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笑星”大山演斯諾
http://www.cflac.org.cn  2007-05-04  作者:張 悅  來源:中國文聯網
 

從電視上穿著大褂説學逗唱的“洋笑星”,到舞臺上見證紅色中國的美國新聞記者斯諾,大山將自己的演藝經歷從熒屏拓展到了舞臺。4月8日、9日,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攜這臺由大山主演的舞臺劇《紅星照耀中國》在北京中戲逸夫劇場參加紀念話劇誕辰100周年暨第五屆全國話劇優秀劇目展演。作為此次劇目展演中唯一一位外國演員,大山為了演好“斯諾”這個角色,的確下了不少功夫。

大山的原名是馬克羅斯韋爾,1988年,他獲獎學金來到北京大學留學。在北大憑著在加拿大學習中文的功底,被央視春節晚會選去出演了小品《夜歸》。沒想到《夜歸》在當時引起了空前的轟動,小品中的人物“大山”便成了他今後的中文名字。都知道大山中文好,是個中國通。但在這背後,大山和中國還有著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早在1922年,大山的爺爺就受教會組織的派遣到過中國。這位被人們稱作“饒大夫”的加拿大外科醫生,帶著他的妻子和3個孩子在河南商丘教會醫院行醫。遺憾的是,離開的時候他只帶走了一個孩子,另外兩個都因肺結核而病死在中國。大山説:“爺爺的經歷雖然和我學習中文、扎根中國沒有直接的聯係,但我們全家和中國的緣分似乎早就注定了。”上個世紀80年代初,大山在多倫多大學選修了中國語言文學。他説:“在我眼裏,神秘的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古老深邃,它深深吸引了我。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事實證明學習中文越來越有用了。”

《紅星照耀中國》是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為紀念建黨85周年和紅軍長徵勝利70周年而搬上舞臺的,這也是大山第一次登上話劇舞臺。《紅星照耀中國》在建組籌排、考慮“斯諾”人選時,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深受中國觀眾喜愛的大山。制作人李勝英發出一封試探性的邀請信後,大山一口應允。很快,他就如約來到了劇組。

排練期間,大山謝絕採訪,閉門苦修。“成功離不開天賦、機遇和努力。一塊兒大餡餅掉在我身上了,我怎能不加倍努力去珍惜呢?”大山説。為了給自己施壓,他特地給斯諾80歲的太太寫了信,告訴她自己要演她丈夫的事情,請她老人家放心,自己下決心演好他。之後的一個多月裏,在排練廳大山的桌子上,堆起了與斯諾有關的所有英文書籍。而在外出的車上或是在餐廳吃飯等菜時,大山都會拿出隨身所帶的劇本背臺詞,或是與其他演員談戲。“大山是我們劇組對斯諾研究最透徹的人。大山演斯諾,既有思想感情的呼應,又有藝術的準備,我們對他都信心百倍。”《紅星照耀中國》的導演熊源偉如此評價。

開排《紅星照耀中國》前,大山和主創人員懷著虔誠、崇敬的心情一起沿著斯諾走過的路到延安採風。一路上,在那些斯諾、毛澤東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大山一次次叫司機停車,要求邊走邊看。

《紅星照耀中國》去年6月23日在上海首演,此次進京展演全是原班人馬。從演出效果來看,大山表現得很是松弛和自然。斯諾作為全劇的核心人物,即使由專業話劇演員來塑造這個人物,也決非易事,從最初只希望在中國遊歷、長見識的莽撞小夥子,到目睹共産黨人為了理想視死如歸後,毅然決然改變自己的計劃,決心做一個富有正義感的戰地記者,這中間的轉變自然流暢、毫不生硬,大山對斯諾每個年齡層次的把握都很到位。“常説延安精神是自力更生、艱苦奮鬥,但我認為這只是一部分。通過斯諾的眼光,我覺得他體會到的更多的是延安精神的一種國際性,就是追求理想、建設一個美好的世界。”大山對延安精神有著感性的觸動,也有著更深刻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