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斯奮:十四年的親歷與感動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16     作者:劉斯奮     來源:中國文聯網

    幾天前接到《中國藝術報》編輯部的電話,約我就“我與文聯”的題目寫一篇文章。當時覺得責無旁貸,就爽快答應了。誰知回頭一想,頓時又躊躇起來。因為我自1995年起擔任廣東省文聯主席,如今已經整整14個年頭,其間與我搭檔的書記也先後換了三位——就時間而言確實不算短。但是在開頭8年裏,我的主要工作在省委宣傳部,文聯的工作屬于兼職;2003年我離開宣傳部以後,又兼任廣東畫院院長,仍舊把文聯的日常事務推給班子的其他同事。直到前年辭去畫院的職務,接著文聯再度換屆,我雖然連任,卻不用再專職任事。這種長期以來的“分身”狀態,要我對文聯的人和事如數家珍地説出許多具體、生動的例子和切近的感受,還真的頗為犯難。

    當然,具體的操作雖然參與不多,但大的決策還是都見證了的;而對這些年我省文聯事業的長足發展,則尤其親歷目睹,欣幸良深。的確,早在十多年前,我剛剛進入廣東文聯工作的時候,無論是辦公條件、人員素質、事業資源、活動開展,還是社會影響,都可以用“因陋就簡”來形容。加上整個社會正處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期,更有一種去向不明、人心浮動的焦慮。不過,幸好後來的情況逐漸好了起來。首先是從中央到地方對文聯工作有了明確指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中,文聯的作用不是要削弱,而是要加強。接著省裏就著手進行改革,把原來獨立建制的美協、音協和劇協歸並到文聯中來;同時撥款興建廣東文化藝術中心,一次性徹底解決了文聯和作協的辦公場所。後來,在機構改革中給我們定編為101人,管理和待遇則參照公務員執行。這幾個關鍵舉措,不僅徹底穩定了文聯的隊伍,同時大大充實了文聯的事業資源,給我們開展工作提供了堅實的基礎。事實上,從當初到現在,廣東文聯的變化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實力空前加強,事業空前活躍。近四五年,省文聯每年舉辦的各種大中型藝術活動都多達一百二三十項,還擁有了自己主管的藝術職業學院(在校學生3000余人)、出版社(每年出書四五百種)、藝術研究所、書法院、電影資料館和藝術展覽館等。作為文學藝術界的人民團體,無論自身形象還是社會影響,都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在這裏不妨舉一個例子:在早年,文聯吸納員工,響應者寥寥;近幾年希望到文聯工作的人變得越來越踴躍,公務員報考者更往往是一百多人中取一個。僅此一點,就可以看到我們的影響力和吸引力確實大大提高了。

    當然,一個單位局面的改觀,除了上級的扶持之外,毫無疑問還要靠自身的努力。就廣東文聯而言,這許多年,我感受很深的是,我們有一個團結、務實、埋頭苦幹的班子。雖然書記換了三位,成員有進有出,但團結實幹的作風始終得到保持和發揚。這一點很不容易,是廣東文聯的事業能夠一直保持向上勢頭的重要原因。事實上,只有領導班子團結,才有整個單位的團結,只有領導班子實幹作風,才有整個單位實幹作風。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應當主要歸功于歷任書記蔡時英、陳中秋、白潔的以身作則、領導有方,加上領導班子其他成員出以公心的積極配合。至于説到我本人起了什麼作用,説句不怕臉紅的話,可能就在于我一直以來的“分身”狀態。而主席除重要決策之外的“分身”的狀態,可以使文聯的日常工作處于書記一元化領導之下,對工作和團結實在大有好處。我常想:文聯作為文學藝術界的團體,主席職位的要求主要在藝術成就的代表性,而要保證這一點,就不應在行政事務方面讓他承擔太多。事實上,這也往往不是藝術家的專長。讓這一職位處于相對超脫的“分身”狀態,未必不是一種各得其所、兩全其美的辦法。這一點,至少在我們文聯這些年的實踐看來是可行的。

    這些年我感受較深的另一點是:廣東文聯的事業這些年之所以能夠蒸蒸日上,就是因為從上到下都有比較強的事業心。事實上,文聯這樣的人民團體,説權力沒有什麼權力,説經費也沒有太多經費,加上文學藝術這一塊,宣傳部和文化廳、廣電廳都在管著。如果圖輕松省心,大可以來個袖手旁觀,每年搞幾場活動,與藝術家們聯誼聯誼,也未必就不能應付交差。而且實行參照公務員執行的管理體制後,工資福利都有了保障,就更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而,廣東文聯的同仁們卻不是這樣。大家仍舊幹勁十足,而且正由于沒有了後顧之憂,反而變得一門心思為廣東文藝事業的繁榮和發展,為文聯的榮譽和尊嚴而奮鬥。的確,這些年文聯下屬的12個協會,絕大多數工作都十分飽滿,不僅積極組織本省的藝術家開展活動,而且大力引進全國性的展覽和賽事,像近年承辦的全國美術、書法、音樂、攝影等方面的大展,都産生了相當大的社會影響。又如這些年對職業學院的升級改造,還新增加了出版社、書法院、藝術館等事業單位,都是經過巨大的努力才完成的。而新單位的增加,無疑又大大加重了日常的工作量,但大家仍舊樂此不疲。我曾同大家開玩笑説:“我們這麼拼命,實利可以説是沒有的,完全是在為‘臉’幹活啊!”

    當然,事業要發展,光有幹勁還不夠,最重要的還必須有與時俱進的精神和科學發展的觀念。這也是近年來我越來越深切感受到的。文聯是黨與藝術家聯係的橋梁和紐帶。而要做好藝術家的工作,首先必須堅持以人為本,做廣大藝術家的貼心人,想他們所想,急他們所急。廣東文聯長期以來有一個思想很明確:在各類工作資源中,惟有人才資源是我們最大的優勢。因此,在工作中我們十分注意尊重藝術家,團結和依靠藝術家,充分調動廣大藝術家投身文化大省建設的積極性。經過這些年的努力,目前,省文聯團體會員從35個增加至37個,所屬各文藝家協會會員從14695人增加至20175人,其中,國家級文藝家協會會員從2718人增加至4000余人。地級以上市文聯全部落實參照公務員編制。縣級文聯數量已佔全省縣級市、縣、區總數的96.8%。與此同時,我們還分別舉辦了“南北交融 鐘靈毓秀”南北文化交流係列活動,開展“新疆行”、“西藏行”、“內蒙行”、“珠江行”和“東北行”等係列採風活動,為文藝家提供體驗生活、積累素材、啟發靈感、交流心得的機會,使之親身感受人民群眾開展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火熱生活,進一步樹立和堅定正確的文藝觀。這對于增強文聯的凝聚力,推動創作,培養優秀文藝人才都發揮了很好的作用。至于我本人,這些年我一直努力深化對黨的文藝方針政策的學習和認識,努力提高藝術素養,積極從事藝術創作,成為藝術的內行,取得與廣大藝術家論藝與交心的對話權,以便更好地為藝術家服務。

    總而言之,這些年,廣東文聯通過認真貫徹歷次全國文代會的精神,事業取得了全面進步,目前我們正在胡錦濤總書記關于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號召鼓舞下,以更高昂的積極性投入工作,爭取以更豐碩的成果迎接新中國成立和中國文聯成立60周年大慶。

    (作者為廣東省文聯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