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期農民形象耀亮首都話劇舞臺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20  作者:孟祥寧  來源:中國文聯網
 

“他們演得太好了,雖然農村生活離我們很遠,但看了《農機站長》後,我對農村有了切身的了解,倣佛成了村裏人了。”在看完寧夏回族自治區話劇團演出的農村題材話劇《農機站長》後,一位北京觀眾激動地説。近日,在紀念中國話劇誕辰100周年暨第五屆全國話劇優秀劇目展演中,《農民》、《農機站長》、《桃花滿天紅》、《棋盤嶺》等充滿鄉土氣息、反映農村改革變遷、關注“三農”問題的農村題材話劇吸引了廣大觀眾。

農村題材話劇感動城裏人

無論是四川人民藝術劇院的《農民》、寧夏回族自治區話劇團的《農機站長》,還是重慶市話劇團的《桃花滿天紅》、河北省承德話劇院的《棋盤嶺》,它們都從不同角度深刻反映了農民與土地的關係、農民生存狀態和生活方式的變遷,體現了當代藝術家對農民命運的真切關注。劉厚生、方掬芬、王蘊明等專家認為,這些農村題材的話劇作品能夠準確捕捉和把握當下農村現實矛盾,思想內涵深刻,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受到觀眾歡迎是情理之中的事。

《農民》通過主人公波瀾起伏的命運反映了農民與土地的關係,以及農民對土地淳樸而真摯的感情。該劇導演汪遵熹説,我希望觀眾能以特別的觸覺來解讀和關注這部有關中國農民的作品,我們也希望用別具一格的敘述方式、大氣恢宏的舞臺呈現,來展示一幅有關權益、人格、生存的生命畫卷。一位觀眾認為,這是一部能夠讓人深刻了解農民悲喜的感人作品。

《棋盤嶺》是近年來少有的描寫“三農”題材的話劇作品,它以幽默、含蓄、機智的語言講述了城市化浪潮對當代農業、農村、農民的衝擊,讓人在笑聲中落淚。在看完《棋盤嶺》後,一位觀眾告訴記者,這個戲一看就是根據真實生活創作出來的,讓人感覺不虛假、不空洞和概念化。

話劇《農機站長》是以寧夏優秀共産黨員、吳忠農機站站長馬英和寧夏多名優秀共産黨員、先進人物為原型創作的,講述了寧夏南部山區某縣農機監理站站長馬德忠帶病整頓農用車的感人故事。據不完全統計,從2003年創作以來,該劇已在寧夏各個鄉鎮上演400多場。這些戲雖然反映內容、表現手法各異,但塑造的都是具有真誠的生活態度、勤勞樸實的性格本色、健康美好形象的農民角色,讓城市觀眾覺得非常有味道。

藝術家要走向生活深處

這些農村題材的話劇作品之所以受到觀眾歡迎,除了藝術家們在劇作中付出的藝術心血,它們的成功更來自于生活的滋養。王蘊明表示,這些作品受歡迎,在于這些話劇藝術團體走出了都市,深入到了鄉村田野,真正地做到與農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河北省承德話劇院院長王曉英、寧夏回族自治區話劇團團長肖強認為,優秀農村題材話劇需要生活的不斷滋養,否則它的藝術之根就會枯萎。

中央戲劇學院教授張仁裏認為,藝術家只有沉潛到生活的最深處、最底層去體察人心、人性、人情,才能收獲強有力的對生活、對社會、對人生、對人性的生命體驗,才能創作出真正打動人心、震撼人心的優秀作品。

《農機站長》編劇、導演王志洪告訴記者,為了創作《農機站長》,他們經常深入生活,虛心向農民群眾求教。在深入生活的過程中,抓住生活中的熱點問題和人物形象,先形成劇本故事,接著給農民講故事,得到農民認可以後,再生産劇本,劇本得到農民的認可以後,再進入排練,排練完成以後,請農民和農村幹部觀看,徵求他們的意見……西安市話劇院在創作話劇《郭雙印連他鄉黨》時,主創人員專門赴隴縣南溝裏村體驗生活。西安話劇院副院長、郭雙印的扮演者史豐認為,從現實生活中不斷汲取充足的養分,對澆灌和修剪舞臺藝術奇葩大有裨益。深入生活進行體驗,我們受益匪淺。

專家表示,從這些農村題材話劇作品可以看出,藝術家只有走向生活深處,扎根農村,不斷汲取營養,豐富自己,才能創作出好的精神食糧,才能讓觀眾真正喜歡。

農村題材話劇需要經典作品

專家指出,近年來,話劇藝術工作者創作出了一大批反映農村生活的優秀話劇作品。但如果以時代的高度要求,當下還沒有涌現出類似于《茶館》、《蔡文姬》這樣的話劇經典作品。話劇工作者要想在當前建設新農村的熱潮中有所作為,除創作出一般滿足大眾需求的作品外,還必須創作出藝術精品和藝術經典,塑造出如李雙雙、牛百歲那樣的藝術典型形象來。而現在的話劇舞臺,無論是農村題材話劇作品,還是農村題材藝術形象,是否能夠成為經典,都還需要經過時間的檢驗。

要創作出能夠經得住歷史檢驗的優秀農村題材話劇作品,需要廣大話劇工作者以其強烈的歷史責任感、高度的藝術使命感和高漲的創作熱忱投入到創作中。劉厚生、王蘊明等專家表示,這需要話劇藝術工作者進一步建立與農村的精神聯係,刻畫農民的生存軌跡,描摹農村的風土人情,記錄農村的社會變遷,考察農村的鄉風民俗,追問農村的歷史未來。需要話劇藝術工作者深入發掘和提煉那種體現出生活本質與生命韌性的鄉土民間精神——那種流貫在最普通的人群、最本真的現實人生、最具體的生活實踐中的真性情、真精神。廣大話劇工作者應該永葆社會良知,做土地的“代言人”,真正關注農業的發展狀態、農村的精神需求和農民的喜怒哀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