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然:在繼承和吸納的基礎上創新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1  作者:  來源:《光明日報》
 

于民族動蕩變革歷史時期的話劇人,是尋找救國拯民的先行者行列中的一個群體。當年留日學生想用話劇宣傳救國救民進步思想,成立了春柳社,改編了《湯姆叔叔的小木屋》,名《黑奴吁天錄》。在上海又出現了“春陽社”,演出了同一劇目。由此,中國的戲劇舞臺上,出現了一個外來的劇種——新劇。經過一段時間,洪深先生以“話劇”為之命名。進而,伴隨時代的發展,人民的需求,在一個泱泱戲劇大國,形成了一個不分地域、獨具特色的全國性大劇種。

有人發問:“中國話劇,有什麼值得繼承的?”我以為有三點尤為重要的經驗值得重視,這就是“與民族同心”、“與時代同步”和“與觀眾共同創作”。走過的歷史證明,話劇生存、發展的重要根基,就是“與民族同心”。話劇的強項,是反映現實生活迅速。歷史證明,在抵禦外患、反帝反封建、創立新中國、建設初級階段社會主義的過程中,話劇皆是在人民的意願和要求中創作、演出的。為此,它貼近了人民,在神州大地上得到了人民的認同。田漢同志説過:“我們的話劇,跟中國人表達自己民族民主要求緊密相關……它的一般的特點是追求思想性的傾向較強,它的情緒常常是健康的,戰鬥的。”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今天,話劇人要時刻傾聽民族呼聲,才能創造出陶冶情操、愉悅身心的優秀作品。

胡錦濤同志在八次文代會、七次作代會的重要講話中,要求“有理想有抱負的文藝工作者”要踏準時代的鼓點。這就是説,我們要時刻傾聽時代的呼喚。我們正處在中華民族真正挺起胸、昂起頭的偉大時代;我們正在黨的領導下,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通過話劇特有的藝術魅力,謳歌時代的英雄業績,頌揚民族奮發圖強的精神,鞭撻一切醜惡的現象,批評一切不良習俗,這是話劇人責無旁貸的使命和社會責任。而以“搞笑”為宗旨,挖空心思在人民群眾中找“笑料”“説事兒”是不可取的。未來的百年,是建設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關鍵時期,生動的人與事會層出不窮,我們必須遵照黨和人民的希望,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創作出優秀的話劇精品,回應時代的召喚。

大家都知道,話劇藝術始終是在與廣大觀眾互動中完善自己的創造工作的。千百場的演出,有千百次的新鮮感,恰是來自于廣大觀眾的反饋。觀眾的喜怒哀樂是鑒定我們演出的試金石。如果我們願意尊重這個話劇藝術的優勢,我們就應該從“小我”的自我欣賞和陶醉中走出來,從創作演出的出發點到歸宿,始終把廣大觀眾放在心上。特別是對兩億工人、九億農民以及其他各階層群體,切不可冷漠,更不能不屑一顧,關起門來搞什麼試驗探索。

話劇百年,值得人們向其致敬,正是因為它始終把廣大人民的審美要求作為自己藝術創作的基礎。我們應該認真把握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係這個根本,用民族精神、時代精神、社會主義榮辱觀來統領我們未來話劇的創作和發展。我們有能力使一個外來劇種在神州大地上生根,而又經過話劇人的努力使其具有了我們自己的民族特色:一部《茶館》演遍許多國家,得到世人的認同和讚賞,這充分證明我們既不“數典忘祖”,也不“拒絕先進”。

我們始終繼承著優秀的民族文化傳統,吸納全世界先進演劇理念。我相信,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