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峰:“地火”涌動 “鐵人”精神永傳揚
http://www.cflac.org.cn    2006-11-12    作者:張悅  來源:中國文聯網
 

    文代會代表、中國石油文聯常務副秘書長、石油作協副主席路遙峰説得最多的一句話是:創作沒有任何訣竅,生活是一切的老師。非常樸實的話語,但是道明了一切。

    路遙峰的筆名是路小路,他説這個名字好記,也親切。今年路小路雖然還不到50歲,但面相卻顯得比實際年齡滄桑很多,因著年輕時日曬風 吹、風餐露宿的鑽井隊生活,也因著如今仍然事無巨細、繁忙奔波的協會工作。他最初的工作是在黃土高原上的長慶油田第二鑽井指揮部當鑽工,隨著鑽井隊輾轉新疆、甘肅、青海、寧夏、內蒙古,一路工作一路寫作,從寫戰報,到寫詩歌,再到寫小説。他説,在深夜的荒原上,幾個人甚至只有一個人住在帳篷裏守著一臺鑽井機,那種徹骨的孤獨感和對生活、對生命的思考是待在城市裏根本無法悟到的,心中如熾烈的地火涌動、燃燒,只能用筆寫出來、用語言去排解和宣泄。路小路至今感懷那段風塵仆仆又刻骨銘心的鑽井隊生活,這種記憶滋養他的一生。他説石油文學比較特殊,只有沉到最基層,與石油工人同呼吸、共命運,才能寫出激動人心的好作品,他希望有更多的石油人來寫石油事,于是創辦了《地火》雜志。

    《地火》創刊于1992年,石油的能量正如地火般沉入地下、藏得很深,爆發出來卻有無窮的能量,正是對這個名字的執著、對所從事的石油 事業的敬畏之心,使得路小路克服了許多的困難終于使得《地火》出世,並成為石油文學的一塊精神熱土。路小路説,《地火》的編輯部就在一個很小的小屋裏,開始時編輯就是3個人,負責所有的事情。這個行業內的文學雜志辦起來後,得到石油工人的熱烈歡迎,很多最基層的石油工人把他們工作之余創作出的文學作品寄到編輯部來,編輯部看完來信後基本封封回復,因為那些油田鑽井隊的工人們就像是未謀面的兄弟。

    後來他文學作品寫得少了,主要是作為文學組織者,給更多基層的工人機會,圓他們的文學夢,這是比起個人的成功更讓人欣慰也更讓人自豪的。

    説起石油文學的奠基人、已經過世的文學家李若冰,路遙峰有著深深的懷念之情。1953年初夏,李若冰就跟著幾位地質學家深入陜北,最早投身石油勘探生活,寫出長篇散文《陜北札記》。1954年秋,他和詩人李季第一次跨入柴達木盆地,參加了青海石油會戰,寫出《柴達木手記》。1963年至1965年,他參加了大慶石油會戰,寫出《寄自大慶的書簡》等。1989年,他又進入塔裏木,于花甲之年寫出《塔裏木書簡》。

    他將一生大部分的時間和熱情,獻給了火熱的石油建設事業,寫出石油報告文學、石油散文100余篇50多萬字,受到石油戰線廣大幹部工人的尊敬。原石油部副部長焦力人也是路小路非常敬佩的長者,他説“石油人要講感情”,因為基層工人的真誠才使得這樣一個隊伍始終是向上走的。

    路遙峰説,這些老前輩的事跡生動地説明了這樣的真理:只有在生活中扎根,藝術之樹才能長青。 在新中國石油工業初創的艱苦歲月裏,一批作家奔赴玉門、柴達木、克拉瑪依、大慶等油田,在艱苦的生産第一線參加勞動,體驗生活,創作出許多膾炙人口的優秀文學作品,在全國率先宣傳了石油工人“愛國創業、求實奉獻”的精神。這些作品不僅提高了石油人的知名度,而且影響了幾代石油人的成長。新時期以來,在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工作生活在石油戰線的一大批業余作家脫穎而出,他們邊工作邊寫作,創作出大量反映石油行業改革開放的優秀作品,從不同角度不同層次塑造了當代石油人的整體英雄形象。這些作品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質量上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路遙峰特別喜歡“鐵人”這個稱呼。他説,“鐵人”是石油戰線的傑出代表,“鐵人精神”是石油職工無私奉獻精神的結晶。這種精神已成 為石油工業的時代風貌,激勵著一代代石油人艱苦創業、求實奉獻。有廣泛影響的“中華鐵人文學獎”,大力倡導的正是“用文學塑造不朽的鐵人精神”。為石油工人歌唱,是他永遠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