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揚:難忘的印象——追憶全國文代會和中國文聯的一些情況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31     作者:羅揚     來源:中國藝術報

    令人振奮的第一次文代會召開

    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于1949年7月在北京舉行的消息,我是在外地得知的。《人民日報》等報刊發表的大會文件和報道,把我深深地吸引住了。毛主席的講話,朱總司令代表黨中央所致的祝詞,周恩來副主席的政治報告,使我更深切地感受到中國共産黨對文藝工作者的親切關懷和殷切希望,更加明確了當前文藝工作的前進方向和目標。這次文代會的確是我國各民族、各地區文藝工作者的大會師,是我國文藝界建設新中國人民文學藝術的總動員,也是獻給新中國的一份厚禮,表明我國廣大文藝工作者將伴隨新中國前進的腳步,與人民群眾緊緊地結合在一起,跨進新的時代,創造新的輝煌。

    在這次文代會期間誕生的我國第一個包括文學藝術各界的全國性聯合組織——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也引起我的關注。大會選舉出郭沫若為主席,茅盾、周揚為副主席的中國文聯全國委員會。委員會成員都是在文藝工作上成績卓著、素為人們仰望的著名作家、藝術家、理論家和文藝活動家。我想,由這些同志組成的中國文聯,定是一個有很高聲望和很強感召力與影響力的人民團體,必將與同時成立的各個全國文藝家協會和各地文聯一起,團結和帶動廣大文藝工作者不斷做出新的貢獻。因而,我對文聯的發展前景滿懷希望和信心。

    果然不出所料,中國文聯很快就結合我國面臨的新形勢和新任務,積極開展了工作,發出時代的最強音。比如,朝鮮戰爭開始後,中國文聯就及時發出關于文藝界展開抗美援朝宣傳工作的號召,要求全國各協會和各地文聯組織文藝工作者創作演出具有高度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的作品,加強抗美援朝宣傳工作;組織各種文藝團體義演、舉辦各種藝術義展、義賣,並捐獻稿費、出版稅、上演稅等;協助政府做好擁軍優屬工作;組織作家、藝術家到朝鮮前線,以文藝為武器,與中國人民志願軍共同戰鬥。廣大文藝工作者積極響應,運用各種文藝形式編演文藝作品,投入抗美援朝運動的熱潮,在文藝界和社會上産生了很好的影響。同時,中國文聯和各協會堅決貫徹毛澤東文藝思想,積極推動文藝創作、文藝評論和文藝報刊等方面的工作。

    我原以為中國文聯和各協會都有主要領導人駐會,設有若幹工作部門,有若幹專職工作人員,辦公條件也會是比較好的。1951年,我到中國曲藝改進協會籌備委員會工作,才得知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這樣,中國文聯和協會的主要負責人都是兼職,文聯只有幾個專職工作人員,協會除文協外,專職工作人員也極少。文聯和文協一起在東總布胡同22號辦公,其他協會分散在各處辦公。中國曲協和中國音協在吉兆胡同31號一處四合院裏,曲協有3間辦公室,音協有兩間辦公室,至于工作人員宿舍、食堂就更談不上了。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大家竟能做好許多重要工作,如果沒有很強的使命感和責任心,如果缺乏服務的熱情和艱苦奮鬥的作風,那是不可能的。我感到驚奇和欽佩,留下很深的印象。

    貫徹執行黨的文藝路線方針

    我至今難忘的一件大事,是1953年9月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舉行的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作為協會工作人員,我有幸聆聽了中共中央副主席、政務院總理周恩來所作的《為總路線而奮鬥的文藝工作者的任務》的報告。更難忘的是,10月6日大會閉幕那天下午,胡喬木同志講話、茅盾同志致閉幕詞後,大會執行主席宣布:毛主席、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蒞臨大會,並將在懷仁堂後面的草坪上接見全體代表。全場立刻沸騰起來,響起長時間的暴風雨般的掌聲。當毛主席從懷仁堂緩步走出的時候,我和一些年輕的同志擠在人群的前面望著毛主席,慢慢後退,同毛主席保持著很近的距離,只見毛主席神採奕奕,面帶微笑,頻頻向大家招手致意,顯得十分親近。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地見到毛主席,感到非常親切,無比幸福,激動之情難以言表。

