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勝利:文聯,我心靈的港灣
http://www.cflac.org.cn     2009-08-11     作者:康勝利     來源:中國藝術報

    歲月倏忽而逝,我與文聯結緣已有18個年頭了。

    1991年秋,中國石油機關重組,當時我在企業管理局辦公室工作。該局撤銷前,王鏡心局長找我談話,意思是根據特長,安排我到《中國石油報》做記者,原因是一直挺欣賞我的寫作。我是學新聞的,幾年來在局辦工作,因工作關係,我兼任了《中國環境報》《中國勞動報》《法制日報》《中國石油報》的兼職記者或通訊員。特別讓人感動的是《中國環境報》,按季度發給50元的採訪費,那個年代的50元可是個不大也不小的數目啊!經我宣傳的石油環保、安全、法律等工作多次受到國家相關部門表彰。

    工作之余我仍酷愛報告文學創作,比如採訪赴科威特滅火的中國滅火隊,天不亮就趕往機場採訪,由于沒有記者證,採訪很不方便。回到滅火隊駐地,別的記者有人招呼吃飯,我只能餓著肚子在外面等,人家吃完飯出來,我抓緊採訪。盡管如此,我還是圖文並茂地寫出了幾篇及時報道。圖片被《人民日報》等報刊採用,報告文學《浴火布爾甘》應《北京日報》之約,以整版篇幅刊登,《拯救藍天》在國務院環保委主辦的《綠葉》雜志刊登,長篇通訊《徵服煉獄》在《北京青年報》連載。這些都極大地鼓舞了我。為此,我主動提出了到文聯工作的請求。此時已是1992年年初,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在總經理王濤、副總經理周永康的支持下成立中國石油文聯一年多,我心裏對它一直很向往。總公司幹部管理部門的一位領導對我很了解,十分尊重我的選擇,于是在春節後我直接到文聯報到。

    熱愛是最大的動力。我從踏進文聯門檻的那一天起,自己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幹好,幹出個樣兒來。

    進入文聯之後,我也曾有好幾次職務提升的機會,説心裏話,誰不希望獲得榮耀,誰不希望薪酬更高,但換來這些的代價是離開我心愛的文聯崗位,而這恰恰是我無法割舍的。最後,我還是離不開心愛的文聯工作。因為在文聯的這些年,是我整個職業生涯中最舒心、最輝煌的時光。在這裏,我的《北京知青的女兒不能走》在《北京青年報》刊發,呼吁社會救助了身患重病的丁志紅;《不能讓烈士遺孀流血再流淚》報刊連載,幫助了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烈士荊富同志的遺孀……在這裏,我的作品《浴火布爾甘》被人民教育出版社選入中學課本,我先後創作出版了《石油師人——轉折》《遙遠的回聲》等多部報告文學著作;在這裏,我曾多次獲得國家和省部級文學獎項,46萬字的報告文學《八千裏氣龍越神州》近日又榮獲了第三屆“中華鐵人文學獎”;在這裏,我先後加入了中國作家協會、中國攝影家協會,8年前任産業代表團協調員參加過中國文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2007年又被推舉為正式代表光榮地出席了中國作家協會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我很慶幸自己找到了正確的位置,能夠搞自己的創作,能夠為作家、藝術家服務,此生足矣。把興趣、專長和工作崗位結合起來,本身就是人生職業生涯的一大幸事。所以,不管大千世界如何紛紛攘攘,我都會把心靈停泊進文聯的港灣。文學和藝術之魅力使人升華,使人淡泊,使人內心和諧。當年,著名作家柳青在《創業史》中有那麼一句話,“人生的路雖然很長,但要緊處就那麼幾步”。這話精辟,我信。

    (作者為中國石油文聯副秘書長)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