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明哲:在人民的偉大中獲得藝術的偉大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1  作者:  來源:《光明日報》
 

中國話劇百年來走過了極不平凡的道路,在幾代話劇人矢志不移、癡心無悔的追求中,終于從幾人為之的“舶來品”、貧血弱小的“外來仔”,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品格,獲取了自己特有的魅力,成為我們中華民族文化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她在中華民族一個世紀的啟蒙、革命、戰爭和建設中,在培育大眾的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豐富人民的精神生活和文化素質,陶冶人們的道德情操和藝術情趣的進程中,留下了不會磨滅的身影,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百年來,中國話劇導演藝術在幾代導演的前赴後繼、薪火相傳中,從無到有,從稚嫩漸趨成熟:從最初文明戲極其簡陋的舞臺處理,到今天豐富藝術手段的綜合完整創造;從學習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劇體係奠定基礎,到對布萊希特戲劇觀和眾多戲劇、導演流派的吸納運用;從單一的寫實、再現的美學處理,到寫意戲劇觀的提出、實踐和對表現美學的兼容;從對話劇民族化的建設、堅持,到對話劇現代化的追求、革新;從對現實主義的歷史選擇、現實堅守,到馳騁于以現實主義為主的多樣化創作的無邊疆域……導演們的一路虛心學習,一路用心變革,一路潛心繼承,一路苦心創新,盡心盡力地擔負了應擔負的責任。尤其是新時期以來,由于時代意識的進步、國際意識的拓寬、人文意識的加強、創造意識的覺醒,以徐曉鐘、陳顒們為出色代表的導演群體,與眾多優秀的劇作家、表演藝術家、舞臺美術家、戲劇評論家一起,共同塑造了既具有中國作風、民族氣派,同時具有時代氣息、世界氣息的中國話劇現代形象。

如果説已經走過的百年之路艱辛曲折,那麼在我們面前出現的新百年之路也絕非輕松坦途。胡錦濤總書記“要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的諄諄教誨,對于中國話劇和從事話劇事業的我們同樣是那麼的重要。中國話劇在它前八十年被譽為“人民大眾藝術”,上世紀九十年時被稱之“精英小眾藝術”,百年之際已有跡象要成為“邊緣化藝術”……難道話劇真的不為人民大眾所需要了嗎?難道她真的無力承擔曾經擔負過的光榮使命了嗎?答案當然是:不!

以我導演的話劇演出為例。《青春禁忌遊戲》在三部委組織的“高雅藝術進校園”活動中深入甘肅、陜西、重慶的大學,所到各處受到莘莘學子們極其真誠熱情的隆重歡迎;場場滿座、爆棚的學生觀眾讓我們心跳加速;每場演出之後與他們交流互動,近兩千人的大廳裏沒有一位退場;交流時間從半小時延長到一小時、一個半小時;交流的內容從民族、國家、人生意義、理想精神直至個人心靈、思想、情感的隱秘深處;學生們流著淚追著車送行我們,一遍一遍地對我們説:希望你們再來!希望你們知道我們多麼盼望能多看到這樣的話劇!希望你們知道我們多麼渴望美好精神和高雅藝術的滋潤!我們深深體會了話劇藝術工作者的價值和被需要被尊重的感動。但我們也面對這樣一個事實:98%以上的大學生從未看過話劇。再如陳顒老師導演我繼任導演的話劇《立秋》,三年時間在十幾個城市演出二百七十余場,深受人們喜愛。難忘的是在臺灣島國父紀念館的六場演出:各層面觀眾紛至沓來,觀劇時淚水漣漣,謝幕時掌聲雷動。我深知是劇中同根同脈的民族的命運興亡、民族的精神意志、民族的道德操守、民族的文化情趣,凝聚了同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的心。在兩岸相隔的今天,這一切是多麼難得寶貴啊!還有,在“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周年”活動中,我的“戰爭三部曲”參加了國家話劇院的專題紀念演出,用話劇這一充滿感性體驗和理性思索的藝術形式,鮮明表達了我們反對戰爭、維護和平的堅定意志和強烈心聲!我的創作實踐和切身體驗讓我堅信:今天的中國話劇是人民大眾真誠需要的;話劇是具有強大的藝術感染力的;話劇在黨的事業、人民生活和中華民族復興、文化復興的壯舉中,一定會繼續起到重要作用!

針對目前話劇創作現狀和長遠發展,我以為有兩點是需要引起重視的。一、“還以生命,再論命運”。面對從未有過的商業化大潮,面對“泛娛樂”文化的泛濫,話劇必須保持自己滾燙的生命熱度、激情,真誠擁抱前進的時代,堅持崇高的社會責任感,堅守嚴肅的藝術理想與良知,敢于直面現實、直面真實,勇于思想、探索真理,話劇必須關心時代、社會,否則時代、社會也不關心話劇。正如胡錦濤總書記指出的:“只有與時代同步,踏準時代前進的鼓點,回應時代風雲的激蕩,領會時代精神的本質,文藝才能具有蓬勃的生命力,才能産生巨大的感召力。”二、“以人為本”是金科玉律。“以人為本”是我們黨和政府執政為民的基本思想,同時也是話劇創作發展的金科玉律。馬克思説過:“我們擁有所有的財富,然而我們是貧乏的。因為我們所有很多,而我們所是很少。問題的關鍵是,人是什麼而不是擁有或使用什麼。”話劇的要義和力量所在,恰恰是探索、發現、求解、表現人的“所是”,要扣住“戲劇是人學”的命門,讓我們真正擁有溫暖的人文關懷!像胡錦濤總書記講話中所闡述的:“一切受人民歡迎,對人民有深刻影響的藝術作品,從本質上説,都必須反映人民精神世界又引領人民精神生活,都必須在人民的偉大中獲得藝術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