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長槐:文聯培育了我
http://www.cflac.org.cn     2009-07-10     作者:楊長槐     來源:中國藝術報

    我于1963年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貴州美協工作,上世紀80年代初,又被調到貴州省文聯,耳濡目染,對文聯的工作性質逐步有了了解。當時,能調到文聯工作的人,無論在哪一個協會或編輯部工作,都具有一定的專業水平。那是一個特殊的時期,各個部門都百廢待興,專業人員更是缺乏,因此文聯的首要工作便是要振興文學藝術的各個門類,而要振興文藝,培養人才是當務之急。

    當時作為貴州省文聯黨組副書記兼秘書長,我感到一種緊迫感,認為要在“出人才、出作品”這一文聯的中心工作中,找到省文聯發展的路子。不能像在樹林中找蘑菇一樣見一顆拔一顆,因為人才的成長不會像蘑菇一樣,遇一場雨就會生發出來。通過思考和與兄弟文聯的交往、交流,我找到了新的思路——必須將文聯打造成一個培養人才的平臺。常言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急功近利是培養不了人才的。因此,首要的是將文聯的工作深入到基層。我與黨組的同志談了我的想法,大家統一意見,首先建立地、州、縣各級文聯,有了組織的保證才能將工作深入下去。貴州是一個貧困地區,要建立一個新機構,是要地方財政支持的。為此,我和黨組的同志到各地、州去,做當地領導的工作,要他們支持基層文聯建設。同時,鼓勵有條件的文聯舉辦培訓班、創作班、改稿班、展覽會、演出會等,這既加強了政治和業務的學習培訓,又活躍了基層的文化生活,使文藝專業人員和愛好者的業務素質得到有效提高。到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各協會都涌現出一批在全國有一定影響的作品,同時也培養了文藝人才,充實了各級文聯的領導和專業人員。這一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績後,我和大家又抓了藝術理論工作,在省文聯成立了理論研究室。作為一個文聯的領導,同時又是一個畫家,我深感理論對創作的指導意義。我對理論研究室的同志們談道,不僅要重視現代西方的各種文藝理論,還要重視我們中華民族傳統的文藝理論,不僅要關注各門類的創作,還要注意理論本身的發展,只有這樣才能使創作人員的素質和思想得到提高。

    文聯是一個團結各門類藝術家的團體,它既要為社會的發展和需要組織文藝家創作為群眾所喜愛的藝術作品,又要著眼于整個中華民族、整個國家藝術的傳承和發展,還要為藝術家服務,使藝術家感到文聯是他們溫馨的家。作為一個畫家,並且在文聯擔任了20多年領導工作,如何解決領導職務與專業的矛盾,我有自己的體會:擔任領導,必然要用去大量時間做好領導工作,這勢必影響到專業研究,唯一的辦法就是將自己的時間作科學的安排,就像魯迅先生所説的,用擠的方式,把時間擠出來。多年來,我正是利用休息的時間,早起晚睡,一點一點擠出時間繪畫、讀書,在外地開會也隨身帶著繪畫工具。另外,我也清楚地看到文聯領導所從事的工作是和藝術息息相關的,因此對自己專業創作水平的提高,應該比別人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只要虛心、肯學,多向全國知名的、有真才實學的專家請教,再加上對專業孜孜不倦的追求探索,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專業水平也一定會有很大的提高。同時,在政治思想和藝術理論的學習上給予足夠的重視,對傳統文藝也會有更深刻的認識。

    我深切感到,是文聯培育了我,我在文聯工作的幾十年裏,在大家的努力下,文聯有了很大的發展,自己也有了很大的進步。一言以蔽之,是我們堅持了文以載道的緣故。這個道,是黨的文藝方針、堅持百花齊放之道,它符合自然和社會發展的規律,符合文藝創作的規律,所以文聯得以發展,藝術家得以發展,社會文明得以發展。

    僅以此文,祝賀中國文聯成立60周年。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