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導:與生命賽跑的話劇老人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7  作者:端木復  來源:中國文聯網
 

得知胡導近日獲得國家有突出貢獻話劇藝術家的殊榮,他的朋友與學生都格外高興。老藝術家孫道臨回憶,他和胡導老師是1940年認識的,從1944年導《鴛鴦譜》時開始合作,至今已經60多年了。孫道臨説:“胡導老師是一個很好的話劇導演,衷心希望胡導老師身體健康,創作出更多新的藝術作品和學術著作。”老藝術家喬奇也動情地表示:“胡導老師是我表演專業的第一位老師,我向胡導老師學習了一輩子,還在不斷地向他學習。胡導老師永遠是我的老師。我心中的感情很難表達,我對他敬佩的不僅是業務,更有為人和處世。”剛剛榮獲文化部優秀話劇藝術工作者稱號的焦晃也用詩一般的語言説道:“我將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和胡導老師一起度過他的幸福而有作為的晚年!”

他是上戲的精神財富

説起胡導老師,上海戲劇學院的師生們都充滿了敬意。著名喜劇藝術家李家耀説:“我由衷地感謝我的啟蒙老師胡導教授將我‘引進門’,他以及所有將我引進‘戲劇之門’的老師們,猶如我人生道路上的明燈,讓我一輩子快樂地走在戲劇道路上。”

話劇《于無聲處》的導演蘇樂慈談起了1960年她戴著紅領巾進入上戲校園時對老師胡導的最初印象。她説:“老師是老當益壯、與時俱進的典范。人雖然離休了,但他的思想和行動卻從來沒有退休過。老驥伏櫪,志在千裏。在永無止境的創新中,老師用自己的學識和人格魅力,詮釋了不一般的人生涵義。”

上海戲劇學院導演係主任李建平告訴記者:“記得20年前我剛分配到導演係,胡導老師就是我的係主任,那年他已70歲高齡。20多年過去了,耄耋之年的胡導老師仍然精神矍鑠。一個人長壽不難做到,難的是退休許多年了仍然具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

上海戲劇學院表演係主任徐衛宏也介紹:“胡導老師是上戲寶貴的精神財富。他至今還在追尋藝術上的不斷突破,至今還在幫助提攜年輕人,希望能在校報上開設專欄,希望能‘再觀劇十年有所學’。胡導老師對戲劇藝術的執著追求、對學術觀點的永葆年輕都讓人分外欽佩。”

説起這位心目中的可愛老人,葛朗教授也有説不完的話:“胡導老師是上戲人的楷模。胡導老師經常出現在上戲校園裏,我們所有的師生都很受激勵。這樣一位90多歲高齡的老人,對于藝術孜孜以求,他的生命中已經融入了戲劇的魂。對于年輕教師而言,這不僅是一種無形的鞭策,更是一種有形的引領。”

上海戲劇學院黨委書記賀壽昌教授指出,一位九旬老人在和生命賽跑,在向生命的極限挑戰,這令我們所有晚輩後學應該汗顏,應該奮起,應該重新調整人生坐標。胡導老師的精神是一種財富,上戲成為真正的藝術人才高地,就需要有更多的胡導,就需要有這樣的精神。

為了當年的一個承諾

與胡導聊天很輕松,也很隨意。健談的老人自嘲自己是個大戲癡。老人透露,他原名叫胡道祚,因為有很多人都念不出“祚”這個字,一直叫他“胡道”、“胡道”,于是他幹脆就把名字改成了“胡導”。沒成想,這輩子還就真和導演結下了不解的緣分。

老人説,他之所以沒像其他人一樣,選擇退休後在家養養魚、種種花,還經常來學校走走,就是因為有一種割舍不了的戲劇情結,放不下腦海裏時時會重放的一幕幕好戲。當年他退休時,曾向院領導表示,要研究前輩導演留下的寶貴財富,不能讓這些大師的戲劇理論和實踐失傳。正是為了當年的這個諾言,老人不敢懈怠,不敢偷懶。他動情地説:“從時間上看,我30年前就應該算正式離開表演、導演的課堂了,但在心理上,我卻從沒離開過我所熱愛的崗位半步。”

為了能把戲劇精華保留下來,胡導老師在85歲高齡時開始學電腦,向孫女討教如何使用電腦,摸索著用拼音拼出一個個字,然後使它們變成完整的句子。在用電腦寫學術著作的人中,這一年齡大概可以進入吉尼斯世界紀錄了。2002年,88歲的胡導開始承擔國家和上海市教委重點課題《戲劇表演學》的寫作任務,如今這部26萬字的中國第一部戲劇表演學專著已經付梓。用老人的話説,這是他用3年時間“捉田螺”一樣“捉”成的。

