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藝:我與文代會的機緣
http://www.cflac.org.cn     2009-08-14     作者:劉藝     來源:中國藝術報

    我原本做編輯工作,1980年有一幅書法作品入選第一屆全國書法篆刻展覽,遂使我跨進了文藝界的大門。1981年在第一次書法家全國代表大會上,我被選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1983年調入書協任副秘書長。

    在此之前,我雖不是文藝工作者,但在1960年第三次文代會時,有機會在人民大會堂聆聽了陳毅副總理的報告。他説,他本打算作一個文化人,不料卻作了“武化人”,此話引得哄堂大笑。至今已過去半個世紀,卻深深印在腦海中。那時根本沒想到20年後自己會從事文藝工作,還能參加第五、第六次文代會。

    1985年,中國書協第二次會員代表大會後,根據中國文聯部署,著手選舉第五次文代會的書界代表,等候開會通知。當時書協在京會員300多人,全部名單打印在一張紙上,作為選票寄給每位會員,由會員直選代表。結果,沈鵬、劉炳森等七八位同志當選,我也忝居其內。第五次文代會在北京國頤賓館舉行,書法家協會、雜技家協會、電視藝術家協會的代表合為一組,因而增加了不同協會之間的溝通與了解。我與雜協的同志雖然經常見面,但只是點頭寒喧,這次一起開會,才了解了他們是國際交流的重要窗口,是雜技比賽金獎大戶。經過一周的會議,本組同志十分融洽。大會結束前,全組舉行了一次筆會,主要由書協的幾位代表向同組的雜協、視協代表贈字留念。場景真誠友好,令人難忘。

    第五次文代會之前,中宣部和中國文聯領導的各協會高級職稱評定工作已基本結束。當時的中宣部副部長王維澄同志主持這項工作,各協會都有評委參與評定,我也是評委之一。與王維澄同志多次接觸,深感他作風民主,理解、尊重、愛護文藝工作者,因此職稱評定進行得很順利。得知王維澄同志參加第五次文代會的領導工作,我不由得對開好這次大會更有信心。在大會進入換屆選舉的關鍵階段,王維澄同志廣泛聽取意見,了解到戲劇界在文聯全國委員候選人提名上尚有不足,遂及時做了補充,增加了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張君秋先生為全委候選人,得到了大會支持。結果,張君秋先生不但當選全委,而且被選為中國文聯副主席。作風民主,收到了圓滿的效果。

    我早已知道,張君秋先生是京劇四小名旦之一,但聽他的戲還是上世紀60年代《望江亭》演出之後。張先生在電臺教唱譚記兒的南梆子唱段,我一直跟著學。第五次文代會上張先生當選中國文聯副主席,我知道他也愛好中國書畫,善畫雛雞,遂想請他參加書協的春節聯歡活動。經中國文聯原秘書長夏義奎同志介紹,我到木樨地22號樓拜訪了張君秋先生。他和藹可親,為人爽快,答應了我們的邀請。我真想告訴他,我學會了譚記兒唱段,但沒有説出來,因為自己的水平很差,在京劇大師面前豈可造次。與張先生見面,是第五次文代會帶給我的機會,也是一種緣分,使我念念不忘。我至今還能唱一段張派的拿手戲,只是嗓子大不如昔了。

    (作者為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