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大箴:尊重農民和尊重生活的真實
http://www.cflac.org.cn    2006-11-15    作者:    來源:中國文聯網
 

    新時期以來,我國農村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農民的生活得到了程度不同的改善,同時也出現了不少新的問題。在美術創作中,涌現出不少反映農村變化、農民生活以及農民形象的作品。有些藝術家以真實地刻畫新時期的農民形象而受到人們的關注,當代農民真實的生存狀況成為他們描繪的主要內容,他們平視農民,過分理想化或美化的表現方式一般被拋棄。在他們的筆下,各種不同性格的農民是有人性的人,有自己的理想追求和生活方式,有自己的喜悅和苦惱,他們身上帶有社會轉型時期的痕跡。一些藝術家不回避現實生活中存在的矛盾,如城鄉差別、農村發展滯後、農民進城打工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等等,從積極的立場出發,以批判的態度加以表現,以揭示生活中的消極面,警示社會對農民問題的關注。這類作品的現實意義不言而喻。

    在肯定這些成績的同時,也應該指出,近幾年來,也出現了一些令人憂慮的現象,那就是出現了一種醜化農民的美術作品。這些作品不僅誇大農民在生理上的缺陷,而且強調或突出他們的無知和愚昧,把“痞子氣”、“耍潑無賴”的表情強加于農民,似乎這樣的農民形象才是真實的,這樣的創作路子才是“創新”的,否則便是“美化”或“粉飾”,便是保守的創作方法。這些歪曲和醜化農民形象的作品己經引起群眾的不滿,也引起不少藝術家的批評。

    藝術審美手段是異常豐富多樣的,藝術家在刻畫人物形象方面有充分的自由。在人物塑造上為強調其特點而適當表現人物“醜”的細節,是允許也是必要的。但要掌握一個度,要注意形象給人的整體藝術感受。俄國雕塑家穆希娜刻劃的女農民粗壯、結實的雙腿是明顯誇張了的,但不顯得怪異,反而予人以力感;羅丹塑造的巴爾扎克體形的比例與常人有別,有些畸形,是這位文豪的生活方式和寫作習慣所致。在這件作品面前,人們會懷著對巴爾扎克同情和尊敬的心情。我國當代雕塑家劉士銘,以表現農民生活著稱,他塑造的各類農民形象從自己的生活感受出發,追求誇張、生動和趣味化,不刻意美化,但也沒有刻意醜化的痕跡。他的作品頗受同行和包括農民在內的廣大觀眾的喜愛。

    總之,尊重農民,尊重生活的真實,尊重藝術創造規律,這三點相互聯係而不應該被分割,應該是我們的藝術家表現農村生活和農民形象時的出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