這部著作不是回憶錄性質的文字,也不是自娛自樂之作,它深入地研究了前蘇聯偉大戲劇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創建的一整套演劇理論,所引書目就有58種,引用斯氏著作的版本也有3種之多,可見其學術性很強。胡導老師研究斯氏戲劇表演學,不是從理論到理論,而是緊密聯係古今中外許多表演藝術的經驗來加以驗證,讀來一點不感覺枯燥。書中提及的著名表演藝術家就有梅蘭芳、周信芳、蓋叫天、高盛麟、石揮、上官雲珠、金山、趙丹、胡慶樹、于是之、焦晃、祝希娟、潘虹等數十人。

正是為了當年的一個諾言,90高齡的他每周至少來校園幾次,和重孫輩的學生一起端坐在課堂,在表演係聽課,到“小紅樓”看排練。“如今走在校園中,我所遇到的學生大多不認識我了。”胡導笑道,“如果論輩分的話,我應該算是他們師公的老師,我教的第六代學生都已經升級為上戲的老師了。”言語中頗多寬慰,也頗多自豪。“我的腦子一直在運轉,一直在思考、琢磨看過的戲,也一直在尋找一個渠道,怎樣更好地把它表達出來。”老人説,他去年曾在《上海戲劇》上批評中國的“韋龍現象”。“韋龍是大詩人海涅批評的一個演出經紀商。遺憾的是,今天的中國劇壇依舊有這樣的人物存在。我撰文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都來學習海涅,在是非問題上一絲不茍,在藝術審美上永遠保持一顆容不得半點塵埃的純凈之心。”

帶頭給學生送上掌聲

胡導老師曾培養了焦晃、楊在葆、梁波羅、李家耀、胡慶樹等一大批觀眾耳熟能詳的名演員、名導演。但他自己卻一直淡泊名利,鮮為人知。有人曾問他:“您感到過失落嗎?”老人笑了:“我在戲劇方面並沒有多少天分,有的只是悟性。”當有人稱他是戲劇導演、表演專業的權威時,老人總是連連擺手:“千萬不能這麼説!”

老人從上個世紀30年代起就活躍在舞臺上,從一個愛好藝術的青年成為當時上海灘著名的“四小導演”之一。1952年,他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在上海戲劇學院任教。老人對自己的選擇從不後悔,他説:“對學生,我最不吝嗇的就是掌聲。我看到學生表演出彩,在比賽中取得成功,比自己得獎都高興!”

上戲導演係後起之秀周可,説起她第一年帶班排演畢業大戲《薩勒姆的女巫》的往事,臉上依然挂滿了對胡導老師的感激之情。她説:“排演畢業大戲不是件輕松的活兒,當時老師已80多歲了,但對藝術絲毫也不馬虎,一次次講戲,一遍遍推倒重來。老師每周都會布置作業,學生的點滴進步都能得到表揚與鼓勵,欠缺的地方老師也會用最有效的辦法給予指點。”

在上戲導演係盧昂教授的印象中,老師活在一個純藝術的環境中,心靈保持著童真,生命中除了戲,還是戲。他説:“我父親是胡導老師的學生,他是我的長輩,老師90多歲了,但記憶力驚人,幾十年前看過的戲都還記得,連一些小細節都記憶清晰,讓人倣佛置身現場。老人的心態特別年輕,外面流行什麼全知道,和年輕人交流起來都能相談甚歡。每當看到學生表演有閃光的地方,老師就會馬上站起身來,在第一時間帶頭把掌聲送給學生。這種充滿激情的讚許對學生而言,有可能受益終身。”

上戲工會專職副主席陳秀珍告訴記者,胡導老師曾情真意切地説過這樣一段話:“親愛的我的孫輩同學們,你們正向學院的老師們學習戲劇藝術的這個方面、那個方面,我也正抓緊時間繼續學習戲劇藝術的諸多方面。我相信,當你們不斷取得學習進步的時候,也必然會讓我在你們創作的作品中和諸多創造性的立論中學習到好多東西,從而促使我在對戲劇藝術的認識、鑽研與提高上還能不斷取得發展。”對此,老人馬上加以證實:“這是我的心裏話。”學無止境,使胡導老師的生命活得如此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