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興東:文聯,傳遞著深入生活的接力棒
http://www.cflac.org.cn     2009-08-07     作者:王興東     來源:中國藝術報

    生活是創作的唯一源泉。中國文聯自成立之日始,60年來始終高舉著文藝創作深入生活的旗幟。我是上世紀70年代邁進電影編劇行業,跟隨長春電影制片廠的老編劇學藝的,他們是延安文藝座談會的參加者和傳承者。我的第一課就是到大慶油田深入生活三個月,看著鑽井工人手握剎把挺立荒原,在高高的井架下,用鑽頭向大地開採,向荒原要石油的勁勢、那動作、那形象、那意志給了我一生的啟迪。劇本創作所需的一切能源哪裏來?生活,唯有向生活的大地開鑽,向生活的地母要源材,才能有取之不竭的創作資源。《飛來的仙鶴》《白樺林中的哨所》《孔繁森》《我只流三次淚》《陸軍見習官》《留村察看》《紀委書記》《離別廣島的日子》《蔣築英》《離開雷鋒的日子》《生死牛玉儒》等劇本中都能找到我從生活母腹中吸取的營養,都是我對生活思考的成果,都是生活給予我誠實勞動的饋贈。

    深入生活是創作的真經。60年間,幾代文藝家薪火相傳,照亮後來者從藝的正道。現今深入生活比起閉門造車要付出更多艱辛,更多麻煩,更多代價。我寫《蔣築英》深入長春光機所一年多,採訪60多人,著名光學家王大珩先生也被採訪兩次,筆記寫了20多萬字,最終這部電影使我獲得了華表獎和金雞獎最佳編劇獎。當初沒有人讚同我拍雷鋒題材的電影,理由是關于雷鋒的電影拍過許多遍了,誰還看呀?但是,我到生活中去,在遼寧省找到雷鋒的四位戰友,我四次去鐵嶺採訪喬安山,走近他,貼近他,理解他,對他産生興趣,産生感情,正是這個意外肇事撞死雷鋒的人,點燃了我創作的激情,這才誕生了《離開雷鋒的日子》。這部電影在北京有185萬人次走進影院觀看,時至今日依然保持北京最高上座人次,我也再次拿到華表獎和金雞獎最佳編劇獎。我把華表獎的一萬元獎金捐獻給了少年兒童電影學會。

    1997年我被推選為參加中國文聯首屆中青年德藝雙馨表彰大會電影界的代表。德藝雙馨是中國文聯的首倡,提倡文藝家要修身自律,提高職業道德與藝術造詣,陶冶情操,立德揚善。我們電影界從全國評選出12名代表,除我外有宋春麗、韋廉、馮小寧、周友朝、陸壽鈞、范元、趙軍、艾麗婭、詹新、趙為恒、祁海,會上聽了各界代表的經驗介紹、中宣部領導的講話。時任中國文聯黨組書記高佔祥的報告給我印象很深。對于作品與人品,流派與宗派,道德修養與藝術修養,給我上了一課。這也是我第一次與佔祥同志接觸,身為文聯領導的他平易近人,毫無部長的架子,與大家座談,聯歡跳舞,他幽默風趣的談吐拉近我們的距離,處處流露著他對中青年創作人員的呵護與關愛,正像他人生格言道出的真情:“有膽識駿馬,無私護良才,當官不愛才,不如早下臺。”

    後來,我當選全國政協委員,沒想到和佔祥同志在一個組,他是我們的組長,接觸得更多了,聊得也多了。從他所創作的作品中,包括攝影、詩歌、雜文、小説等,他用親身實踐清晰地印證了,一切藝術無法剪斷與生活相聯的臍帶,唯有貼近群眾,貼近實際,從生活中汲取最鮮活的創作營養,才能不墜入抄襲剽竊、克隆他人、循舊翻版的泥淖,永葆創新的活力,這是藝術家修身正己的職業道德。

    生活是創作的源泉。60年來,中國文聯始終把文藝創作要深入生活的主張鐫刻在前進的路標上。我為建國60周年創作的《建國大業》,沒有依賴現成的資料,而是到生活實地去感受去發現。電影編劇是用“腳”來寫劇本,這是我多年堅持的座右銘。于是,我去了河北西柏坡,城南莊,宋慶齡、張瀾故居等地,生活給了我獨特的感受,對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領導者的建國思想,心生無比敬佩之情,正是這份情感成為我寫作的能源。當我把去河北城南莊的感受寫成散記發表在《中國藝術報》上後,沒想到中宣部領導看過,給予熱情的批示,這無疑是對文藝創作堅持深入生活的肯定與鼓勵。

    現今的評獎五花八門,可能沒有人知道有個“源泉獎”。那是我們為表達永不剪斷與生活的聯係,專門設立的一個獎勵生活人物的獎項。《離開雷鋒的日子》影片獲得北京市文學藝術獎20萬元獎金,我提議獎金大家不分,用獎金設立個“源泉獎”基金,專用于獎勵劇本的生活原型人物,大家一致同意。第一筆獎金2萬元獎給了雷鋒戰友喬安山,當時他還是下崗職工,生活拮據;獎給了《背起爸爸上學》電影生活原型貧困生李勇2萬元對他完成大學學業起到了作用;獎給了電影《共和國之旗》五星紅旗設計者曾聯;獎給了《法官媽媽》原型人物尚秀雲;獎給了電影《芬妮的微笑》原型瓦格納夫人;獎給了《一個人的奧林匹克》中國奧運第一人劉長春的家人。數目不大,意義不小,從來都是藝術家受獎,而我們卻是倒過來,是藝術家獎勵給生活中的人物,旨在向社會明確表達,沒有他們做生活的支點,就沒有我們作品的立足點。在見利忘義、保利棄義的庸俗風氣下,作為有良知的文藝家見利思義、得益報恩,獎勵他們就是感謝生活。算起來此獎已堅持了12年,應該説這是文聯會員對德藝雙馨的實際詮釋。

    中國文聯的大旗伴隨著共和國的旗幟飄揚了60個春秋,一代代文藝工作者在傳遞著深入生活的接力棒,60年的創造成果和創作實踐證明,中國人民的社會生活和勞動實踐是一切文藝工作者創作的源,作品的根。面對市場競爭和金錢為帥的今天,面對影視界浮躁的創作心態,深入生活的接力棒還能傳下去嗎?我問自己。

    (作者係中國影協理事、著名編劇)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