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漢:在敵人的心臟裏演戲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0  作者:田 申  來源:中國文聯網
 

從1935年到1937年,父親組織的“中國舞臺協會”共舉行了四次重大的演出,第一次是《回春之曲》和獨幕劇《黎明之前》,第二次是三幕劇《洪水》、《械鬥》,第三次是父親改編的托爾斯泰的《復活》,第四次則是“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爆發後的《盧溝橋》,父親在演出之始就提出演出的“四不”方針:第一,不要國民黨的錢;第二,不用國民黨的劇本;第三,不用國民黨的演員;第四,不用國民黨的場地。

《回春之曲》是以南洋華僑回國參加“一二八”抗戰為題材的,此劇在上海已演過。《洪水》則是父親根據他在1935年9月去徐州視察洪水災區所耳聞目睹的情況而創作的。劇中描寫當黃河水災十分危急的時刻,與洪水搏鬥的,還是得靠農民自己,政府和龍王爺都是靠不住的,靠自己就得把農民的力量組織起來,團結起來,局部利益要服從整體的利益。劇中很多插曲都是由張曙作曲,後來成為流傳甚廣、膾炙人口的歌曲。《械鬥》這個獨幕劇,是父親看到上海來的查瑞龍幾位著名的大力士,才起意寫的。他想好大致的故事,要馬彥祥來寫,父親還寫了一首主題歌。故事大意是甲乙兩個村經常私鬥,而一次遇到土匪來襲,兩村團結一致,把土匪打了出去,實際是影射國共兩黨,在國難當頭之際,應立即停止內戰,共同對敵,很有實際意義。而當此劇演出時,舞臺效果很不錯。當全劇將閉幕時,舞臺上的全體演員高唱父親寫的《械鬥之歌》:

“同胞們,快停止私鬥。

來雪我們中華民族的公仇!

快停止一切的私鬥,

來雪我們中華民族的公仇!”

這時臺下的觀眾也隨著臺上演員一起高唱起來了,整個劇場氣氛熱烈。這吼聲不正是對蔣介石的“不抵抗主義”、“攘外必先安內”的反革命政策的最強烈抗議嗎?

後來曾經有人這樣説過:“田漢在南京,是戰鬥到敵人的心臟裏去了。”“中國舞臺協會”的公演,由于劇場偏僻、簡陋的原因,開始時營業不好,賠了一些錢。在演出結束後,國民黨宣傳部的副部長方治突然舉行一次茶話會,招待演出的全體人員,田漢、應雲衛、馬彥祥、徐悲鴻和上海來的一些演員及南京文藝界、新聞界人士都參加了。茶會開始,方治先講話,他先説了一番言不由衷的捧場話,最後才轉到正題,他説:“諸位出了很大的力,非常辛苦,應該受到慰勞。聽説你們這次演出因開支大了,賠了些錢,你們演戲已經夠辛苦的了,哪能還讓你們賠錢?這無論如何是説不過去的。因此,你們無論有多少困難,宣傳部都可以幫助你們解決,這也是理所應該的。”最後輪到我父親講話了,應雲衛和馬彥祥都很替他擔心,對剛才方治當眾公開籠絡的一番話,他將採取什麼態度?父親在一片掌聲中站起來了,經常挂在他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他十分嚴肅地發言了。在講了幾句對南京文藝界的關懷表示感謝的話之後,他説:“我們這次演戲,的確是賠了些錢。我們這麼多年來演戲,是經常賠錢的,但是我們有一個信念,我們在舞臺上賠的錢,我們還是要從舞臺上撈回來。方先生的好意我們表示感謝,但我們希望方先生要‘君子愛人以德’……”散會後,大家都認為田漢在這個場合,作出這樣的回答不卑不亢,是相當得體的。

第三次公演,準備演出父親改編的《復活》。這出戲的角色多(約四五十人),服裝多,場景多,演出費至少需要千元左右。這筆巨款如何籌措?最後還是應雲衛想出了一個辦法,他建議向學生預售門票並給予八折優惠。大家聽了都認為是個可行的辦法,後來事實證明了這個計策的高明。在一個寒假裏,居然預售了一千多張票,《復活》的演出費得解決,大大鼓舞了演員們的信心。

《復活》由應雲衛導演,主要演員有胡萍、顧夢鶴等,3月下旬,即已來到南京,其他演員魏鶴齡、冷波、趙曼娜、吳茵、陳天國、劉鬱民、劉瓊、田烈、陸露明、張曙、冼星海、朱銘仙、劉莉影、尚冠武、洪逗、張慧靈等也都在4月初陸續抵南京,這些都是上海的著名演員。

這次演出因為有預售券的票底,第一場便來了個“開門紅”,先後共演出12場,場場客滿,座無虛席,出現了南京自有話劇演出以來空前未有的盛況。雖然觀眾還紛紛要求續演,但因上海來的演員各自都有任務,不能久留,不得不宣告結束。這次演出的收入不僅償清了以前兩次公演的債務,而且還賺了全部服裝和舞臺裝置,實現了田漢在茶會上公開對方治宣布的“舞臺上賠的錢,從舞臺上撈回來”的諾言。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的炮聲響了,偉大的抗日戰爭爆發了。“南京新聞記者聯合會”找到我父親,説他們為了宣傳抗戰,準備舉行一次義演,演員全部由新聞記者擔任,但因為沒有劇本和導演,請“中國舞臺協會”幫忙解決。父親當即答應了,並找到馬彥祥和洪深當導演。此時已是7月中旬,南京的氣溫很高,父親出于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冒著酷暑,夜以繼日地奮戰,經過不到十天的時間,一部三幕劇《盧溝橋》竟然完成了。于是在7月下旬由馬彥祥指導排練,記者演員們雖很認真,但和專業演員畢竟不同,到7月底才排出不到兩幕。8月上旬,洪深由上海趕來了,便由他接著排下去。當《盧溝橋》在大華電影院上演第一場時,由于國民黨政府還對日本帝國主義抱有求和的幻想,指使一群特務跑到劇院,極力阻止演出,全場觀眾為之大嘩。當時剛被釋放的沈鈞儒等“七君子”也到場觀劇。洪深當即跑到前臺,與特務們據理力爭,在廣大觀眾的有力支持下,父親的《盧溝橋》終于得以勝利演出,與上海戲劇界集體創作的《保衛盧溝橋》一劇相互呼應,打響了“抗戰戲劇”的第一炮。

父親聽説“七君子”來看戲,在劇終幕下、觀眾掌聲雷動之時,趕忙跑到樓上嘉賓席和“七君子”一 一握手,拜晤致意。

“田先生,祝賀你,感謝你寫了這樣好的劇本。這戲很成功,觀眾的情緒也很高。我早就愛唱你的《義勇軍進行曲》了。”這就是父親心儀已久的李公樸,他緊握著父親的手不停地搖動著,表露出極為熱情興奮的心情。《盧溝橋》演出成功,反響如此之好,使父親從1935年春天以來的寂寞和苦悶中走出來,得到了最大的安慰。(作者為田漢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