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積安“夥計”本是話劇人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7  作者:王 敏 高 峰  來源:中國文聯網
 

當你親眼看到了總政話劇團藝術總監、著名演員魏積安,你也就同時見識到了真正的“山東大漢”。坐在你面前的不只是1991年春節晚會小品《鄉音》中那個憨厚誠樸的夥計,他還是戈壁灘上堅韌悲愴的老排長,鳳凰嶺村能言善辯的村幹部,甚至在轉眼之間,僅僅借助幾個手勢和表情,他又變成了“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領袖毛主席。這正是一個出色演員令人迷惑的所在。

踏上藝術道路緣于“大個子”

1974年,魏積安20歲。這個1.8米的大個子起初只知道自己生就這副身板將來會是一個好勞力,而對于其真正的價值毫無覺察,直到他與新疆軍區話劇團相遇。這一年,新疆軍區話劇團在全國招生,魏積安所在的地區有一千多名學生踴躍報考。結果,魏積安脫穎而出,成為當地惟一 一個考取的學生。説起這段往事,魏積安仍然無法掩飾興奮之情,他將它稱作“天大的幸事”。魏積安始終認為這件幸事最根本的起因就是自己個子高,因為那個時候除了看看電影和地方戲之外他對于藝術一無所知,突然地進入藝術殿堂更令他始料不及。

説起藝術之路的艱辛,魏積安首先要克服的是口音上的障礙。説了20年山東方言的魏積安要改説普通話,對他來説很難。在別人已經能夠大段大段朗誦的時候,他還在為四句詩苦苦糾正發音。如何在表演上趕上別人並獲得賞識,這不僅需要自己在表演方面努力,更需要有等候機會的耐心。魏積安説這種認為自己能行卻不被認可的痛苦更是難熬。開始魏積安在舞臺上扮演幾十個士兵中的一個,還要因為自己個子高排在最後。後來就演一些獨幕劇,角色扮演得不錯,但對于他能否演大戲,別人仍有顧慮。演大戲時,當別人有事他就開始救場,不放過任何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慢慢的他的表演開始引人注意,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也越加成熟,直到有一天他終于在《高山下的花環》中扮演主角,成為整個舞臺的中心。之後,他在這個舞臺的中心一次又一次給觀眾帶來驚喜,也使自己越發留戀舞臺。

湖南方言難倒山東漢子

魏積安説他對待話劇、小品、影視劇一視同仁,但他對話劇獨特的感情卻是不言而喻,他甚至認為話劇是不可替代的藝術,這30多年來他也從未離開話劇舞臺。話劇表演是演員與觀眾雙向交流的藝術,對演員的表演要求最高,用魏積安的話來説“褲子萬一短了,襯褲是什麼色兒的都能看清”。但這種嚴苛的舞臺表演似乎並沒有讓魏積安感到棘手,確切地説他是樂在其中。説起話劇表演,魏積安自信滿滿。對于理解劇本,理解角色,以及去表現一個角色的喜怒哀樂他早已駕輕就熟。多年的舞臺表演是他的成就,也是他的成長。在這個舞臺上他有了自己獨特的觀察生活、表演生活的方式,使他塑造的每一個角色都是從生活中走出來又帶著魏積安獨特韻味的人物。迄今為止,魏積安榮獲了很多戲劇大獎,“梅花獎”、“文華獎”、“白玉蘭獎”等等皆收入囊中。

説起塑造人物,魏積安也遇到過大的挑戰,這就是要在《聖地之光》中扮演毛澤東的形象。説起扮演毛澤東的形似和神似這兩個方面,魏積安擔心的首先是外形的差異。毛澤東作為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婦孺皆知,假如形象上相差太遠,觀眾們不信服,魏積安表演起來也沒有信心。魏積安就組織各個方面的觀眾來觀看他的定粧造型,終于獲得認可。接著就是湖南方言上的困難,一個山東漢子能説湖南方言已經實屬不易,還要能説讓觀眾聽得明、聽得清的湖南方言,更是難上加難。為了學習湖南方言,魏積安幾乎走火入魔,逢人便説,説完還要讓別人評價一番。這種努力和耐心讓這一困難也迎刃而解。剩下最困難的就是如何讓外形、語言、行走坐臥達到渾然一體。魏積安憑借自己多年的舞臺經驗和對劇本、人物的領悟力用心去接近延安時期的毛主席。他把握住毛主席身上那種“指點江山”的領袖氣魄和“激揚文字”的詩人氣質,不斷揣摩體會,甚至于每一個眼神的運用都講究獨具匠心。當這個形象展現在舞臺上的時候,獲得了觀眾的一致好評。

藝術生命永遠在話劇舞臺上

魏積安從不諱言自己是通過小品演出讓大家認識的,直到現在他依然不拒絕演出小品,這首先是因為對于表演藝術家來説,每一個舞臺都是值得尊重的。魏積安在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係學習的第一學期,他獲得了1988年全國首屆喜劇小品電視大獎賽編劇一等獎、表演一等獎。通過小品演出給千家萬戶帶來歡樂,對魏積安來説也是一種幸福。他從來沒對小品演出另眼相待,他像尊重話劇一樣尊重小品,並為此傾情付出,于是也才有了那些家喻戶曉、充滿活力的作品。

魏積安也出演影視劇,他戲言:“我是一個多棲的演員。”對于話劇人演影視劇他有這樣一種看法,那就是“墻內開花墻外香”和“墻外開花墻內香”的良性循環。在話劇市場普遍低迷的演出環境下,這種“墻內墻外”互動從而産生的“明星效應”,將是開拓話劇市場的一條途徑。魏積安曾在《挂在墻上的烏紗帽》、《重返死亡線》、《陳少敏》、《戰火在雲城熄滅》等多部影視劇中扮演角色。當然,魏積安也有自己的原則,就是一切要以話劇演出為前提去安排時間。為了排練話劇,魏積安曾經推掉了在電視劇《如此多嬌》中出演主角的機會,甘演配角,在電視劇3個半月的拍攝周期中,他在劇組呆了27天,其間為了排練話劇7次往返于北京和上海之間。當然,魏積安拍影視劇還因為另外一個初衷,那就是在當前人們喜歡看影視劇的大環境下,表演藝術家有責任去引領和提升影視劇的藝術品位,從而提高人們的欣賞水平,這對社會、對藝術都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