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曲藝小劇場能否闖出大天地
http://www.cflac.org.cn    2006-11-11    作者:來源:中國文聯網
 

    2004年底,中宣部領導做出批示,對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堅持低票價、高品位、為百姓義務演出的做法給予了高度肯定。在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模式引起曲藝界和全社會普遍關注的同時,2005年以郭德綱為代表的德雲社成為媒體集中報道的文化熱點,天津等地的各類曲藝小劇場也逐漸進入媒體和百姓視野。一時間,如何借鑒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的成功經驗、建立適合本地區的曲藝小劇場運作模式成為各地曲藝界探索的重要課題。

    針對上述情況,中國曲藝家協會近日聯合各相關單位和新聞媒體對各地曲藝小劇場展開調研,了解發展狀況,總結實踐經驗,探究社會影響,也從中反思失敗教訓和存在問題,引發了廣大曲藝工作者對曲藝藝術創新發展之路的深入思考。

    以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為代表的曲藝小劇場堅持低票價、義務演出,體現了文藝工作者無私的奉獻精神。

    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成立之初就提出了“為老百姓創作、給老百姓演出、讓老百姓滿意”的口號,長期堅持公益性演出、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體現了高度的奉獻精神。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一直堅持20元的低票價,這一北京娛樂場所的最低票價是一大亮點,也是吸引老百姓每周走進劇場面對面感受相聲藝術魅力的重要原因。

    作為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的江南分部和上海人民滑稽劇團的實驗基地,無錫阿福吉祥幽默俱樂部主要集中于為社區服務,做到了“讓劇場藝術回歸劇場,把市民藝術還給市民”。而在天津,各類曲藝小劇場一直實行5至10元的低票價,送茶水,天天觀眾爆滿,有時還需要在茶館門口加座。

    曲藝小劇場堅持為觀眾服務,滿足了廣大基層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為實現和諧社會的目標貢獻力量。

    由于高票價、演出場所萎縮等因素,前幾年普通百姓很少有機會進入劇場欣賞曲藝,而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等曲藝小劇場的出現填補了這一空白,對豐富群眾文化生活,營造健康、和諧、文明進步的社會氛圍發揮了重要作用。

    曲藝小劇場為開掘曲藝藝術功能搭建平臺,對促進藝術發展、培養曲藝人才具有積極作用。

    近年來,“曲藝危機”、“相聲滑坡”此類説法常見諸報端,優秀曲藝作品的缺乏和曲藝人才的青黃不接成為制約曲藝藝術發展的重要因素。曲藝小劇場在培養曲藝演員和推動作品創作兩方面所做的努力,值得我們關注和研究。看似低廉的票價不僅重新喚起普通群眾對曲藝的熱愛,更實實在在地推動著曲藝事業的發展。就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而言,繁榮相聲藝術的表演創作曲目是其宗旨之一。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自開辦之日起,演出的節目60%至70%都是新節目,其規定上臺的節目在半年內不得重復。此外,還舉辦了相聲創作講習班,邀名家授課;成立相聲創作沙龍,研究討論作品;出資為作者、演員出版作品專集。這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新節目不斷涌現,促進了相聲創作。與電視、廣播不同,劇場演出為新作品的錘煉提供了一個前兩者無法比擬的平臺。曲藝小劇場的演出使演員、觀眾之間能夠近距離互動交流,曲藝作品通過舞臺實踐,經過時間的打磨、劇場的選擇,正所謂“一遍拆洗一遍新”。近兩年來在全國大賽上獲獎的《咨詢熱線》、《挑戰主持人》等優秀作品,就是在不斷的演出過程中錘煉而成。長期堅持曲藝小劇場一線演出有利于曲藝人才的培養。老演員親自在舞臺上“傳幫帶”,年輕演員通過演出實踐積累經驗,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逐漸脫穎而出。例如在2005北京相聲小品邀請賽中獲得專業組第一名的何雲偉、李菁和業余組第一名的甄齊、李然就分別在德雲社和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長期堅持演出,積累了大量舞臺經驗。而在天津,挑起曲藝演出市場大梁的主要是天津的專業演員,他們在曲藝小劇場演出竭盡全力,對藝術一絲不茍,馮欣蕊、王莉、張楷、王■等青年演員已逐漸成長為曲藝團的中堅力量。而中華曲苑、中國大戲院小劇場、天華景戲院、名流茶館等劇場不僅給專業演員提供演出場所,也培養了大批業余曲藝演員。笑哈哈藝術團、雅盛曲藝團、眾友相聲藝術團、九河相聲隊等民營性質的曲藝團體,演出活躍,簽約演員在不斷增多。

