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藝術教育與話劇百年
http://www.cflac.org.cn  2007-05-04  作者:黃殿祺  來源:中國文聯網
 

天津是話劇之鄉,是中國北方話劇的搖籃。中國話劇的奠基之作《雷雨》、《日出》自天津出現,標志著中國話劇的成熟,為中國話劇做出了重要貢獻。如今百年話劇在天津高等院校更是枝繁葉茂,許多高校先後建立了藝術院係或影視戲劇專業,不僅提高了廣大師生的文化素質和藝術修養,而且創作學習、排演了一批各類題材的舞臺劇,培養了一批表演藝術人才。

在中國話劇誕辰100年之際,天津市“藝術教育與中國話劇百年紀念活動”于日前在南開大學拉開帷幕。此次活動由天津市教委、南開大學、天津市文聯等主辦。從4月至6月,南開大學、天津大學、天津師范大學、天津音樂學院、天津工業大學等高校先後推出一係列話劇交流演出。

國外話劇經天津傳入中國

天津是孕育和培養話劇藝術傑出人才的基地。中國話劇從誕生到成熟,從國外傳入中國有兩條渠道,都與天津有著深刻的歷史淵源。

1907年2月,在日本的一批中國留學生受西方戲劇文化的影響,成立了一個綜合性的文藝團體——春柳社,為賑濟江蘇水災災民,排演了法國小仲馬的名著《茶花女》第三幕。出生在天津的一代藝術大師李叔同,刮掉胡須,出巨資自費制作服裝,扮演女主角瑪格麗特。同年6月,他們又在東京公演了根據美國長篇小説《湯姆叔叔的小屋》改編的話劇《黑奴吁天錄》。這兩次演出不僅在東京戲劇界和觀眾中産生巨大的轟動,對國內的戲劇運動也産生了深遠的影響,成為中國話劇誕生的標志。李叔同被譽為中國話劇事業奠基人之一,他是近代天津在海內外影響最大的歷史文化名人,是最早將西洋戲劇、繪畫和音樂引入中國的先驅。

話劇傳入中國的另一途徑是由南開學校的創建人張伯苓于1908年赴歐美考察後直接引入天津的。南開學校在張伯苓校長的倡導下編演新劇,自編自導的《用非所學》被視為中國北方的第一部話劇,開啟了南開學校乃至整個北方的戲劇改良運動的先河。後其弟張彭春在南開學校進一步將戲劇改良運動推向高潮,使之成為“純粹話劇”。張彭春1910年赴美留學,在攻讀哲學和教育學的同時,鑽研歐美戲劇。1916年張彭春帶著自己創作的劇本回到南開學校,擔任了新劇團副團長、導演,執導排演了一係列中外名劇,如《一念差》、《傀儡家庭》、《國民公敵》、《爭強》、《財狂》等。他主持編導的《新村正》在京津兩地影響頗大。他還培養出了曹禺等著名戲劇家,曹禺在《雷雨》劇本的前言中,深情地寫到“我將此劇奉獻給我的導師張彭春先生”。張彭春成為中國第一個懂得戲曲的話劇導演。國外話劇傳入中國的兩條渠道都離不開天津。

張伯苓提倡新劇,重視在課堂教育之外,在社會實踐中培養人才。1914年11月,“南開新劇團”正式成立,這是我國北方成立最早的劇團。南開新劇團以張伯苓提出的“練習演説,改良社會”為宗旨,始終堅持思想和藝術的嚴肅態度,創作、演出了一批緊貼時代、懲惡揚善的劇目。如《五更鐘》、《一元錢》、《仇大娘》、《恩怨緣》、《新村正》、《醒》等,這些劇目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歡迎以及魯迅、胡適、梅蘭芳、老舍等人的關注和讚揚。五幕話劇《新村正》演出于1918年,由張彭春編導,描寫地主豪紳與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相勾結,賄選村長的故事,多次在京津兩地演出,引起強烈反響,《新青年》、《每周評論》等報刊廣泛報道、熱情肯定。胡適也曾在報刊上撰文讚揚《新村正》的演出,並稱“這個新劇團要算中國頂好的了。”這部劇作標志著文明新戲時代的結束,中國話劇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1928年3月,春季開學之後,全校師生聚集在大禮堂裏聽張彭春講演,他説:“我們應當倡導三種生活:一是藝術的生活;二是野外的生活;三是團體的生活”特別是他講到藝術生活時,曹禺聽得極為入神。張彭春説:“偉大的熱情,靜謐的構造和靜淡的律動,這三個藝術的要素,和我們的生命極深處是接近的。凡是偉大的人,第一要有悲天憫人的熱情真情;第二要有精細深微的思想力;第三要有衝淡曠遠的胸襟。要得到這些美德不可不管藝術的生活。”張彭春博採西方諸派導演之長,善于發掘劇作的詩意和哲理,並潛心于吸收中國傳統戲曲的表演藝術,力求以形傳神而不滿足形似。在藝術教育上,他身體力行地實踐著,影響著他的學生們。