    大會閉幕後,中國文聯舉行第二屆全國委員會擴大會議,通過關于組織和推動文藝界認真學習總路線、努力宣傳總路線的決議,文聯和各協會以及各地文藝組織都積極投入宣傳總路線的活動;陸續採取多種措施和方法,積極推動文藝工作者認真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黨的方針政策,深入工農兵群眾,努力創作優秀文藝作品,開展文藝評論和文藝競賽,發展群眾性文藝活動,促進國內外藝術交流,並積極參加反對帝國主義侵略、保衛世界和平與進步事業的鬥爭,做了大量艱苦的工作。在“左”的思潮日益泛濫和幹擾的情況下,工作中也有失誤和教訓。尤其是在政治運動中,混淆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傷害了一些同志,給社會主義文藝事業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但大家還是頂著壓力,克服種種困難,繼續做出不懈的努力。1959年之後,黨的政策逐步調整,中國文聯黨組和文化部黨組起草了《關于當前文藝工作若幹問題的意見》(即《文藝八條》),經黨中央批轉後,在各地起到很好的作用。

    中國文聯經常關心作家、藝術家特別是一些容易受到冷落的文藝界人士的生活、學習和工作,聽取他們的意見和要求,盡可能幫他們解決困難,並將訪問他們的情況整理成簡報,送給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參閱。三年困難時期,中國文聯和協會還在河北省懷來縣辦了一處文藝農場,組織文聯、協會工作人員輪流參加勞動,生産點蔬菜、糧食和副食品,一部分分給工作人員,解決點生活上的困難;一部分送給文藝界人士,聊表心意,許多同志都很感動,把這看作是黨的關懷。

    中國曲協在文聯關懷下成立

    中國文聯成立17年來,在支持、幫助和指導各協會工作方面,也付出不少辛勞,功不可沒。據我所知,在第一次全國文代會期間,周揚同志就對成立中國曲藝改進協會籌備委員會表示積極支持,而且是牽頭發起人和籌委會成員之一。1953年夏天,第二次全國文代會籌備工作領導小組討論文聯和各協會設置問題時,在曲協是單獨成立還是與劇協合並的問題上發生意見分歧。有的同志認為,曲藝與戲曲關係密切,曲協應與劇協合並,以便于藝術交流,也有利于精簡機構。有的同志認為,曲藝是廣大群眾喜聞樂見的説唱藝術,是一個獨立的藝術門類,又有很大的一支隊伍,應當成立曲協,不宜與劇協合並。最後也是由周揚同志與大家商定,先成立中國曲藝研究會,以後再成立協會(舞蹈、民間文藝、攝影等方面也是先成立研究會或學會,之後再成立協會),並對中國曲藝研究會的宗旨、任務提出指導性意見。中國曲藝研究會的章程(草案)、理事會名額和理事建議人選、正副主席建議人選,也都報經周揚並通過中共中央宣傳部審定,其中有兩位理事建議人選還是周揚同志提名的。中國曲藝研究會成立大會在第二次文代會期間召開,周揚同志趕來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充分肯定了中國曲藝改進協會籌委會四年來的工作,強調指出了改革和發展我國曲藝藝術的重要意義,對中國曲藝研究會今後如何做好曲藝創作、研究等方面的工作,提出希望和要求。10月5日,中國曲藝研究會主席王尊三同志在第二次全國文代會全體大會上發言,通報了中國曲藝改進協會籌備委員會四年來的工作情況和中國曲藝研究會成立後的設想,大會執行主席周揚同志又當場給予讚揚。中國曲藝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籌備工作,也是在周揚、陽翰笙同志的直接指導下進行的。在中國曲藝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上,陽翰笙同志致開幕詞,周揚同志作重要講話。協會舉辦紀念清代偉大文學家曹雪芹逝世200周年《紅樓夢》曲藝專場演出時,陽翰笙同志還邀請周總理出席觀看演出,並同齊燕銘、阿英、趙樹理、陶鈍等文藝界、曲藝界人士進行了座談,對傳統曲藝整理工作和藝術革新問題作了重要指示。郭沫若、茅盾同志也對曲協工作給予關心和支持。郭沫若還先後為《曲藝通訊》和《中國曲藝作品選集》題寫刊名、書名,指導傳統曲藝研究和整理工作。茅盾同志還曾發表詩作和評論文章,熱情讚揚優秀的曲藝表演家和優秀的曲藝作品。1964年1月22日至2月4日,中國文聯、中國曲協在北京聯合召開曲藝創作座談會,周揚、陽翰笙、劉芝明、老舍、趙樹理、陶鈍等同志與代表們一起討論了曲藝創作問題,並舉辦了新曲藝觀摩演出和公演,各方面反應很好。為了引起人們對曲藝工作的重視,陽翰笙、劉芝明同志還要我起草了一篇社論稿,經林默涵同志審定,由《人民日報》以《積極地發展社會主義的新曲藝》為題作為社論發表。新華社把這次座談會作為文藝界的一次重要活動向國內外做了報道。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報紙都轉載了《人民日報》社論和新華社報道,有的還配發了評論文章。這次座談會有力地推動了各地的曲藝工作。

