作再忙、活動再多,她要求自己每年至少錄一部新書,“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在播《新講紅樓夢》,北京交通臺在播《楊家將》,目前我有兩個新戲舉棋不定,3月之後再做打算,反正二選一,肯定今年要錄一個。”

    此番蔚縣的“臺上”活動從早上直到中午才結束,剛走下舞臺的劉蘭芳就要立刻踏上3小時的車程以按時返回北京,她卻樂呵呵地説:“晚上6點還有節目,飯可以不吃,評書不能不錄。”

    而已在時間表上的“全國道德模范故事匯”,第一批100集評書的故事全國反響強烈,播演“續集”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兒。“4月開講,稿已經到手了,還沒背呢。”不怕不怕,劉蘭芳會充分利用節假日背稿,只求聽眾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