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少波:我參加第一次文代會的經過
http://www.cflac.org.cn     2009-05-25     作者:馬少波     來源:中國藝術報

 上世紀80年代中期馬少波在杭州

    1949年7月19日,在襁褓中的新中國即將發出第一聲啼響之前,作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發起單位之一,中國文聯正式成立。團結廣大文藝工作者、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事業、建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60年來,中國文聯始終伴隨著新中國一路成長,風雨兼程,為新中國的文藝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在中國文聯即將迎來60華誕之際,本報將自本期起,開設“我與文聯”專欄,邀請文藝工作者代表回顧往事、展望未來,為新中國、中國文聯的60華誕獻禮,同時也為中國文聯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歷史進程中再立新功建言抒懷。——編者

    我是從1931年主編《天外》文學周刊開始進步文學生涯的,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後,我感到以報刊宣傳救亡固然重要,但是發動抗日武裝更是重中之重。故而,我在山東濟寧經林乎加同志介紹,參加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我們回到了膠東,發展了抗日武裝。1938年,膠東抗日武裝改編為八路軍山東縱隊第五支隊。我曾任司令部秘書長兼任膠東文化協會會長。1949年1月,我在淮海前線參加了徐州祝捷大會,後回到了濟南,在華東局宣傳部籌備建立山東省文聯。3月,華東局宣傳部部長彭康同志通知我,要我準備到北平去參加第一次文代會。我參加的是華東代表團,團長是阿英,陸萬美、張淩青和我是副團長。我們在濟南上了火車後,遇到了從上海來、同樣奔赴北平參加第一次文代會的南方團。南方團的成員裏面有梅蘭芳、周信芳、白楊等人,在火車上還有賀綠汀、袁雪芬等人。這是大家第一次見面。當時白楊讓大家在一個小筆記本上題詞,我寫的是“希望你像白楊一樣茁壯成長”。6月23日,我們到了北平。這是我參加革命後第一次來北平,當時住在燈市口的北辰宮飯店。

    6月26日,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周恩來同志在中南海西花廳召開解放區戲曲改革黨員領導幹部座談會,與會的有華東區的阿英、陸萬美和我,西北區的柯仲平、馬健翎,中南區的有崔嵬,東北區有劉芝明,還有在京的陽翰笙、田漢、周揚等同志。我是這次會議上最年輕的一個。周恩來同志讓我先發言。我于是談了自己對中國戲曲獨特的美學性質的想法,我還説了在山東進行戲曲改革的經驗,以及我所了解的國統區在戲曲表演方面的情況。我説,現在很多曲種瀕于滅絕,連京劇也很衰落。我建議周恩來同志在文代會報告中設專章談對舊文藝的政策,還提出一項建議,就是成立戲曲改革領導機構和研究試驗機構,在全國開展戲曲改革運動。當時周恩來同志對我的提議很讚同,在座的同志也很認可。周恩來同志當時在會上説,少波同志的意見很好,前一個建議,我可以做到,第二個建議,我也很讚同,但是我做不了主,需要請示毛主席再做決定。

    6月29日,周恩來同志安排汽車,接我和周揚、田漢同志去見毛主席。當時,毛主席還住在北平郊外的香山雙清別墅。到達那裏時是深夜,我把自己關于戲曲改革方面的建議向毛主席進行了匯報,毛主席對我的意見表示讚許,讓我回去等待決定,他説還要和大家商量。

    7月2日,文代會開幕了。在開幕那天,毛主席在文代會開幕的講話中説,“同志們,今天我來歡迎你們。你們開的這樣的大會是很好的大會,是革命需要的大會,是全國人民所希望的大會。因為你們都是人民所需要的人,你們是人民的文學家、人民的藝術家、或者是人民的文學藝術工作的組織者。你們對于革命有好處,對于人民有好處。因為人民需要你們,我們就有理由歡迎你們,再講一聲,我們歡迎你們。”後來,周恩來同志還作了報告。在這個報告裏,設了專章談對舊文藝的改造。在文代會期間,大家分組在中南海懷仁堂討論。當時,懷仁堂有前廳、後廳和劇場。討論進行得深入熱烈。這時,周恩來同志叮囑我説可以在開會期間參加些具體工作,來幫助周揚同志。當時,會議上設會務組和文秘組等,周揚同志還兼任文秘組的領導工作。會務組負責的是解決大家衣食住行方面的事務性問題,我和阿英、馮乃超、張光年參加了文秘組。當時文秘組的任務很繁重,天天都要寫會議簡報,發簡報,排列會議日程,還要提供文聯成立後的主席團候選人名單。當時,盡管忙碌勞累,但是大家的熱情都非常高,對工作都非常投入,每天的精神都非常振奮。會議期間,還有很豐富的戲劇、音樂等演出。當時,梅蘭芳表演了《霸王別姬》,周信芳表演了《四進士》,毛主席、周恩來同志等中央領導都來觀看了他們的演出。梅蘭芳、周信芳他們雖然都是很著名的藝術家,但這也是第一次在中南海演出,當時感到非常激動。7月18日,在文代會閉幕前夕,中國文聯宣布成立,同時中華全國戲曲改進會籌備委員會成立了。歐陽予倩任主任,我任秘書長,這樣我就留在北京工作了。

    當時很多同志對文代會的召開感到驚訝,為什麼在全國還沒有完全解放,軍事、政治、經濟鬥爭還很復雜緊張的情況下,黨中央決定開文代會,還這麼重視戲曲藝術的繼承發展呢?由此可見黨中央對文化工作的重視!所以,文代會的召開,讓與會代表和全國的文藝工作者非常受鼓舞。在會議進行中,我一方面是代表,在會上履行代表職責,另一方面,我還參加了一些具體工作,特別是籌建中國文聯。所以我對文聯感情非常深厚。當時在文代會召開期間,周恩來同志每天在百忙中都要聽我們匯報會議情況。文聯主席團名單我們初步擬定後,在向中央匯報前,周揚同志把自己的名字從上面勾掉了,後來,這份我們擬出來的名單送到了周恩來同志那裏,他又把周揚的名字填上了。

    文代會閉幕後,各個藝術家協會也陸續成立了,較早成立的有劇協、影協、美協以及當時叫文學工作者協會的作協等。來自各地的同志返回各自工作崗位後,各省市文聯陸續成立了。戲曲改革委員會正式宣布成立是在10月2日。田漢任主任,楊紹萱、馬彥祥任副主任,我是秘書長。當時的辦公地點是北京飯店後的南夾道小紅樓,也就是現在貴賓樓所在的位置。後來,周總理讓我與張淩青、夏義奎協助周揚同志籌建文化部。戲曲改革委員會因為是行政機構,就改稱為文化部戲曲改進局,田漢任局長。我是文化部第一屆黨組成員,還兼任戲曲改進局黨總支書記。

    現在回想起來,參加文代會,是我生命中很大的一個轉折點,又是新的起點。參加了這次文代會,我才獲得了以後大展宏圖的機會。

    中國文聯這幾年,在以孫家正同志為主席、胡振民同志為黨組書記的領導班子的領導下,團結了廣大文藝工作者,開創了文藝大發展大繁榮的新局面,在廣大文藝工作者當中有口皆碑,讓他們受到很大鼓舞。文聯這幾年搞了很多深入群眾、深入災區的文化活動,在開展對外交流、促進中華文化國際地位的提高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文聯的工作在國內外越來越深入人心。我相信,在新的領導班子的率領下,文聯一定會為更好地促進我國文藝大發展大繁榮做出更大更新的貢獻!

    (本網記者邱振剛採訪整理)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