    第四次文代會吹響春天的號角

    然而,人們萬萬沒有想到,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猶如一場大風暴席卷中國大地,文藝界首當其衝,中國文聯和各文藝家協會遭到空前的大災難。林彪、“四人幫”顛倒黑白,無限上綱,把中國文聯和各文藝家協會誣為執行反革命修正主義文藝黑線的、像匈牙利裴多菲俱樂部那樣的反動團體,強行解散。許多同志遭到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有些領導同志和作家、藝術家被打成黑幫,關進“黑屋”或監牢,備受折磨,有的被迫害致死。據初步統計,先後遭受林彪、“四人幫”殘酷迫害致死,或因患病得不到救治而逝世的著名作家、藝術家、文藝評論家、翻譯家就有170多人;早已去世的一些傑出作家、藝術家,也受到林彪、“四人幫”的誣陷和淩辱。文聯和協會工作人員統統被趕到“五七”幹校勞動,接受教育改造,歷時十余年之久。回想起來,像是一場惡夢,真是不堪回首!

    粉碎“四人幫”後的1978年1月,由中共中央宣傳部建議,經黨中央批準,中國文聯和各文藝家協會恢復工作,並由林默涵等同志組成恢復工作領導小組進行籌備工作。黨中央的決定,標志著林彪、“四人幫”強加的種種罪名被推倒,許多冤假錯案將會徹底平反,文聯和各協會將重新獲得生機與活力,為我國文藝事業貢獻力量。消息傳來,我和大家一樣,莫不感到歡欣鼓舞。然而,恢復工作又何其艱難!文聯和協會的工作人員已被分配到北京一些單位或外地工作,有的領導同志尚未恢復工作;王府井大街的文聯和協會辦公樓早已分配給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館,其他辦公地方也被改做他用。真是要人缺人,要辦公沒有辦公的地方。經過文聯和協會籌備組和同志們多方努力,才調配了少許工作人員;文聯在沙灘搭建了兩座木板房辦公,曲協和其他協會或找地方搭建木板房,或租借一些地方辦公,工作條件極差,但大家都表現出很強的責任心、事業心和很高的工作熱情,使籌備工作逐步有所進展。

    1978年5月中國文聯召開全國委員會第三屆三次擴大會議,正式宣布文聯和各協會恢復工作,大家百感交集,激動不已,憤怒地批判了林彪、“四人幫”及其推行的“文藝黑線專政”論。周揚同志帶頭檢討了“左”的錯誤,做了誠懇的自我批評,向受過傷害的同志賠禮道歉,化解了一些矛盾,增強了團結。會議就今後的工作特別是第四次全國文代會的準備工作,進行了討論和研究。各協會主辦的文藝報刊也相繼復刊,積極開展了各項工作。黨中央關于平反冤假錯案的政策,也逐步得到落實。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全國人民在黨的基本路線的指引和鼓舞下,解放思想,振奮精神,跨進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中國文聯和協會的同志們積極響應黨中央發出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起來向前看”的號召,把文聯和協會工作推向前進。文藝界早就盼望召開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把遭受林彪、“四人幫”摧殘的文藝隊伍重新組織和調動起來,為發展我國社會主義文藝事業貢獻力量。這一天終于盼來了。

    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開幕的情景,我至今記憶猶新。1979年10月30日下午2時許,出席文代會的3000多位代表懷著喜悅和興奮的心情,陸續來到北京人民大會堂。其中有成績卓著的文壇老將,有初露鋒芒、朝氣蓬勃的後起之秀,有各民族的作家、藝術家,也有臺灣和香港、澳門進步的愛國文藝家。大會堂裏一片歡聲笑語,喜氣洋洋。有許多代表久別重逢,倍感親切,有説不完的話語;提起被林彪、“四人幫”迫害致死的同志和朋友,大家深感痛惜和思念,更激起對林彪、“四人幫”的憤恨。大會會場布置得莊嚴、樸素。開幕前10分鐘,全體代表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靜候大會開幕。黨和國家領導人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等蒞臨大會。當鄧小平同志剛剛出現在主席臺上的時候,全體代表便自動地站起來,會場響起經久不息的暴風雨般的掌聲。小平同志連連揮動雙手,讓大家落座,但大家積蓄在心中的難以言表的激動而又復雜的心情,還是久久不能使掌聲回落下來,一直到大會主席宣布大會開幕,請代表們坐下,大家才坐下來。我和許多代表一樣,激動得熱淚盈眶。我在人民大會堂參加過多次有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的大會,但極少見到如此熱烈、如此感人的情景。大會主席請小平同志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向大會致祝詞時,會場裏又一次響起熱烈的掌聲。祝詞肯定了新中國成立17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的積極努力和所取得的成績,推倒了林彪、“四人幫”強加給文藝界的誣蔑不實之辭,讚揚了近三年來文藝工作者所做的新貢獻,闡明了新的歷史時期文藝工作面臨的形勢、任務和黨的文藝路線、方針,高瞻遠矚,實事求是,論述精辟,特色鮮明,具有很強的説服力、感召力,又極為親切感人。他深情地説:“人民是文藝工作者的母親。”“人民需要藝術,藝術更需要人民。自覺地在人民生活中汲取題材、主題、情節、語言、詩情和畫意,用人民創造歷史的奮發精神來哺育自己,這就是我們社會主義文藝事業興旺發達的根本道路。”他指出,“文藝這種復雜的精神勞動,非常需要文藝家發揮個人的創造精神。寫什麼和怎樣寫,只能由文藝家在藝術實踐中去探索和逐步求得解決。在這方面,不要橫加幹涉。”等等,等等,講得多麼好啊!真是句句都講到人們的心坎上,引起強烈的反響,不時為大家的掌聲所打斷。當小平同志最後講到“我們相信,大會以後,同志們一定會拿出越來越多、越來越好的藝術成果,向祖國和人民匯報。謹祝大會成功”的時候,全體代表又一次站立起來,長時間地熱烈鼓掌,以表示對他的敬重、愛戴和感激之情。大會主席宣布休會後,大家的心情仍然久久不能平靜。我同許多同志的感覺一樣,祝詞猶如春風化雨,溫暖和滋潤著人們的心田;猶如指路明燈,照亮了人們前進的方向和道路;猶如進軍的號令,鼓舞和激勵著各路文藝大軍,團結奮進,不斷攀登社會主義文藝的新高峰。

