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話劇百年:《尋找春柳社》 鬧市中的蛐蛐
http://www.cflac.org.cn  2007-05-04  作者:白 瀛  來源:新華網
 

今年春天的北京舞臺無疑姓“話”。趁著中國話劇百年誕辰之機,31臺來自全國各地的話劇先後登場。然而在這轟轟烈烈的官方展演之外,4月27日至5月4日上演的一部小制作、小宣傳的小劇場話劇卻引起了不少專家的格外注意,這就是由表演藝術家李默然的長子李龍吟編劇,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副院長任鳴執導,常藍天、叢林、王雷等主演的《尋找春柳社》。在日前舉行的專家研討會上,中央戲劇學院戲文係主任張先將該劇比作一只蛐蛐,在鬧市中叫聲雖小卻獨特而動聽。

獨特的三套層

《尋找春柳社》採用三套層戲中戲的形式:當代學生排練一部也叫《尋找春柳社》的話劇,《尋找春柳社》中李叔同、歐陽予倩等中國第一個話劇團體“春柳社”成員在日本排練《黑奴吁天錄》。同時,相繼到來的三位導演帶來了“真實”“情趣”“品位”三種不同的戲劇觀,學生們最終不知道該怎麼排下去,也沒有找到“戲劇的靈魂是什麼”這個困擾他們的話劇的本源問題。

  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所長劉彥君説,這種三重套層的結構方式,使該劇呈現出一種不同于傳統戲劇的表現方法,而三個不同風格和主張的導演進行排演,既推動了情節的變化和發展,又深化、擴展了戲劇本身的內在意蘊。“它把整個戲劇對于戲劇本原的探索、對于戲劇不同的理解,全方位地展示在觀眾面前,讓你在比較中,在互相映襯中非常清晰地去把握戲劇到底是什麼。”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副研究員陶慶梅同時認為,這三個層次可以再細一點,更有戲劇感地拼接在一起,100年戲劇的變化能讓它們互相碰撞、交錯。

沉重得像水

劇中,堅持“真實”信念的趙老在宗教音樂中差點背過氣去,崇尚“玩戲劇”的錢導把排練變成了瑜伽和蹦迪,而學院派的孫導則代表了娛樂化的學術明星。中國藝術研究院話劇研究所副所長宋保珍説,《尋找春柳社》主題極端嚴肅,甚至帶有緬懷、崇敬的情感,但它不失是一臺喜劇:三大導演的造作和僵化都充滿了喜劇性,而這種表現風格的嬉戲性和主題的嚴肅性並不矛盾。

中國戲劇家協會藝術委員會副主任黃維鈞認為,編劇、導演和演員在創作中都帶有一種調侃、自嘲和嘲諷的態度。“我很認同這一點,不光為了出喜劇效果,它觸摸了話劇的許多方面,但是最後也沒有完全説明話劇是什麼。現在都在講話劇本身就應該多元,應該充滿一種鮮活生命力,這是話劇的狀態。”

中國話劇研究會副會長余林説,這種自嘲是當今話劇健康和成熟的表現,是話劇在自我形成和完善的過程中的一種思辯,因此它提供的不僅僅是自嘲,更多是對自身藝術形態的思考。“我感覺到一種厚重感,是否是為話劇在招魂?但是絕妙的是這種厚重的話題從文本結構,從舞臺的呈現,從演員的創作,又是那麼的輕,那麼的自如,那麼的喜悅,因此有另外的一種沉重,沉重得像水一樣。”

小百科全書的表演

戲劇評論人解璽璋説,現在演員的舞臺表演有幾種不好的傾向,一個是演員淪為導演的工具;再一個臺詞是詩朗誦式的,語速特別快得聽不清意思;或是詞寫得很華麗,不知道演的什麼;還有演員之間不交流,都自言自語,甚至對著觀眾説。“這個戲給我的感覺特別好,終于有一個戲可以讓演員發揮了。”

張先説,演員們跟著三種導演的風格進行了三遍不同方式的表演,可見這些演員的可塑性之強。“看了這個戲以後,我覺得中國還是真的有好演員。”

  《中國戲劇》雜志副主編黎繼德説,這個戲有一點表演小百科全書的感覺,因為規定情景中特定的人物和事件規定你必須要這樣。于是戲劇解放了演員,表演從而達到了有思想的程度。“當年在《愛你不容易》中,白志迪用列寧手勢的表演,我在那個地方看到了有思想、有意義的表演;很多表演是達不到的,這個裏面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