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澤:投身文聯 辛勤耕耘
http://www.cflac.org.cn     2009-08-28     作者:陳志澤     來源:中國藝術報

    1978年1月,我從戴雲山區調入泉州文化局文藝創作組工作。那時泉州沒有文聯,文聯的工作只好放到文化局,落實到我這裏。

    1979年春天,我參加了省文聯《福建文藝》編輯部舉辦的一個筆會。在那次筆會上,我聽了一個關于解放思想的講座,萌生了創辦文學刊物的念頭。未等筆會結束,我就抑制不住激動與興奮給中共泉州市委宣傳部寫信,建議創辦文學刊物,回來後緊接著又打了報告。也許我的辦刊建議恰逢文藝復蘇的時機,我所在的單位和市委宣傳部一路“綠燈”,給予我大力支持。刊物原名《晉江》,後來改為《泉州文學》,于1979年3月創刊。泉州地區終于有了自己的文學刊物。

    1984年夏天,丁玲、樓適夷、秦兆陽、馬烽、魏巍、楊沫、陳明、陳登科等著名作家到泉州,我利用“職務之便”採取“雁過拔毛”的辦法,請他們與泉州的作家座談。座談會上,我向丁玲一行匯報了《泉州文學》創作的情況並分送刊物,令我深受鼓舞的是丁玲等作家特別讚揚了刊物辦得好,並鼓勵我們把刊物辦得更好,辦出地方特色。

    《泉州文學》創辦後,作者隊伍逐漸形成,為後來成立泉州市作家協會創造了條件。1984年5月23日,領導同意了我成立泉州市作家協會的建議。緊接著,其他條件成熟的協會也先後成立,籌備文聯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1987年5月23日,泉州市文聯成立,我即從文化局調任市文聯,《泉州文學》也“調”到了文聯。我具體負責的泉州市作家協會與《泉州文學》如同泉州文學創作的兩翼,卻險些因為經費困難而“飛”不起來。1988年,《泉州文學》經福建省新聞出版局批準公開發行,成為泉州市唯一公開發行的文學刊物。但問題也來了——過去刊物在文化局辦還可以吃“大鍋飯”,到了文聯,下撥的有限經費沒有辦刊的專項,也就是説沒錢辦刊物了。我想,文聯的工作只能靠自己努力取得成效,一定設法先把刊物辦起來。相信只要刊物産生影響,一定能引起領導與社會各界的重視與支持,即“有為才能有位”。文聯領導支持了我的想法。經過細致的工作,在兩位企業家的支持下刊物起死回生。由市文聯主辦的《泉州文學》終于繼續編輯、出版,我們向財政部門送上刊物,又一次打了申請經費的報告,終于得到市財政一定的經費支持。我們同時還爭取社會的讚助和海外僑親的支持。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發展,刊物生存條件不斷改善,不但生存下來還有所發展,成為全省地市一家引人注目的文學刊物。

    一家大企業曾想高薪聘請我,對于文聯工作的熱愛是強大的拉力,我還是把所有的誘惑拋到腦後。我高興留守在文聯這塊土地上快樂地耕耘。一晃,十幾年過去了。一天天,常常是三更半夜突然想到明天該辦的事,便一骨碌爬起來,寫下“備忘錄”;哪位作者要我提意見的文章,該如何修改;我負責的刊物大樣中似有差錯漏改;自己尚未完成的習作忽然來了靈感……都要趕緊寫在紙頭,壓在桌上,惟恐忘了。天亮了,又匆匆騎上自行車奔忙,即使是刮風下雨,也無所阻攔……一次,我到印刷廠,一個老師傅瞧了瞧我,説:“我年輕時就看到你跑工廠,現在我老了,還看到你在跑工廠!”我笑了笑回答:“你的意思是説我也老了,老了也得跑下去!”

    為發現和培養人才,市作協先後舉辦過“明培杯”青年散文大獎賽、“金鹿杯”青年散文詩大獎賽、泉州歷史小説徵文大獎賽、“柯順杯”初出茅廬徵文(與《福建文學》編輯部聯合舉辦)等徵文活動。緊緊圍繞“出人才、出作品”這個宗旨,我們經常組織本市作家作品研討會,總結創作成績和不足,推動全市的文學創作。我自己為泉州作家的作品集寫序、寫評論近百篇。

    回首從事文聯工作的20余年,我慶幸與改革開放同步、與文聯的發展同步,走過了一段無怨無悔的人生。

    (作者為原福建省泉州市文聯專職副主席、現任泉州市作協名譽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