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青:我與文聯一起過生日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21     作者:趙長青     來源:中國藝術報

    7月19日這一天,我與文聯一起過生日。

    隨著歲月的流逝,這個日子已經深深地印在我生命的記憶裏。我是文聯的人,這好像是命中早已注定的事了。

    可能是這一特殊緣分所致,當我年近半百的時候,便被組織上派到文聯工作。我在擔任黑龍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時,又同時兼任了省文聯黨組書記。從那時起,我知道了我和文聯是一天過生日。看來組織上對我是了解的,更是理解的,為我提供了這樣一個讓我感動、令我傾心,又不斷地給我激情和遐想的平臺。之後,我又幸運地走進了中國文聯的大門。從此,中國文聯不論是大事,還是喜事,都與我息息相關了。文聯事業的繁榮與發展,也漸漸地融進了我的思想,我的情感,還有我的心血和汗水。我的生命、我的血脈已與“文聯”這個名字緊緊地連在了一起。這裏面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我唯一的女兒也在中國文聯機關工作。她2001年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的西語係,比我早一年多來到中國文聯。那年春節我在哈爾濱接站,她見到我興奮地説,爸爸,你那麼忙怎麼也來了。我説,這不很正常嗎,因為你是中國文聯“領導”啊……在場的人一聽都笑了。女兒是我生命的延續,也是我的事業的延續。

    光陰荏苒,歲月如歌。轉眼間我進入文聯這個“家”已經整整10個年頭了。在這期間,我經歷了許多,感悟了許多,也思考了許多。喜與憂,苦與樂,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難盡。我參與或是直接組織的各種各樣的活動,為此所付出的努力,這中間所發生的故事,可以説足夠寫一部書了。但回過頭來仔細地看,認真地想,我覺得最值得我總結和思索的仍然是“我與文聯”這個不解的話題。

    文聯、文聯,一個是文,一個是聯。我理解,文是核心,體現以人為本;聯是重心,體現文聯的職能。引申而來,就是通過履行“聯絡、協調、服務”的職能,把廣大文藝家、文藝工作者和整個文藝界團結起來,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換言之,就是架構起黨和政府與整個文藝界之間的橋梁和紐帶,在黨和國家工作大局中發揮出獨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用文藝的形式,唱響主旋律,謳歌這個偉大的時代,使文藝真正成為民族精神的火炬,人民奮進的號角。這是多麼神聖而又偉大的事業呀!能在這其中發揮一點點切實的作用,我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

    我從小就喜歡文藝,酷愛文學,學生時代就是文藝骨幹,多次登臺表演。在我當兵時,地方有位老師曾勸我去當歌唱家。他説,你的天賦很好,如不去唱歌白瞎你的嗓子了。可是我內心深處還是想實現當詩人、當作家這孩提時的夢想。正由于此,我回到家鄉,走進了黑龍江文學創作講習所。在那裏我曾聆聽過肖軍、浩然、劉紹棠、張抗抗、門瑞瑜和中流等一些知名作家和詩人的講座。他們所走過的人生道路和對文學創作的感悟,給了我無窮的力量和勇氣。從那時起,我開始發表文學作品,並成為優秀學員獲得去大慶學習考察的機會。嚴格地説,那個時候我只能算作一位有熱情、有幻想、略有點作為的文學青年。但正因為這段學習和創作的經歷,使我開闊了視野,提升了素質,擴大了知名度。憑這一優勢,我從松花江地委機關調到了團省委。這期間,我所學到的東西派上了用場,抽象思維與形象思維交織進行,實現了螺旋式的發展。我的工作崗位也在不斷地變化。從團省委宣傳部、組織部到少工委,又派任做縣委領導,又重返團省委擔任副書記。業余愛好與本職工作,文學創作與事業發展巧妙地融為一體,實現了較為完美的統一。我還不到40歲,便走上了省委宣傳部分管文藝的工作崗位。在這個平臺上,我如魚得水。工作崗位與志趣愛好有機結合,使我的人生進入了理想的境地。一晃便是10年的光景,這期間我讀了兩年中央黨校研究生班,係統地學習了黨的文藝理論。本來也有去主幹線工作的機會,可我卻讓給了同事。當時有的領導不理解,認為我不識抬舉,有的朋友也不理解,説我太傻……命運好像與我捉迷藏,冥冥之中我就覺得肯定還會有好運等著我。果然,中國文聯選擇了我。因此説,文學藝術是我人生導航的燈塔,引導我走上了陽光燦爛的人生旅程。我感恩知我用我的領導,更感恩文學藝術。今生有緣,上蒼讓我愛上了文藝,使我有了快樂而又充實的人生。

    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實現了人生的夢想。我的興趣愛好與所從事的事業是和諧的、一致的。也就是説,我的工作正是我最喜歡、最樂意做的事情。今天我能和這麼多書法大家、名家工作在一起,為書法事業的繁榮發展一起操勞奔波,這是多麼有意義的事情啊!書法藝術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如何弘揚書法藝術,讓書法走向世界,為構建和諧社會,增強國家軟實力發揮獨特的作用,可謂責任重大,使命光榮。為此,我也正在嘗試把書法事業與詩歌創作結合起來,用詩歌記錄工作,詩化我的人生,彰顯信念與追求。盡管我再過幾年就將告別工作崗位了,可我並不感到半點的惆悵,因為我所要做的事情,確實還有很多很多。這裏面最重要的仍然是如何感恩文學藝術,如何來回報文聯對我的信任和培養。

    我與文聯永遠相伴,因為我與文聯一起過生日……

    (作者為中國書協分黨組書記、副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