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錫娟:“電波明星” 情牽話劇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0  作者:朱 琪  來源:中國文聯網
 

百年來,廣東涌現出一大批優秀的話劇工作者,這其中不能不提姚錫娟。提起姚錫娟,人們就會想起當年《血疑》、《排球女將》中風靡全中國的幸子和小鹿純子。在眾多觀眾的意識中,姚錫娟是位著名的配音演員,但很少有人知道她其實是位真正的話劇演員。

初踏藝術殿堂

1959年,從小喜歡文藝的姚錫娟報考了上海電影專科學校表演係,那一年1000多名考生最終只錄取了15名,姚錫娟成為其中的佼佼者,也因此踏上了藝術之路。為了爭取更多的舞臺實踐,畢業時她毅然離開上海,前往語言不通、迫切需要話劇人才的祖國南大門——廣州。1962年,姚錫娟畢業分配到廣州市羊城話劇團。姚錫娟説:“為了豐富自己的舞臺表演經驗,我什麼角色都去嘗試,演過江姐、李鐵梅,女工人、女農民,甚至還演過兒童劇。”眾多的演出使姚錫娟的表演漸入佳境。這時,姚錫娟遇到了影響她藝術人生的老師焦菊隱。

1963年,團裏排演《一家人》。姚錫娟飾演女主角阿蘭,著名話劇藝術家焦菊隱擔任導演。在排練的幾個月間,姚錫娟的勤奮刻苦和表演才華得到了焦導的肯定。焦先生熱衷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體驗學派。他説舞臺上要盡量真實地表現人的真實想法和活動。他要求演員每一個人準備兩個日記本,把意見寫在本子上交給導演審批。姚錫娟每天都認真做好體驗筆記,將排練中遇到的問題、自己的體會一 一記錄下來。焦導對她的每一個問題也都認真地解答,還不斷地給她鼓勵,“第四場戲排得不錯,你的感受我作為觀眾也感受到了。”焦導的肯定給姚錫娟帶來莫大的動力。“生活線是河岸,思想線是河流,沒有河岸,河流就泛濫了。”至今還保留著那兩本日記的姚錫娟説,焦導這種現實主義的表演方式深深地影響著她,在40多年的藝術生涯中,她一直將這種創作思想貫穿到話劇表演中。

迎來話劇春天

《一家人》的成功,給姚錫娟帶來眾多演出機會。1965年,姚錫娟又擔任了話劇《南方來信》的女主角,她以激情澎湃的表演、嫻熟的演技成功地塑造了越南女孩阿霞。姚錫娟以《南方來信》成為廣州觀眾最喜愛的演員之一。

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話劇迎來了春天。經過十年的文化禁錮,人們對文化的狂熱空前高漲。從排演一些小戲開始,姚錫娟又找回了舞臺的感覺。1979年,廣東話劇團排演《淚血櫻花》,姚錫娟出演日本姑娘櫻之。櫻之一角沒有B角,姚錫娟一口氣演了80多場。三十六七歲,正是一個演員的黃金年齡。姚錫娟像上足了動力的汽車,不停地前行。她認為一個演員應駕馭多種語言表現形式。所以除了舞臺實踐,她又積極參加電臺廣播劇的演播和朗誦會,這些使她有更多的機會潛心揣摩語言表演藝術。當時她被人稱為“電波裏的明星”,因為電視劇《排球女將》中小鹿純子的配音,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了她。

1988年的一天,姚錫娟接到一個電話,請她出演話劇《哦,女人們》中的沙柳。電話是編劇許燕打來的,這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女作家,她的作品《哦,女人們》一下子就吸引了姚錫娟,姚錫娟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下來。也因為這部戲,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人成了好朋友。她演沙柳是把四五十年的人生重新體驗。每一次對作品的感悟都是對人生的感悟。在戲中,姚錫娟已經與沙柳融為一體,讓觀眾感覺沙柳就生活在自己身邊。沒有人不會被戲中的沙柳所打動,這是沙柳的魅力,也是姚錫娟的魅力。她在舞臺上的氣質已臻佳境,不見表演的成分,惟是自然中能看見一種深沉的力度,韻味無窮。

探索話劇新形式

1994年,姚錫娟有幸結識了原中央戲劇學院的廖可兌教授。廖老在她50歲時,將她帶入著名戲劇家尤金奧尼爾的世界。這一年夏天,廖老帶中國廣東戲劇代表團參加了“奧尼爾在世界舞臺上”的研討、演出活動。姚錫娟第一次和世界各國的戲劇家交流,接觸到世界一流的話劇表演,跨進了世界話劇的領域。

1995年,姚錫娟擔任廣東省戲劇家協會主席,因為工作關係,再加上身體不好,她逐漸淡出話劇舞臺。但她思考的更多的是廣東話劇的發展,她覺得話劇的發展在推動原創作品的同時,也不能放棄對經典作品的傳承。現任廣東省劇協名譽主席的姚錫娟説:“今天,我們不得不面對文化多元化的現實,話劇同樣也不得不去面對市場,特別是作為小眾藝術的話劇,要在市場中生存,我們不能固守老傳統、老思想,要打破一些條條框框,這樣才能真正發展話劇。我希望我們的話劇事業能越來越好。在下一個百年時,有新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