    曲藝小劇場是大眾娛樂的消費方式,但不能代表曲藝事業的發展方向和根本生存手段,必須因地制宜、因人而異。

    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德雲社等曲藝小劇場火爆一時,在全國曲藝界掀起了不小波瀾,不少地區紛紛效倣。2005年10月遼寧相聲俱樂部在沈陽成立,票價定在10至30元。但令人惋惜的是,僅僅經過3個月的檢驗,遼寧相聲俱樂部就黯淡“退場”,這個事實也讓曲藝界對熱鬧中的俱樂部模式産生了一定的反思。分析遼寧相聲俱樂部的解散,有多種原因。客觀上與相聲藝術的大環境、沈陽當地的相聲市場等因素有關,主觀上也局限于演員、作品和經營運作水平。相聲題材陳舊,優秀作品缺乏,卻選擇在能容納1100至1300名觀眾的劇院中演出,效果可想而知。優秀的相聲演員未必是優秀的演出經紀人,這也是遼寧相聲俱樂部過早退出市場的一個因素。

    對比遼寧相聲俱樂部,無錫阿福吉祥幽默俱樂部採取了不同的生存模式。他們在送歡笑進社區、打造品牌的同時進行了一些新的嘗試:與電視臺聯姻,創辦了《阿福講無錫》這一全新的綜藝電視節目,利用電視窗口,用曲藝的形式宣傳無錫;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推出了具有本土曲藝特色的原創舞臺滑稽戲《阿福嫂到上海》,半年內在華東地區巡演100余場,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可以説,無錫阿福吉祥幽默俱樂部結合本地實際情況,探索出適合自身的運作方式,這一點值得借鑒。

    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等的蓬勃發展使曲藝小劇場成為當前曲藝觀眾重要的文化消費場所之一。但我們也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曲藝小劇場不能代表曲藝事業的發展方向和根本生存手段。首先,對大多數曲藝小劇場而言,完全獨立運營、任其自生自滅是行不通的。縱觀曲藝小劇場的成長、發展,他們的成功離不開諸多方面的因素:文藝界的理論指導、各級領導的重視、優秀人才的骨幹作用、媒體的支持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大部分曲藝小劇場並非純營利性的演出團體,在資金上不乏政府支持,演員基本上都有固定工作,骨幹力量更多是國家專業團體的演員,不需要依靠曲藝小劇場維持生計,曲藝小劇場的生存負擔在很大程度上得以減輕。

    其次,曲藝小劇場經驗的大面積鋪開和全面推廣是不現實的,必須因地制宜。雖然當前相聲俱樂部等一些曲藝小劇場觀眾很多,但曲藝消費大環境並不令人樂觀,曲藝觀眾的流失、老化是不爭的事實,除去北京、天津等地,在全國其他城市很難找到如此龐大、具有曲藝欣賞傳統的觀眾群體,遼寧的情況就是一例。曲藝演出不能囿于曲藝小劇場,從長遠發展看,在類似俱樂部這樣的演出實踐之外,曲藝演員仍然應該重視廣播、電視等現代傳媒的傳播途徑,將經過劇場檢驗的優秀、成熟的作品呈現給更多的觀眾,培養更多曲藝迷,開辟更加廣闊的藝術領域。

    最後,從整個曲藝事業發展的宏觀角度來看,曲藝小劇場的發展體現了曲藝工作者的活力和對曲藝事業的熱愛,弘揚了地方曲藝,擴大了生存空間,但曲藝後備人才的培養、創作的推動、曲藝觀眾的培養等重大問題是不可能由幾個曲藝小劇場來解決的。曲藝事業的全面發展離不開曲藝院團、曲藝市場、曲藝教育等各個因素的發展。正在籌備中的南京相聲俱樂部提出“建立相聲俱樂部就是為相聲同仁展示才藝、磨煉作品、溝通感情、錘煉新人、搭建平臺”,遼寧相聲俱樂部撤出劇場後選擇走進大學用講座方式重新開始培養觀眾,希望這些務實的做法可以取得實效。

    當前,曲藝事業發展還面臨著艱巨的任務,曲藝團體需要生存,演員需要市場,創作需要出精品。廣大曲藝工作者要更加努力,要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把握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根據曲藝藝術自身的特點和規律尋求曲藝藝術的發展。要找準曲藝工作者與人民群眾關係的定位,認清曲藝藝術的社會功能,自覺維護人民群眾的文化利益,提高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水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用新的思想、新的思維來發展曲藝,形成曲藝事業生動活潑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