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話劇如何重現生機
http://www.cflac.org.cn  2007-04-12  作者:劉玉琴 徐 馨  來源:《人民日報》
 

中國話劇今年迎來百年慶典。中國話劇之火4月起將在北京和全國各地燃燒。

話劇——這個曾經與近代中國歷史緊密相連,在淡出人們藝術視野之後,再次成為矚目的焦點,牽引著人們的思考與展望:作為一大劇種、曾經十分輝煌的話劇,為何今天在許多地方已難見身影?活躍于舞臺上的許多劇目為何難以成為時代的藝術記錄,直抵人們的內心?如何培養話劇觀眾,話劇的前景是否樂觀?

原創劇何時不再稀缺

綜觀百年中國話劇的成長軌跡,話劇的繁榮始終與大量優秀的戲劇文學創造如影相隨。歐陽予倩、洪深、田漢、曹禺、夏衍、老舍等一大批傑出藝術家,在中國話劇發展史上留下眾多不朽篇章,《雷雨》、《日出》、《茶館》、《屈原》等一係列經典劇作,成為中國話劇的標志性作品。

然而目前的話劇界一直為優秀原創劇目的匱乏而發愁。當代戲劇文學創作、特別是原創戲劇文學創作出現了停滯、滑坡,甚至進入空前困境。近年來話劇雖然越來越多樣化,劇場演出比較活躍,各種評獎推出了一些獲獎劇目,但總體上近20年間真正演得開、留得住、傳得下去的一流優秀劇目不多,特別是優秀原創劇目匱乏。

伴隨這一現象的出現:重排、搬演、改編劇目的越來越多。很多劇院、導演由于缺少優秀的原創戲劇文本,只能不停地搬演外國名劇,復排名家經典和改編一些當代小説。

遼寧省藝術研究所副所長李寶群認為:這固然有藝術院團發展策略上的考慮,但也是“不可為而為之”的無奈之舉。如北京人藝這幾年每年演出不少,但80%以上是“進口劇”和復排老舍、曹禺、郭沫若的名劇,國家話劇院近年來演出的劇目也是以排演外國戲劇文本為主。國家“重量級”話劇院團尚且如此,其他院團可想而知。

上海藝術創作中心研究員毛時安認為,當代話劇中戲劇文學的“缺席”,實際上已經成了影響和制約中國當代話劇發展的巨大“瓶頸”和“軟肋”。不光是傳統的、現實主義的戲劇缺少優秀劇本,非現實主義、實驗的、娛樂的戲劇也同樣缺少優秀的戲劇文本。這表明我們原創能力的下降和退化,表明戲劇界對正在發生的社會生活、各種各樣的人生境遇和異常豐富的當代人內心生活的關注力下降。説我們的戲劇“無能”、“不作為”有些嚴重,但説戲劇“低能”了、“缺少作為”並不過分。

藝術家的勇氣與熱情何時回歸

不僅是沒有好本子、好劇目,話劇理論家田本相認為,話劇最需要的是勇氣與熱情。當前的話劇現狀,最令人堪憂的是精神狀態:創作精神萎靡,是探索藝術精神的衰微,是社會責任感的減弱,是創作激情的缺失。對于話劇來説,最緊要的是需要一點精神,需要發揚老一輩話劇家的革命精神,以及他們對于話劇藝術的忠誠敬業,敢于面對時代、面對現實的創作精神。

回眸中國藝術史,話劇一直在中國舞臺閃耀著精神的光芒。中國話劇的先行者們,是把從事話劇事業和救國救民的理想聯係在一起的,他們是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高度責任感來編劇和演劇的。因此,一些業內人士指出,為大眾、為國家、為民族從來都是中國話劇人的宗旨。現在,情勢變了,時代變了,中國話劇人更需要發揚這樣的精神。在急劇變化的復雜社會轉型中,不隨波逐流,不糾纏于名韁利鎖,具有現代性的清醒,以及對現代的否定現象的批評責任。

話劇是最具有時代性的藝術,話劇直面現實的勇氣曾為藝術贏得無比尊嚴。田本相認為,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話劇人,勇敢地走到時代的前列,敢于面對現實,敢于面對現實和歷史的矛盾,敢于提出前人所未曾提出的問題,敢于塑造前人所未曾塑造過的人物。從《于無聲處》,到《西安事變》、《陳毅出山》,再到《報春花》、《救救她》,直到《狗兒爺涅槃》、《桑樹坪紀事》等劇,不但成為時代的藝術記錄,更表現出劇作家的勇氣和熱情,成為凝聚人心、振奮精神的佳作。

重振話劇,話劇人要拿出一點精神。也如劇作家歐陽逸冰所言,話劇人必須以深厚的人文素養、深刻的社會洞察力,對時代生活中的人物和命運進行深度思索和開掘,對國家問題、民族問題和社會問題,力求在舞臺上做出自己的回答,因為“戲劇起源于我們對世界的反應,而不是起源于世界本身”。

面向大眾才有生機與活力

戲劇教育家、導演徐曉鐘認為,今天人們的文化心態發生了變化,文化需求出現了多元化, 保持話劇自己的文化品格和健康的審美,吸引大眾走進劇場,是今後一個時期藝術家所不可回避的新問題。

  近年來曾有不少人擔心:中國話劇與現實和百姓同呼吸共命運的傳統會不會逐漸丟失,觀眾越來越稀少的現狀能否盡快改觀。堪稱百年話劇見證人的歐陽山尊,是1942年延安文藝座談會的代表之一,也是北京人藝建院時惟一健在的元老。這位93歲、從藝78年,導演了上百部戲劇的老演員、老導演,認為要改變話劇目前的現狀,最重要的一點是爭取觀眾,堅持戲劇的大眾化。

“戲劇應該回到生活中,回到大眾中去,不能站在大眾頭上指手畫腳、自命高明。如今有些戲觀眾看不懂,只是一些人的孤芳自賞,不是大眾化而是‘化大眾’,這樣的戲劇脫離了群眾。”歐陽山尊説,“話劇目前雖然不夠輝煌,但還算可以,下一步是要打開局面,爭取大好。”

已在話劇舞臺上跋涉了60個春秋的中國劇協名譽主席李默然,認為話劇要打開局面,贏得觀眾,必須隨時代前進的需求不斷創新。吸納、融合、創新,是中國話劇舞臺保持新鮮活力的基礎。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原本比較單一、粗糙的舞臺正日趨精致,這都為爭取觀眾提供了可能。

百年話劇,見證了中國社會的發展與進步。文化部部長孫家正充滿信心地指出,話劇濃縮了一個時代的社會生活,展示一個民族的精神形象,記錄了一個時代的歷史創造活動的中國話劇,將以新的姿態迎接下一個百年。中國話劇人始終高揚的藝術理想和精神品格,將使話劇打開新生面,話劇的發展前景令人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