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一百年 活得要明白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13  作者:龍 一  來源:《經濟參考報》
 

人藝話劇《全家福》戲好名字也吉利,作為紀念中國話劇百年誕辰的頭一份獻禮自然恰當不過。看看在它身後等著上演的那幾部經典老戲,就覺得中國話劇這一百年來沒白活,好歹給後代子孫留下了幾件壓箱底的傳家寶。

一百歲對大多數人來説,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那是一個近乎完美的人生終點。不過,對一門根植于五千年華夏文明的戲劇藝術來説,一百年也就是彈指一揮間的事兒,幾度風雨幾度春秋,幾代人一忙活轉眼就過來了。再説,與諸多來自民間的傳統藝術相比,中國話劇是個後生晚輩,人家喝它的滿月酒,它吃人家的長壽面。因此,一百歲的中國話劇絕對談不上一個“老”字。

中國話劇藝術雖然還算年富力強,卻時常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面孔,重繼承而怯創新,要麼孤芳自賞地旁若無人地為了藝術而藝術,要麼不食人間煙火般地為了創作而創作,從不顧及這個時代的話劇觀眾興趣與偏愛。一些所謂的實驗話劇冷不丁地冒出來,但實在看不出有什麼新名堂,情節怪誕而對白生僻,人物扭曲而邏輯混亂,反正讓你看完後不知所雲就對了。仔細想想,某些高舉先鋒藝術大旗的話劇只不過換了一身時尚的行頭,骨子裏卻是上世紀90年代城鄉接合部某些草臺班子的做派。

回想1907年那會兒,幾個身處日本的中國留學生憑著一股子衝勁兒,播下了中國話劇事業的種子。這種子在中國肥沃的文化藝術土壤中先生根後發芽,接著茁壯成長,還結了《雷雨》、《茶館》、《龍須溝》等一大批果子,至今令人神往。可惜的是,如今這批果實已被當成光宗耀祖的擺設。每逢中國話劇迎來大日子,人們都會挑出幾件展示一番,一來可以點綴一下缺水缺肥缺日照、開花結果越來越少的這棵大樹,二來可以繁榮一下不甚景氣的話劇市場。

遺憾的是,由于缺少好劇本,近幾年令人長久回味的好戲不多,這可能是出品方用勁兒用錯了方向。很多戲搞得本末倒置,舞美做得很炫,而劇本本身缺乏張力,讓人回憶起來只記得布景如何巧妙而忽略了情節和人物。還有一些如同文化快餐的話劇,恨不得把當下的流行元素一網打盡,用類似小品串燒的表演方式每三分鐘必耍一次寶,比郭德綱的相聲專場還鬧騰,但大家看過笑過也就忘了。還有一個趨勢是,很多影視明星都以“票友”身份登上話劇舞臺,其票房號召力對提振話劇市場自然有益,但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太多可以恭維的地方。過把癮就撤或許是很多大腕兒的內心獨白。

一些京味很濃的人藝大戲都是在機緣巧合下完成的,比如反映北京金魚池街道危舊房搬遷的《萬家燈火》、反映抗擊非典的《北街南院》,雖然都有命題作文的痕跡,但貼近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故事情節卻得到了觀眾的認可和市場的回報。幾經調整的《全家福》也是這樣的,把“京味兒”現實主義風格發揮到了極致。劇中主人公把“平如水、直如線”這句行業用語引申為做人的道理,表達了對即將逝去的美好品德的呼喚與挽留。

或許,為了下一個百年,中國的話劇藝術要活得明明白白,繼續走真正的平民路線是一定的,還得多關注當代社會的熱點與矛盾,少一些無聊的噱頭和炒作,這樣才能引來大眾的共鳴和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