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麗娜爾:我與中國文聯的緣分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21     作者:迪麗娜爾     來源:中國藝術報

    2004年,我被國家人事部和中國文聯授予“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感到非常高興,作為一名文藝工作者,我的成績得到了肯定,我要感謝中國文聯一直以來對我的關心。回想起來,在我的從藝經歷中,與中國文聯有著不可割舍的緣分。

    我4歲開始學舞蹈,6歲能用維吾爾族樂器都它爾自彈自唱,從小就表現出對文藝的熱情和喜愛。11歲時,我只身到中央民族學院舞蹈係學習,畢業後分配到新疆歌舞團,後又在新疆師范大學聲樂係深造,獲大學專科學歷。在幾十年的舞蹈生涯中,我憑著對黨和人民的熱愛和對藝術的追求,辛勤耕耘、孜孜以求,創作並演出了許多優秀節目,多次獲得國際、全國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大獎。中國舞協名譽主席賈作光在觀看過我的表演後,曾評價:“像初升的太陽,光芒四射。”

    但我從不滿足于所取得的成績,一直堅持虛心向老一輩藝術家學習,向國內外舞蹈界同行學習,博採眾長,對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都仔細推敲、研究並請藝術家同行們觀摩,提出意見和建議,認真改正。中國文聯將大批優秀的藝術家團結起來,為我的學習進步提供了非常好的環境。對我來説,中國文聯就是一所大學校,裏面有值得我尊敬和學習的前輩,指導著我不斷成長進步。

    為了便于學習進步,我積極參加中國文聯“送歡樂、下基層”演出和採風等活動,借機向前輩們學習,交流演出經驗,為自己的表演增添新的光彩。不僅如此,深入基層,讓我得以與老百姓近距離接觸,在群眾中間發掘素材,為自己的表演注入鮮活的生活氣息。我還在基層向民間老藝術家學習請教,從中吸取藝術營養。所以,我的舞蹈作品不僅有維吾爾族的,還有朝鮮族、哈薩克族、傣族、烏孜別克族等其他民族的元素。為使自己的舞蹈作品能更精確、傳神、逼真,達到更高的境界,不論是數九寒天還是三九酷暑,我都堅持到練功房練習,吸收消化從前輩藝術家,從民間藝術家那裏學來的東西。多少個夜晚當別人已進入夢鄉,我卻還在苦苦琢磨,仔細推敲著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姿勢。沒有中國文聯為我提供的學習進步的大舞臺,我不會在成長的道路上如此順利。團結在中國文聯周圍的藝術家相互勉勵、激勵,營造了良好的成長環境。

    中國文聯不僅為中國文藝事業的發展作出努力,而且自覺擔當社會責任,給我們文藝工作者提供了為社會做貢獻的機會。中國文聯等單位近年發起了扶助少年文藝人才的大型公益活動“朝霞工程”,在以西部地區為主的少數民族地區培養了2000名7歲至15歲的有文藝天賦但家庭困難的孩子,為少數民族文藝人才的培養增添後勁。我積極響應,自己出資6000元資助失學兒童,幫輟學兒童完成學業,作為一名文藝工作者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我感到非常開心。

    作為中國文聯的一員,我自覺身上的責任更重了,覺得自己不僅僅是一名文藝工作者,而且是中國文化繼承和傳播的一分子。這些年我受組織上的派遣,先後出訪了東亞、西亞、北美洲、拉丁美洲、歐洲等地的幾十個國家,為這些國家帶去了新疆特有的少數民族歌舞,讓他們領略了中國傳統歌舞的風採,為促進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我在國內外舞臺上演出的許多舞蹈作品,如具有代表性的獲獎獨舞《盤子舞》、《阿圖什》、《摘葡萄》、《新疆姑娘》、《冰山之火》、《心願》、《達坂城姑娘》等,廣受稱讚。我在舞蹈表演中常常塑造明朗、歡快的舞蹈藝術形象,在多變的舞蹈節奏中展現新疆各民族舞蹈的獨有韻味。我力求使自己的舞蹈不僅具有中國民族舞蹈的神韻,又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展現我們的民族之美,謳歌我們的時代之美。

    (作者為中國舞協副主席、新疆舞協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