“南開新劇團”與話劇先賢

我們敬愛的周恩來總理,1913年考入南開學校,是南開新劇團的骨幹,積極倡導劇團的成立,參演了多部戲的演出。因為當時學校沒有女生,周恩來扮演的都是女性角色,他的優美形象,就是今天看劇照,依然讓人感到魅力無窮。他還擔任劇團布景部副部長,在南開的刊物上,發表許多報道和戲劇評論。1916年9月,周恩來在《校風》周刊上發表了《吾校新劇觀》,他認為:“吾校新劇,于種類上已佔其悲劇感動劇位置于潮流中,已佔有寫實劇中之寫實主義。”這篇文章總結了“南開新劇團”編演新劇的經驗,評價了中國話劇的地位和作用,是中國早期話劇理論的開篇之作。另外,周恩來的夫人鄧穎超在天津就學時,也曾是演出新劇的骨幹。她除組織同學觀看周恩來在校的演出外,還參演過《新聞記者》和在天津廣東會館演出過《安重根刺殺伊藤博文》等劇募捐救災。

戲劇大師曹禺也是南開新劇團的骨幹,是南開新劇團培養了他對話劇的興趣,使他最終決定一生搞戲劇。曹禺13歲進入南開學校學習,1925年,15歲的他加入南開新劇團,在他成為劇作家以前,是一位天才的演員,張彭春發現了他的演劇天賦,對其格外培養。他在《玩偶之家》、《少奶奶的扇子》、《國民公敵》、《傀儡家庭》等劇中扮演的女主角十分成功,以及後來飾演的《財狂》阿巴公等,使他在同學中名聲大振。曹禺在係統學習、涉獵西洋戲劇的同時,開始了文學、戲劇創作的生涯。1933年,曹禺在他清華畢業之前,經過3年多醞釀的處女作《雷雨》問世了。這部以天津為背景的名劇在國內的首演也是在天津。1935年8月17日,天津市立師范學校孤松劇團,在學校禮堂演出了《雷雨》,獲得了極大的成功。《雷雨》以強烈的現實主義精神和引人入勝的藝術技巧,震撼了中國劇壇,使其成為至今常演不衰的經典劇目。1935年,曹禺還在天津女子師范學校任教期間,完成了另一部以天津為背景的、中國乃至世界戲劇寶庫中的珍品——《日出》的寫作。後來他的《原野》、《北京人》、《蛻變》、《家》、《膽劍篇》、《王昭君》等接連問世,達到了創作的頂峰,被譽為中國當代的莎士比亞。

此外,天津的沃土還培養了著名的導演藝術家焦菊隱、黃佐臨、著名的表演藝術家石揮、魏鶴齡,他們不僅在話劇領域大有成就,還精心培育後輩新人,為我國戲劇事業的發展和繁榮做出卓越的貢獻。

在南開學校藝術教育的熏陶下,在南開新劇團的影響下,天津匯文中學、天津新學書院、天津中西女中等學校以及社會團體紛紛成立業余劇團,最多時曾達60多個。正是以天津為中心的、直接引進西方戲劇的北方話劇和上海為中心的、以受日本新派戲劇影響的南方話劇,合成為一百年來波瀾壯闊的中國話劇。中國話劇從誕生到成熟,都與天津有著深刻的歷史淵源。天津是中國話劇運動的北方搖籃,是孕育和培養話劇藝術傑出人才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