    隨後,各代表團對祝詞進行了熱烈討論。曲藝方面的代表和其他方面的代表一樣,爭先恐後地發言,衷心擁護小平同志的祝詞;一致認為,祝詞豐富和發展了毛澤東文藝思想,是指導新時期文藝工作的綱領性文件,一定要認真學習,認真貫徹執行。曲藝界的代表還激動地説,小平同志在祝詞中不但熱情讚揚了粉碎“四人幫”三年來曲藝所取得的成績,而且把曲藝放在重要位置,表明了小平同志對群眾喜聞樂見的民族民間文藝的重視和實事求是的精神,使人感到格外親切。

    我在大會期間與許多同志和朋友交談,一致認為這次文代會和各協會代表大會,是一次解放思想、撥亂反正的大會,是一次團結、民主的大會,是各路文藝大軍為爭取新時期社會主義文藝大繁榮的誓師大會。有些老同志回憶起第一次全國文代會的情景,深情地説,如果説第一次全國文代會開創了新中國文藝的新紀元,那麼,第四次全國文代會則標志著我國社會主義文學藝術事業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時期,都有著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11月19日,中國文聯在西苑旅社召開工作會議,周揚、夏衍、巴金、傅鐘同志和各文藝家協會、各省市自治區文聯負責人就今後工作和體制問題進行了討論。周揚同志在文代會上的報告中已經講過中國文聯和各協會的職責,在這次工作會議上再次強調説:中國文聯的任務是“聯”,對各協會是“聯”,對各省、市、自治區文聯是“聯”,對國際有關團體是“聯”。文聯不領導各協會,各協會是獨立的。文聯和各協會,由中共中央宣傳部領導。中國文聯與地方文聯不是垂直關係,地方文聯由地方黨委領導。文藝團體工作人員不要太多,不要成為龐大的官僚機構。文聯要虛,人員更要少。各協會要獨立自主地開展工作。今後工作的重點,要轉移到作品的建設、理論的建設、人才的建設上來。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逐漸把風氣變過來。這次文代會的方針,還是解放思想,首先是領導解放思想。解放思想,還會遇到很多阻力,還要經過鬥爭,做很多艱苦的工作。

    為了加強黨的工作,1980年6月,經中共中央批準,中國文聯設黨組,由下列13位同志組成:周揚同志任黨組書記,陳荒煤同志任黨組第一副書記,馮牧、袁文殊、趙尋同志任黨組副書記,陸石、張僖、華君武、孫慎、賈芝、盛婕(女)、羅揚、徐肖冰同志任黨組成員。周揚同志要求黨組認真按照黨章規定的任務和文聯、協會的情況做好工作。他又一次強調了繼續解放思想,堅持改革創新和加強創作、評論及人才建設的重要性、緊迫性,要求大家抓緊抓好。那時,文聯和各協會困難很多,需要做的工作很多,黨組的同志深感任重道遠,必須付出加倍的努力。

    全國文代會後,中國文聯和協會的同志們立即按照鄧小平同志的祝詞精神以及協會章程規定的宗旨、任務和要求,積極地開展各項工作,更加自覺更加主動地推進社會主義文藝的發展和繁榮,努力完成黨和人民交給的光榮任務。

    (羅揚為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曲協名譽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