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思考才會有創新——訪作代會代表、詩人雷抒雁
http://www.cflac.org.cn    2006-11-15    作者:金 濤  來源:中國文聯網
 

    對于創新,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理解。著名詩人、散文家雷抒雁在作代會期間對本報記者談了他對文學創新的認識。

    雷抒雁説,創新是文學永恒的主題。文學既不能重復過去,也不能重復自己,更不能重復別人。既然稱之為創作,“創”的意思就是創新,就是要不同于以往。山還是那樣的山,水還是那樣的水,但不同的人對山水的感受是不一樣的,因此文學創作必須有獨特的東西,創新是寫作的基本。

    雷抒雁認為,現在很多作品都是停留在對新生活表面的認識上,沒有找出本質性的東西。很多時候看外國怎麼走自己就怎麼走,看市場怎麼走自己就怎麼走。他説,我們的社會發生了很大變化,僅僅是最近幾年,全國各地的城市都是日新月異,人的精神面貌也處在不斷變化中。對過去的生活,我們講了很多,但是還缺少捕捉和反映新生活、抓住深刻變化、反映人民精神世界的優秀作品。文學創作不是紀實,並不是哪裏建了高樓、修了什麼路、上了什麼項目,我們就去記錄下來。雖然這些也是需要的,但文學創作不僅僅是對一個時代發生事件的記錄,更重要的是要記錄這個時代人的心靈與精神發生的變化,需要用新的目光去看這些變化,引起讀者深刻的思索。雷抒雁説,現在時代變化的速度對世界的衝擊力和震撼力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文學創作在這方面顯得滯後了。有時候文學創作看起來很繁榮、很豐富,但是真正地無愧于這個時代的作品還是不多,所以創新就是要不斷發現生活中發生的新變化,引起新的思考,把握住時代的脈動。

    談到詩歌,雷抒雁認為,現在存在的問題比較多,讀者不是很滿意。詩歌被邊緣化,他認為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詩人自身缺乏能夠打動、吸引、感染和震撼讀者的偉大作品。寫一些小情緒,甚至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搞得轟轟烈烈、熱熱鬧鬧、昏天黑地,拿詩歌來開玩笑,真正好的詩歌作品卻出不來。另外一些詩人則急于改變這些問題,去把握一些重大的題材,提出一些重大的主題。但很多是概念化作品,缺少感染力與藝術水準。這些作品對那些格調與品位比較低的詩歌起不到一種抵制與更替作用。寫重大的題材與事件,政治熱情是可貴的,但是詩歌需要很認真地思考與提煉,並不是篇幅長、文字多就好。有沒有找到一個好的角度?能否把一些真正的精神內容體現出來?將歷史事實變成分行的、或押韻或不押韻、或長或短的句子就是詩嗎?比如我們用詩歌歌頌黨,但必須能寫出詩意。如果詩歌不能感染人,那就不如去看黨史。

    與其它文學樣式如小説相比,詩歌的創新似乎更加艱難。雷抒雁説,我國從先秦時代開始就一直有一個非常強大的詩歌傳統,因此無論在形式還是在內容上,要想有所超越都對詩人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雷抒雁認為,詩歌也是中國古人生命的一種方式,無論是交友、活動、生活記錄,還是表現對社會的批判、對英雄的頌揚、讀史言志談情等等,無所不包。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很多寫新詩的人對舊的詩歌傳統缺乏了解,不善于從舊詩中吸取營養來豐富我們的創作。舊詩提供了幾千年來大量的詩歌活動,産生了無數優秀的詩人,雖然在形式上和新詩的差異比較大,但那種詩意的感受、進入詩歌的角度,對新詩都有無限的經驗可借鑒。現在我們很多詩歌理論是引用外國的,對詩歌本身缺乏精神內涵的把握。其實中國古典詩歌包括詩歌理論都非常豐富,我們把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藝術寶庫塵封了起來,自己在瞎摸索。這些造成了現在很多詩歌的內涵太少,過于淺薄,不耐讀。

    雷抒雁這段時間正在閱讀、研究和翻譯《詩經》。他覺得很多東西都需要從頭開始扎實地去做。他説,我們幾千年來並沒有把《詩經》研究好。雖然這些工作看起來好像是在鑽故紙堆,但這是關于創新的問題,是不斷發現新問題、提出新見解的過程。文學是博大精深的,我們對古典文學、外國文學、當代文學的創作都要有新體驗。

    詩歌是文學的中心,文學又是其它一切藝術的靈魂。雷抒雁説真正的文學創作應該包含著深度的思考,是寂寞的事業,是作家內心在和生活交談、和生活搏鬥,是一個向生活深處鑽探的過程。真正的作家僅僅貼近生活還不夠,還要去體驗生活,將感情融入到生活之中,對生活有一種切膚之感。雷抒雁説,作家和記者不同,記者的任務就像去採茶,只需要擇取最新鮮的兩片葉子就可以了;但作家則是去移植一棵樹,要把它的枝、葉、根都弄清楚,讓一個完整的生命在另一個地方重新復活。作家記錄的是內心和時代發生的碰撞,是生活中真實的真摯的情感的發現,是對廣大人民的關愛,對人民疾苦的關注。真正有價值的作品是被人民認可的作品。雷抒雁最後表示,我們的文學創作不能太過功利,眼前發生了什麼就跟著喊兩聲。真正的藝術作品不是像噪音那樣很快被風吹走,而是要把聲音傳得更久遠些,要穿透歷史讓我們的後人也聽到這些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