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濤頭話神奇—— 十年來舞蹈藝術創作巡禮

馮雙白

 

  了解當代中國藝術發展歷程的人,大概誰都不會忘記1989年男子群舞《黃河》在北京演出的盛況。那是《黃河大合唱》的旋律勾起了人們對于祖國的無限深情,舞臺上舞者們盡情揮灑著一種高亢的激情,婆娑而舞的身軀互相激勵,傳遞著一種信息,那就是:中華民族將在黃河岸邊演繹全新的生活,將要創造一個時代的奇跡!人們屏息觀舞,幕落時許多人熱淚盈眶。演出盛況的消息很快在全國各地傳播。而那一年正是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召開之際!

  回顧20世紀90年代中國舞蹈藝術的發展歷程,真可謂大河浪濤連天涌,花雨繽紛話神奇。這是中國舞蹈家們乘東風,張大帆,鼓幹勁,爭上遊,創造當代中國舞蹈奇跡的年代。

  首先,中國舞蹈藝術前所未有地探觸當代中國人的時代精神,以動感的肢體語言表現出極其豐富的社會精神風貌,以舞蹈藝術之美勾勒著中國社會精神生活之旅。1989年問世的《黃河一方土》以鮮明的個性勾勒出黃河人的內在情愫,雖然僅僅是婚姻生活的幅幅畫面,卻極力地將藝術的目光聚焦在人的內心深處。隨後,1991年問世的大型舞蹈晚會《獻給俺爹娘》,更是整個90年代舞蹈創作的先導。其中對于民族情感、民族性格、民族氣派和民族風格的藝術表達,得到了眾口一詞的高度稱讚。它深刻影響了後來的舞蹈創作發展,也幾乎可以被看作是自延安新秧歌運動以後中華民族精神在舞蹈領域的又一次昭彰。《俺從黃河來》、《黃土黃》等作品或用大群舞構圖中充滿渴求力量的身影,或用濃烈的鼓聲和奮躍的舞蹈姿態,積極反映了中國開放初期人民群眾從閉守心理到張望遠方的急切目光和衝動心理。《東方紅》、《阿莫惹妞》等一係列作品則比較深入地探索了華夏民族不屈不撓的堅韌性格和容納百川匯成大海的胸襟與氣魄。

  另一方面,為了更深刻地揭示當代中國人的精神世界,90年代的舞蹈創作不得不打破原有舞蹈藝術的樣式和風格,採用新鮮的手法,大膽探索新的表現理念和表達方式。《長城》、《綠》、《地平線》等作品,也都將藝術創新寫在了自己的藝術旗幟上。2001年創作演出的《我們看見了河岸》、《我要飛》等現代舞作品,更是將中國人大膽吸取外來藝術,創造全新自我的時代風貌勾畫得生龍活虎。演出中那緊握拳頭的速寫,讓每一個觀舞者都深切地感受了歷史前進的巨大衝動和力量!

  90年代以來,舞蹈藝術不僅是時代的號角,吹響著當代中國進步的主旋律,還用舞蹈藝術特有的心理刻畫力量揭示著人類內心的豐富世界。換句話説,如何深入開掘人類內心世界,是這一時期當代舞蹈藝術發展歷程上最重大的課題之一。舞蹈藝術創作積極探索了多種社會層面的豐富社會心理,以及不同性別者的精神之旅。《暗戰》用雙人舞的形式表現了生活中普遍發生著的對抗、衝突及其復雜。在國際上獲得很高聲譽的《也許是要飛翔》、《和夢一起上岸》則表現了人在現實中所遭遇的暫時挫折以及那不可放棄的永恒追求。也許是舞蹈藝術語言富于優美動感的緣故吧,許多優秀作品都將視覺焦點集中在女性心理的刻畫上。《天邊的紅雲》以中國工農紅軍偉大長徵中的女性戰士為表現對象,用濃重的浪漫主義手法塑造了艱苦絕地上的犧牲之于女性戰士所潛藏的解脫意味,以及正是在犧牲中所蘊藏的精神之壯烈、追求之高尚!楊麗萍的名字,自80年代開始響亮起來,達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它不僅證明著一種舞蹈藝術被普遍認可的社會現象,還證明著讓舞蹈藝術走進千家萬戶的藝術理想。這在當代青年舞蹈家中並不多見,也是新時代以前中國舞蹈界所夢寐以求的事情。如果我們深究其理的話,除去楊麗萍所創造的特殊舞蹈形態美之外,我們不得不承認她非常善于創造具有獨特心理色彩而又非常富于民族性的舞蹈藝術形象,舞臺上時有即興發揮部分而至自由狀態,能夠觸及人心和生命底蘊。她的《雀之靈》、《兩顆樹》等,都可以當作女性心理的獨白去細細解讀。

