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研討全國農民繪畫展
http://www.cflac.org.cn    2010-07-16        來源:中國藝術報

    夏潮:本次全國農民繪畫展從展出的場所到展出的質量和規模,都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層次最高、規模最大、展品最豐富、影響最大的一次農民畫展。農民畫傳統上被認為是群眾文化活動,而此次中國文聯和中國美協將眼光投注到農民畫,是希望我們專業的美術家、藝術家們關注和關心農民畫,關注和關心農民畫作者,關注和關心這個事業的發展。

    這樣做是基于以下幾個目的:一、對60年來農民畫的發展進行梳理,豐富我們當代中國美術史、藝術史寶庫;二、通過專業藝術家協會來關注農民畫,通過藝術家跟農民畫作者的接觸,通過和農民畫作者的交流、交往提升專業文藝工作者的思想境界,豐富自己的創作靈感,激發自己的創作熱情;三、我們的文藝界人民團體應該為我們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尤其是新農村文化建設作出自己的貢獻。

    農民畫事業既是社會主義美術事業的一部分,也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我們大力推進文化産業,促使一些地方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構建和諧社會和小康社會的一種很好的形式。

    農民畫這個最有特色、最有希望,能夠走在其他藝術門類前面的藝術形式,我們一定要把這個事業共同做好。

    許江:本次展覽由中國文聯、中國美協發起,我們浙江接到任務後,就想把這個展覽辦好,最後有一個比較好的展覽構架,作品全國徵集並進行評選。

    農民畫到底和土地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樣的,圍繞這個命題我們組織了一批專家做了來自畫鄉的報告。他們到全國各地對畫鄉進行係統考察,對農民畫集群的歷史和群體生態做個案研究,這也是展覽的特色之一。

    此外,農民的主題永遠是中國畫家的主題,畫農民的美術作品代表了中國當代的藝術水平,所以我們就把歷代藝術家們畫農村,表現農民形象和農村題材的作品在這裏做一個展示,形成展覽的另一部分時代畫農民——新中國農民題材美術作品展。

    開幕當天有兩件事情令我感動,一件是我們浙江義烏的一個農民畫家,他截住我拿了一張照片給我看,這是他想參加畫展的照片,可是作品沒有選上,他覺得很遺憾。接著他給我看一個叫做《防腐倡廉農民畫展》的倡議書,希望得到支持,他的想法、眼界讓我印象深刻。另一個是,舟山的農民畫,畫得很生動,色彩斑斕。我心裏想這個人一定挺年輕的,結果作者來了,我仔細一看,是地道的漁民。他走到我面前,還知道我是院長並畫向日葵,還説我寫文章,他對我的了解讓我驚呆了。

    最後我想説,農民畫最關鍵的是什麼,就是到底是不是農民自己在説話。

    梁江:這個展覽是今年中國美術界一個非常重要的展覽,一個非常有特色的展覽,一個非常有時代精神的展覽。這個展覽比較重要的地方在哪裏?我覺得這是來自生活一線的展覽,題材很真實並有真切的感悟。在內容與情感跟藝術語言的整合方面達到了非常完美的境地。

    我們現在談農民畫其實割舍不了我們的歷史和過去,第一農民畫是從生活中走來的,第二是從歷史走來的,第三是從民間走來的。

    農民畫不是從天而降,是有傳承,有發展,有拓展,也有創新的。農民畫經過幾個歷史段落的發展,現在是回到民間,回到藝術的本體,這是現在的農民畫的特點之一。此外,根據我的觀察,展覽中還有一些農民畫沒有包括進來,如青海的一些地區,也就是説還有一些資源需要發掘,並值得我們進一步重視。我已提出建議,把農民畫邀請到中國美術館去展出,讓更多的觀眾在中國美術界的最高殿堂裏進一步了解認識農民畫。

