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泉根:國際兒童文學澳門論劍
http://www.cflac.org.cn    2006-11-11    作者:來源:中國文聯
 

    與其它文藝門類一樣,隨著社會的飛速變化,兒童文學也一樣面臨著很多新情況新課題,需要作家、理論家去關注,探究應對之策。最近,我們中國兒童文學界一行,參加了“中國澳門2006國際兒童讀物聯盟(IBBY)第三十屆世界大會”,本次大會設有一個主會場和8個分會場,共8個議題:我們的文學兒童論壇、兒童文學與道德規范、兒童文學與理想世界、兒童的自由與空間、兒童讀物與多媒體時代、兒童繪本的發展趨勢、《哈利波特》現象的思考、弱勢兒童的閱讀。

    人類進入21世紀,面臨著種種新的機遇、挑戰和困惑,在這樣的時刻,兒童文學越來越顯示出它的重要性和文化價值。墨西哥的阿麗莎博尼拉瑞斯從公民教育立論闡釋兒童文學的普世價值。她認為“公民”與3個詞相關:智慧、權利、參與。上個世紀的公民只要求能學會簡單讀寫;而在21世紀知識經濟時代,公民不但應能通過文字進行閱讀和聯想,並能尊重自己與尊重別人,做到能讀能寫能思考,能擔負社會責任。而兒童讀物正是最佳的公民教育載體。兒童文學猶如鏡子和窗口,能使未來的公民從中發現自己、認識自己,同時也為他們打開了解和認識他人與世界的窗口。

    中國作家秦文君認為,兒童文學不是一種簡易的文學,而是要用單純有趣的形式講敘民族甚至全人類的深奧的道義、情感、審美、良知。它運用想像力、英雄主義、遊戲精神三大法寶完成它在美學、藝術上的追求。但所有這一切都要建立在健康之上,沒有暴力和性。這是體現兒童文學精神純潔的首要保證。兒童文學的創造之源中應有道德的成分,同時還須對兒童視角,對兒童審美趣味有深刻的把握。只有這樣,兒童文學作家才能寫出感動自身、感動兒童,同時也感動全人類的作品。

    中國作家張之路在大會發言中提出了兒童文學作家應用什麼感動我們的孩子,感動全人類。他對當今兒童讀物的某種傾向十分擔憂,“兒童讀物中,感情的缺失、是非的缺失、道德的缺失、文學的缺失,成人世界日益商業化的競爭過早進入了兒童世界。娛樂至上的傾向日益嚴重,使得兒童幼小的心靈還得不到安全而又安靜的成長過程就飛快地‘成熟’了”。張之路結合自己的創作體驗和具體作品,強調兒童文學作家的社會責任意識:“兒童文學是以陶冶兒童情感為主要目的。同時,兒童文學也與社會其它力量共同擔負起教育兒童對美的認識,人生的價值取向以及責任感的形成等諸多目的。”

    法國的伊莎貝爾謝弗列結合歐洲兒童文學的發展歷程,論述了口述、文字、圖畫也即聽、讀、看是兒童文學的3種基本傳授形式。但在今天,傳統兒童文學正受到影視、電子遊戲和廣告的強力衝擊,“這些新興媒介是與想像、遊戲和誘導有關的産業,它們可利用的預算遠比投入圖書的更重要,目標就是佔有更大的市場”。但這些新興媒介的“出口策略看起來並不重視國家文化,它們的傳播模式也回避了必要的兒童文化問題。它們引導我們回到那種圖畫和文盲的原始關係中”。伊莎貝爾不禁發問:如此之快、如此強大的文化産品全球化,是否會阻礙任何的自我思考和文化多樣性?21世紀的兒童文學和兒童讀物,能否利用這些新興媒介,生産出新的國家或地域性的兒童文化?這是全體兒童讀物工作者面臨的共同課題。

    我認為21世紀的世界兒童文學,在經濟全球化、政治多元化、交通立體化、信息網絡化的“全球化”浪潮中,承擔著比以往任何時期更為重要而實際的關心、教育人類未來一代精神生命健康成長的使命。兒童文學是沒有國界的,兒童文學是最能溝通人類共同的文化理想與利益訴求的真正意義上的世界性文學。正是在這樣一種背景下,我提出21世紀世界兒童文學應當把“以善為美”作為自己的美學旗幟與價值理念,把“以善為美”這樣的信念通過藝術形象化的審美途徑,生動地傳達給孩子們。

    兒童文學是為兒童服務的文學,但是,從來有關兒童文學的會議都只有大人的聲音而聽不到孩子的聲音,由中國舉辦的這次會議終于出現了突破——孩子們登上世界論壇,發出了自己的聲音。這就是本次大會8個分論壇中最具特色的論壇——我們的文學兒童論壇。它吸引了眾多的與會代表,包括IBBY主席彼得施耐克。在著名兒童教育專家盧勤簡短的引言之後,一場全部由兒童自己主持、自己論述的論壇開始了。來自中國內地、香港、澳門和美國、印度的17位少年兒童登臺發表了自己的論述。來自中國江西南昌的盲童魏冠衝與來自美國的女孩尼亞尼菲林斯的演講,令不少聽眾感動得落淚。這些孩子從優秀的兒童文學讀物中汲取精神養料,戰勝常人難以想像的孤獨、苦難和疾病,終于快樂地站了起來。

    本次大會的其它7個分論壇同樣精彩紛呈。在兒童文學與道德規范、兒童文學與理想世界兩個分論壇中,大家將焦點都集中在兒童文學的道德承諾與美學責任,如何在傳媒多樣、道德缺失、精神滑坡的當今世界,堅守文學的品質,護衛兒童文學的資質,反對戰爭,反對暴力,反對一切有損于兒童成長的惡俗與惡習。當今世界兒童讀物中的最大亮點之一是圖畫書,因而對圖畫書(或稱繪本)的研討,自然成了兒童讀物與多媒體時代、兒童繪本的發展趨勢分論壇的熱門。

    《哈利波特》現象已成為21世紀初一個最大的全球性兒童文學事件。在《哈利波特》現象的思考分論壇中,中西方與會代表各抒己見,試圖從《哈利波特》現象中尋找到兒童文學的一些根本性問題。王蕾的《<哈利波特>為我們提供了怎樣的啟示》分析了厚達數百萬字的《哈利波特》為何能在網絡時代、讀圖時代深深地吸引兒童,既為渴望激動的兒童文學帶來新的閱讀衝擊,又為想像力日漸衰微的當代文學提供有益的啟示,其根本原因在于作者羅琳站在兒童的立場來塑造人物,把自己的寫作立場定位在兒童本位,通過虛構和現實世界的對比描寫,來維護兒童的權利,張揚兒童的潛質,使小讀者深切地體驗到少年作為主角英雄的快樂、滿足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