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主旋律始終是主潮

章柏青

 

  每一個時代都有歷史發展的主潮。文藝作為時代的投影,也有與時代相適應的主潮。進入新時期以後,黨與政府給電影事業提供了最好的創作環境。盡管社會轉型與對外開放帶來了思想觀念的碰撞,電影創作也繁復、多樣,但是如果做一個認真的回顧,可以這樣説,主旋律仍然是中國電影的主潮。

  我指的“主旋律”,主要是指體現在電影創作中的創造精神與時代精神。是指那些反映改革開放、四化建設,能夠振奮民族精神,激發人民奮發向上、有益于陶冶人民道德情操的作品。

  新時期的主旋律題材作品,最初體現在一批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的拍攝上。20世紀70年代末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的發端,80年代則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的崛起發展期,而90年代是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的輝煌期。80年代以來,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有過幾個創作高潮。建國40周年拍攝了《開國大典》、《巍巍昆侖》等影片;建黨70周年拍攝了《周恩來》、《開天辟地》、《毛澤東和他的兒子》、《大決戰》等影片;毛澤東誕辰100周年拍攝了《井岡山》、《重慶談判》、《秋收起義》等影片;抗日戰爭勝利50周年拍攝了《彭德懷在三線》、《宋氏三姐妹》、《七七事變》等影片;長徵勝利60周年與建軍70周年拍攝了《長徵》、《大轉折》、《彝海結盟》、《大進軍》等影片;建黨80周年拍攝了《毛澤東與斯諾》、《相伴永遠》、《走出西柏坡》等影片。據統計,僅在90年代拍攝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影片就達35部48集之多。《周恩來》、《毛澤東和他的兒子》、《國歌》、《大決戰》、《大轉折》等影片的全國觀眾數都在1千萬以上。這些影片再現了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奮鬥史,能給人教育、啟迪、激勵、陶冶,在社會上激起了強烈反響。

  主旋律影片第二方面的內容是描寫變革中的社會生活,反映改革開放進程中新的生活、新的世界,塑造新的人物。80年代以來許多改革題材影片我以為都應是主旋律之作。如《血總是熱的》、《代理市長》、《相思女子客店》、《花園街五號》、《最後的選擇》、《不該發生的故事》、《野山》、《過年》、《秋菊打官司》、《背水一戰》等作品。特別是那些以嶄新的視角塑造現實生活中英雄人物的作品是主旋律影片中的佼佼者。《人到中年》、《焦裕祿》、《孔繁森》、《蔣築英》、《離開雷鋒的日子》、《緊急迫降》、《橫空出世》、《真心》、《首席執行官》等作品在努力追求主旋律精神的同時,又注意細膩的人物個性刻畫,贏得了廣大觀眾的好評。主旋律影片中我對那些敢于揭露現實生活中的真實矛盾,既有歌頌又有批評、鞭撻的作品尤為讚賞。如影片《鳳凰琴》主旨是歌頌獻身于農村教育事業的民辦教師的崇高品質,但同時再現了山區民辦教師的艱難處境;轟動全國的反腐倡廉影片《生死抉擇》在塑造新的優秀共産黨員形象和觸及社會矛盾的尖銳方面、在揭露腐敗的深度上都有突破。

  我不同意那種把主旋律影片狹窄化的説法。比如,有人認為主旋律影片就只能是塑造領袖、描繪英雄的歌頌之作。但我也不同意把主旋律影片的理解過于泛化的説法。如有人認為,主旋律可以體現在任何影片之中。不管什麼影片,只要其中有一點兒真善美,便是主旋律。主旋律影片應該還是指那些意義重大的題材和思想意義突出的作品。

  就整個電影事業的發展而言,我非常同意“弘揚主旋律,提倡多樣化”這一對于電影創作方向的理論概括。所謂多樣化,不僅是指題材、內容,也是指風格、樣式、藝術技巧。既要有主旋律影片,也要有相當數量其他類型的影片,甚至是那些只供一樂的純娛樂影片。至于主旋律影片也不能一副面孔,尤其是藝術上要不斷創新。90年代以來,一些塑造領袖人物的重大題材影片,不是採用一律寫重大事件的做法,而是從倫理、情感、愛情等大眾化的角度切入,反而取得了特殊的效果。如《毛澤東和他的兒子》集中寫的是毛澤東與普通人一樣的失子之痛,借此透視領袖不同一般的犧牲精神;《相伴永遠》將鏡頭對準了蔡暢、李富春的情感世界。影片在本質上是歌頌他們的政治生涯與一生對革命的貢獻,但卻借助于愛情的主線來表現。當前的主旋律影片創作有成績,但也並不全如人意。在題材上應做更多的開拓,要更注重內容、人物的當代性。在寫事與寫人,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的結合上要更下功夫。主旋律影片負有舉足輕重的責任。願電影工作者認真總結經驗教訓,為廣大觀眾奉獻出更多優秀的主旋律影片。

來源:2002年11月8日 中國藝術報

版權所有 © 2001-2002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苑北裏22號 郵編:100029 電話:64921114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