    繆惠新:因為農民畫,因為自己也畫農民畫,所以畫展開幕是我最難忘的一天,感謝之外還是感謝,作為農民畫作者的一員我想説,中國農民畫作者在中國沒有受過正規美術教育,但卻是熱愛藝術的人在做的一件事,這是一些在中國的鄉村裏永遠長不大的鄉村孩子,是他們在自己熱愛的家園、熟悉的鄉村真心真意地創作,農民畫是用最善良的心最純樸的技術,用七彩寫的一首生命之歌,大地、天空、草木、空氣、河流、水、牛、馬、羊、豬狗、魚兒、鳥兒、蟲子,這些天地間的精靈在農民畫裏出現。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今天中國美協將它收錄在自己博大而又溫暖的懷中,這讓我們所有的農民畫作者倍感榮幸。我們那麼多的農民兄弟,或者説是曾經的農民兄弟,將永遠記住這一天,所有農民畫的畫人心裏會感到非常幸福,作為農民畫的作者我們一定能夠努力創作,用我們的顏色畫我們的心,用我們的圖案描繪自己的家。我們望見一朵美麗的紅影在頭上飄過,我們幸福地不知所以,我們就説出心中的願望,真心地希望中國美協能在以後的日子裏照顧農民畫天真的孩子,讓農民畫從此停靠在中國美術界的港灣,農民畫一定會回報這個美麗的世界。

    池沙鴻:我對農民畫組織、輔導方面做了一點研究,我簡要講幾點。第一個問題是中國農民畫活動的歷史研究和宗旨,農民畫從人類有農業社會開始就有了,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農民畫得以大規模進行,各級群眾藝術館的建立,文化體係的完善,成為農民畫重大的推動劑也成為其發展的發動機。第二個問題是現代民間繪畫和農民繪畫活動的關係,應該説新中國早期的農民繪畫活動,基本上是文化館帶著院校美術教育的方式去指導,這裏面有一個問題,忽略了我們中國民族民間的文化藝術,包括它的審美與傳承等。隨著時代的發展,農民畫的作者已不是傳統農民,而是一個新農民。農民畫這個概念是農民畫的畫,是作者為基點,而新農村畫吸收了中國傳統民間的審美意識,發揮了當代農民的個性,描繪了當代農村的生活景象,中國現代民間繪畫的概念得以提出。農民畫的概念值得進一步探討。第三個就是我們民間繪畫的發展與幹部和作者發展是同步的,沒有幹部就沒有作者,沒有自覺創造意識。靠幹部來把關,現在農民畫創作仍然是這樣。所以我們在輔導農民畫幹部上面,必須要調整幹部的綜合布置,幹部是需要有學院培養的,有較高的文化水平和藝術設計能力的,幹部素質提高了,農民畫會更加提高,農民畫的路子會更深入。

    陳永怡:作為來自畫鄉的報告參與者之一,我覺得這10個畫鄉是全國各地農民畫發展的一個個樣本,我們把它們選出來是供大家研究和解剖的一個點,其中大家可以看到創造性特別強的,也有是産業程度高的,還有在政府整體帶動下發展起來的,它們構成了全國農民畫目前發展的現狀。它們確是一個個典型,但我不希望稱其為十大畫鄉。

    在調研過程中,我覺得有幾點值得關注。首先是農民畫概念的界定,農民身份的變化是不是需要一個新的詞匯。其次是産業化之痛,在調研過程當中,我們看到了一些弊端,在産業化過程中,到底我們該如何扶持和呵護農民畫是急需解決的問題。再次是從事農民畫基礎研究的現狀不容樂觀,研究著作不多,關注度不夠。最後我想説,發展農民畫我們的宗旨是什麼?當農民的身份慢慢蔓延和拓寬的時候,農民畫中還有什麼東西是可以繼續留存呢?我覺得可能是活躍在民間的藝術創思,這是需要呵護的,但同時需要輔導的力量。如何去輔導,輔導的方式同樣重要,這個不是當地的政府能夠解決的,可能需要中國美協和更多專家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