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淑賢:中國文聯 溫馨之家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21     作者:白淑賢     來源:中國藝術報

    我對中國文聯有著深厚的感情,不僅僅因為我是中國劇協副主席,更重要的是因為中國文聯近年來很好地履行了“聯絡、協調、服務”的職能,能夠盡最大可能地為我們藝術家服務,同時通過“送歡樂、下基層”、“百花迎春”春節大聯歡等活動把我們很好地團結了起來,更進一步增強了文聯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談到對中國文聯的認識,我最想説的是中國文聯近年來開展的受到老百姓熱烈歡迎的“送歡樂、下基層”公益性文化惠民活動。這項活動好就好在組織了大批各個藝術門類的藝術家深入到農村、社區、廠礦、軍營等地,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為廣大基層老百姓送去了藝術,送去了歡樂,更送去了黨和政府的問候和關心。我作為一名藝術家,能夠切身參與到中國文聯的“送歡樂、下基層”活動中,能夠為基層群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感覺非常榮幸和幸福。

    2008年2月,我隨中國文聯慰問演出團趕赴湖南郴州災區參加了抗冰救災慰問演出,赴郴州災區演出前,我正帶領龍江劇院的演職人員緊鑼密鼓地排練,籌備“黑龍江省第三屆國際文化藝術之冬”閉幕式的整臺晚會和兩年一度的“黑龍江省龍江劇‘白淑賢杯’評比演出暨全省二人轉調演”專業賽事,工作非常忙碌,但一接到中國文聯的通知,我二話沒説就答應下來,並著手為災區演出作準備,我覺得,再沒有比慰問災區老百姓更重要的事情了。

    當時距慰問演出只有三四天的準備時間,我也可以表演自己的經典節目,但心係災區人民的濃情厚意,激發了我的藝術創作熱情。我馬上組織創作班底,通宵達旦地趕排出了龍江劇《大雪無情人有情》。因為是露天演出,天氣非常寒冷,但我一上臺,就不由自主地激動,內心更迸發出一種火熱的激情。最後,當我雙手揮毫書寫“反書正觀”的“大雪無情人有情,和諧興國赤子心”條幅時,全場觀眾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這時的我也不由自主地熱淚盈眶,能夠得到災區群眾的認可,我怎能不激動?

    如果説“送歡樂、下基層”活動是中國文聯組織開展的大型惠民活動,那麼,中國劇協梅花獎藝術團就是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藝術團自2005年成立以來,足跡已遍及河北、甘肅、青海、寧夏、內蒙古、江蘇、浙江、陜西等十余個省份和地區,甚至走出了國門,到澳大利亞、法國等地演出。我作為中國劇協副主席,經常參加藝術團的演出。無論是“送歡樂、下基層”活動,還是梅花獎藝術團的演出,對我來説,都是一個深入實際、深入生活、深入群眾的機會,能夠讓我培養和增進對人民群眾的感情,從厚重的革命歷史、火熱的現實生活中汲取營養,使我深深體會到人民需要藝術,藝術根植于人民,只有在為人民服務的過程中,才能體會到自己的價值。

    其實,“送歡樂、下基層”已經成為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年我除了跟隨中國文聯、中國劇協到基層演出,還帶領龍江劇院的演員們深入老百姓中間為他們表演,有記者曾經在慰問現場問我:您是否記得這是您第幾次下基層演出?我告訴他,下基層演出是我們演員的分內之事,每年都要下去好多趟,我已經記不清這是到基層為老百姓演出的第多少場了。而且,我從來不記!我之所以這樣回答,是因為我覺得,能夠到老百姓中間演出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只要有精力和時間,我會不斷地去追求這種幸福的感覺。

    中國文聯近年來的社會影響在逐漸加大,透過中國文聯一年一度的“百花迎春”春節大聯歡就可見一斑。中國文聯的“百花迎春”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藝術家相互交流、切磋技藝的平臺,每次參加“百花迎春”,都是一個相遇舊友、結交新朋的大好機會,以前各個藝術門類的藝術家很少有機會能夠坐在一起交流,而“百花迎春”給大家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2007年中國文聯“百花迎春”春節大聯歡,黑龍江省文聯參與了“東北風光”板塊的方案策劃和節目編排。在這一板塊中,我為大家表演的是龍江劇選段《家在東北》,其他黑龍江籍的歌唱家和表演藝術家也為觀眾奉獻了膾炙人口的東北民歌和經典老歌。“百花迎春”的演出質量無疑是上乘的,每年春節的收視率都很好,我很高興。有觀眾曾説,中國文聯的“百花迎春”我最喜歡,因為在這個舞臺上,沒有掩飾,沒有矯揉,完全是各位藝術家的真情流露。我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

    最後我還想説的就是,中國文聯領導對藝術家特別關心,每次到北京他們都熱情接待,為我們解決一些實際困難,真正説明了中國文聯是廣大文藝家的溫馨和諧之家。2008年4月27日至29日,我帶著黑龍江省龍江劇院和黑龍江藝術職業學院白淑賢藝術基地排演的《神龍騰飛》龍江劇精品折子戲專場晚會進京演出,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胡振民專門到民族宮大劇院觀看了我們的演出。胡振民同志對我們的表演給予很高評價,他説,這臺晚會內容豐富、形式新穎、氣勢磅薄,具有濃鬱的地方特色和鮮明的劇種特點,舞臺呈現精美,演出場面火爆,為北京奧運會的舉辦營造了濃厚的文化氛圍。當得知《神龍騰飛》專場晚會專門邀請部分在京從事建築業、家政服務業的農民工前來觀看演出時,胡振民同志説,廣大農民工是中國城市建設的主力軍,他們默默地為城市的發展和繁榮做著自己的貢獻。你們為豐富廣大農民工的文化生活而為他們演出,非常好!

    我認為,準確把握時代的新要求和人民群眾的新期待,自覺遵循文化藝術發展規律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不斷創作優秀文藝作品,是歷史賦予文藝工作者的光榮使命。今後我將繼續響應中國文聯、中國劇協的號召,站在時代的潮頭,扎根群眾的厚土,不斷創作謳歌時代精神的精品力作,把服務人民大眾當作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作者為中國劇協副主席、黑龍江省龍江劇院院長)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