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蘭芳:和諧 團結 溫暖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16     作者:劉蘭芳     來源:中國文聯網

    我調入文聯,到中國曲協擔任分黨組書記是在1996年,但是我感受到文聯的溫暖卻比這早得多。這不僅要追溯到1980年我加入中國曲協,成為中國曲協會員。早在1963年,我還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青年曲藝演員,腦子裏對文聯還缺乏具體的印象,只知道文聯是一個全國的文藝工作者都向往的組織的時候,擔任文聯、曲協領導的陶鈍同志雖然遠在北京,就知道了我的情況,關心著我的成長,還專程赴遼寧鞍山觀看我的演出。那年,在遼寧省新書好書座談會上,陶鈍同志在觀看了我的東北大鼓《姑嫂救親人》後,對如何繼承發展傳統書目作出了指示。陶鈍同志對我的關心,不是一時的,而是貫穿了我的藝術生涯,他是文聯、曲協的領導,每天的工作非常忙碌,但仍然花費了極大的心血來關注我的成長。1978年,陶鈍同志還專程來到鞍山調研茶館曲藝,在迎春茶社又一次聽我説書。進入上世紀80年代,我的《岳飛傳》受到全國各地老百姓的喜愛,他邀請我來北京開座談會,在勞動人民文化宮、廣播大廈等地進行示范演出,還設家宴,鼓勵我創作表演新作品。在1986年,我到了南國邊陲的老山前線慰問一線官兵,中國文聯為此專門為我舉行了座談會,更讓我分外感動。

    在我的藝術生涯裏面,我曾經多次參加文代會,每一次文代會對我的藝術生涯和人生道路都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第七次文代會上,我當選為中國文聯副主席,接替羅揚同志,作為曲藝工作者的代表進入了文聯主席團。這讓我感到肩上的擔子格外重了。在聯歡會上,胡錦濤總書記和我們眾多藝術家齊聲歌唱《藍藍的天上白雲飄》。總書記和文藝家這樣心貼心,這一幕深深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當時在主席團裏,我的年齡算是比較小的,感到自己和很多著名藝術家相比,在自身的修養等方面,都存在不足。從進入中國文聯主席團第一天起,見到來自各個門類的成就卓著的著名藝術家,我就感覺到,這裏是一個團結、和諧的大家庭。逢年過節,文聯都要看望老文藝家和老幹部,60歲以上的主席團成員每次過生日,文聯領導都會送來生日蛋糕、鮮花。這種細致入微的關懷,讓每一個老藝術家都格外感動。

    文聯為藝術家提供的服務、幫助是無微不至的,生活上如此,在創作上更是如此。文聯為廣大文藝工作者提供了施展才藝的大舞臺。“萬裏大採風”、“送歡樂、下基層”等等一係列的活動,極大開拓了藝術家的視野,提高了文藝事業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的地位,更受到了人民群眾的歡迎。到文聯以來,我看到,文聯的採風、義演活動遍及祖國大江南北,各處城鎮、鄉村,學校、哨卡、廠礦都留下了文聯藝術家的足跡。我參加這樣的演出,次數多得都記不清了,但每次都是抖擻精神而去,滿懷收獲而歸。其實,以前我就參加過很多為基層群眾服務的義演,但是,文聯的“送歡樂、下基層”活動更加係統,更有針對性,這些演出把黨的關懷、文藝家的愛心真正送到了最需要它們的群眾當中。我所收獲的,是群眾對藝術家的熱愛,是邊防哨所裏的戰士們、貧困地區的鄉親們臉上的笑容。我曾經四次奔赴革命聖地延安進行演出,記得第一次是乘坐汽車,顛簸了十多個小時才到,第二次是乘坐火車,第三次和第四次就是坐飛機了。在這中間,我們親身感受到祖國國力的增強,感受到老區日新月異的變化,感受到老區人民的淳樸善良。在延安安塞,我還見到了曾為毛澤東等革命領袖表演的老一輩曲藝家韓起祥。老人家雙目失明,但身殘志堅,他扎根農村,幹了一輩子曲藝,畢生都在為農民演出,韓老對民間文藝的執著深深感動了我,這種精神一直鼓舞著我把富有民族特色的曲藝之路堅定不移地走下去。2008年初,我國南方廣大地區遭受了嚴重的雨雪冰凍災害,當時文聯組織藝術家赴災區演出,那次是在江西武寧一所中學的操場上露天演出。當天下起了大雨,但別説偌大的操場上,就連周圍的房頂都站滿了人,雨越下越大,沒有一個觀眾退場。他們中間有很多人已經站了好幾個小時了!我來到舞臺上,望下去,都是歡呼的人群、連成片的雨傘,我説的是臨時創作的新詞“人説武寧好風光,抗災重建創輝煌……”最讓我感動的是,演出開始後,雨水不停地落在我身上,很快就全身濕透了,這時有觀眾舉著傘跑到臺上來,不顧自己,給我打傘……還有一次,在河南鞏義,我率領曲藝採風團在那裏演出,也是天降大雨,也是老百姓冒雨觀看演出,他們那種雨水落在臉上都顧不上擦、如癡如醉觀看演出的神情,那種全身心投入的眼神,深深地印在我心窩裏。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想起來就格外激動,讓人熱淚盈眶。在我的藝術生涯裏,受過的表彰次數不算少了,但是具體情況我已經有很多都記不清了,但是,老百姓是如何熱愛我們的,他們是多麼熱情、真誠地歡迎我們,這些是我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的。其實,文聯“送歡樂、下基層”活動的意義就在于,它真正把我們這些文藝工作者和老百姓聯係到一起。

    文聯非常重視對外文化交流,不但給藝術家提供了拓展視野、增加見聞的機會,更重要的是,讓中國文化更多精品力作傳播到了海外,讓無數國外友人看到了當代中國藝術家的精神風貌。2005年,我作為名譽團長,率領眾多藝術家出訪美國。這些年來,我訪問過法國、英國、委內瑞拉、日本、新加坡、葡萄牙等國家,一方面,把中國曲藝帶到了世界各地,向國外展示了中國文藝工作者的形象,一方面也開拓了視野,增長了見識,看到了中國的國際地位不斷提高,文化影響力不斷擴大,看到了海外華人的愛國熱情,當然也看到自己的不足。文聯還為藝術家們提供了許許多多學習的機會。文聯聚集了眾多優秀的理論人才,歷來重視理論研究,我曾經先後參加過多次學習活動,在學習過程中,更全面了解了國內外的形勢,更加深入地領會了黨的文藝工作方針,豐富了自己的理論知識,對自己的藝術道路如何走也更加有數。在日本訪問時,我和年近八旬的“漫才”老藝人田邊一鶴進行了交流,觀看了他的演出,我在當地演出時,效果也非常好,後來,他還來到中國演出。通過這些友好交流活動,兩國的曲藝家之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多年來,我和別的國家藝術家的類似交往還有很多。這讓我深深感到,藝術不僅僅應當成為不同國家之間友好交流的橋梁,藝術本身也應當通過交流,相互切磋,相互借鑒,實現共同發展。

    回想調入文聯十多年的經歷,回顧在我剛剛走上舞臺之時以及後來多年裏在我的藝術道路上文聯給予我的關心,我心潮澎湃,感慨萬千!文聯真的是一個大家庭,和諧、團結、溫暖,群英薈萃,人才濟濟。調入文聯以來,我看到了文聯的影響不斷擴大,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的地位不斷提高,文聯自身建設不斷加強,辦公條件不斷改善,這一切都讓我堅信文聯的未來更美好,前景更輝煌!(本網記者邱振剛整理)

    (作者為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曲協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