  10余年來,舞蹈者們穿行于歷史的時空裏,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人民群眾日益高漲的審美需求的鼓舞之下,以獨特的思考力量和極大的創作熱情,創作了大量的舞劇和舞蹈詩。據不完全統計,1950年至1978年間,近30年裏舞蹈界共創作了70余部舞劇。自1989年至今的10余年來,共有約120部舞劇問世,是此前舞劇創作的近兩倍!這也就意味著中國舞劇創作的年産量已經達到了10余部。在整個世界范圍內,這也是個驚人的數字!如此眾多的當代舞劇擁有一批鮮明的藝術形象,極大地豐富了中國舞劇人物之畫廊。如由黃豆豆主演的舞劇《閃閃的紅星》,以巧妙的舞蹈藝術手法,用一個孩子般的眼睛觀察事物,塑造了一個充分舞蹈化的“潘冬子”。舞劇《媽勒訪天邊》,對一個簡單而富于象徵意味的壯族傳説做了大膽的加工和改造,以超越自我、戰勝人性中的弱點為藝術表現的大主題,在傳統故事裏做深入開掘,成為一部當代人心靈歷程的詰問史。《阿炳》、《大夢敦煌》、《媽祖》等舞劇和大型舞蹈詩作品,都在各種角度上塑造了多樣的人物,或以神奇的民間藝術家生平故事為底本,或以沿海人民普遍尊崇的神靈人物為表現對象,或以古代文化遺産為創作的依托,給我們的舞劇藝術舞臺增添了相當美好的形象。

  中國改革開放大潮鼓舞下的舞蹈藝術如同風頭浪尖的弄潮兒,創作了許多富于突破性、開拓性的作品,多樣化成為時代主潮。同時,隨著外來文化大量涌入我國,中國舞蹈像所有的發展中國家的傳統藝術一樣受到劇烈的衝擊。80年代中後期,舞蹈界關于“中國民族舞蹈生命力何在”的大討論吸引了許多舞蹈工作者的注意。在那次討論中,觀點分歧之大,正反映了改革開放在舞蹈界引發的思想動蕩。一時間民族舞蹈的生命力受到人們的質疑,甚至有人認為,中國的民間舞難以表現當代的都市生活,已經該被收藏進博物館了,或是讓民間舞蹈自生自滅。當時的這種帶有激進性和極端性的觀點,已經被今天民間舞壯闊發展之事實所反駁。《土裏巴人》、《珠穆朗瑪》等舞劇和大型舞蹈詩作品,《牧歌》、《阿惹妞》、《紅色戀人》、《出走》、《穿越》等作品從主題立意、編排觀念、表演形式、舞美語言等許多方面進行了大膽的、具有突破意義的創造。《望穿秋水》將愛情生命的不可挽回與團圓的渴望濃縮在雙人舞裏,聲聲長嘆曾經讓很多人為之流淚!獨舞《翔》提煉的是蒙古族舞蹈手臂中蘊含的翱翔之意,《酥油飄香》則是藏族女性舞蹈文化的新鮮再造和示范。《頂碗舞》中那一群美妙絕倫的維吾爾族姑娘和她們的舞姿舞步,創造了傳統藝術在當代舞臺上的神話!

  10余年來,無數的事實證明,中國當代舞蹈藝術正在走著一條輝煌而又必須付出千百倍努力才能取得回報的發展道路。縱觀歷史發展,我們可以毫不猶豫地説,90年代是中國舞蹈藝術極其輝煌的歷史發展時期,也是中國當代舞蹈家們創造了不少藝術奇跡的年代。努力堅持走從生活中汲取創作營養的道路,堅定地走深入生活的藝術創作道路,探索鮮明的民族審美情趣,深刻地開掘中國多種地域文化的豐富內涵,堅持大膽的藝術變革精神,中國舞蹈藝術就一定能攀上新的高峰,創造新的奇跡。

來源 2002年10月11日 中國藝術報

版權所有 © 2001-2002 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苑北裏22號 郵編:100029 電話:64921114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