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莫扎特在,也許他也會忍不住試一下”
欄目:創作談
作者:本報記者 趙志偉  來源:中國藝術報

  一部劇、一個觀眾, 15分鐘“私人定制”體驗,虛擬現實作品《捌》的導演、荷蘭作曲家米歇爾·范德阿現身説法——

“即使莫扎特在,也許他也會忍不住試一下”

  應北京國際音樂節委約,荷蘭作曲家米歇爾·范德阿與歌唱家兼作曲家凱特·米勒-海德克攜手帶來的顛覆性虛擬現實作品《捌》連日來在京熱演,並以獨特、前衛的氣質,給人留下科技味十足的視聽新感受。日前,圍繞音樂與科技、藝術與未來等話題,該劇導演米歇爾·范德阿現身説法,將自己的創作心得和盤托出。

  米歇爾·范德阿在音樂創作中一直都走在現代科技的最前沿。在3年前舉辦的第19屆北京國際音樂節上,他的3 D歌劇《湮滅》第一次向北京觀眾展現了當代音樂的新潮流。如今,他的《捌》作為一部虛擬現實(VR)音樂體驗劇,更是與眾不同:每場演出只有15分鐘,只容納一位觀眾欣賞,真可謂是一種“私人定制”的音樂體驗。對此,米歇爾·范德阿坦言,該劇的主題源自他和舞美設計的構思,想表現的是一種

  無限循環的思考。“而‘無極’和‘無限’究竟該如何表達,平實的舞臺技術顯然是力所不及的,于是最終落到了虛擬現實(VR)技術上。同時,這部作品更需要觀眾走進具有交互性的現場,手觸碰到一些地方便會引發劇情的推進。 ”米歇爾·范德阿認為,“虛擬現實的精彩之處,就在于它有著創造高度個性化體驗的潛力。我們使用遊戲引擎構建《捌》的操作係統,以便我們對觀眾的動作和位置做出反應。觀眾可以更多地融入演出空間,並且成為演出空間的一部分。觀眾在《捌》中扮演的是一個積極的角色,在虛擬現實(VR)世界中行走,並與演出空間中的墻壁和物體互動。因此,這是一種高度個性化的體驗,並非每個人都會看到同樣的場景。 ”

  “我的身份首先是一個作曲家,雖然我的確是一個‘技術控’ ,是個對技術癡心的‘男孩’ ,但我清晰自己的定位,這也是我藝術創作的排序:情感第一、音樂表達第二,技術雖然看起來是最炫目的,但在排序上一定是最後一位的。這也是為什麼我的作品可以在與我本人並不相同的文化國度裏得以傳播推廣。因為作品本身的主題是共通的,全世界的情感是相通的。 ”米歇爾·范德阿表示,高新科技輔佐他的創作,但事實上他更喜歡特別“老的” 、似乎是“過時的”科技,“我會用16毫米的膠片來拍,甚至會用索尼最早的卡帶機器來錄制。技術無所謂新舊,它們都是輔佐創作的。也許十幾、二十年後,回頭再看今天的《捌》 ,那個時候的觀眾可能會覺得可笑,覺得這種技術太低端,但我相信即便將來技術過時了,看《捌》仍有感動,那才是最重要的。 ”

  米歇爾·范德阿是《捌》的作曲,也是編劇和導演。“作曲家和導演的身份需要平衡藝術和技術,我要做到的是讓觀眾帶走情感,而不單純是被技術震撼。一部作品到底需不需要新技術?是用四重奏就能演,還是非得採用虛擬現實(VR)的四重奏?我想我會選擇最簡單、直接的方式。我是一個藝術家,需要做本真的自己,不讓科技架空藝術。因此,我並不希望大家覺得這是個先進的技術,這僅僅是我們作為創作者的一種探索、嘗試和努力。我相信即使莫扎特在,也許他也會忍不住試一下。 ”米歇爾·范德阿幽默地説。

  “現實是怎樣?虛擬是怎樣?未來會怎樣?我希望通過這樣的創作,通過我的作品帶來一種思考。 ”米歇爾·范德阿認為,我們習慣了把虛擬現實(VR)作為遊戲、作為娛樂的方式,其實技術並不僅僅局限于娛樂,“它可以影響我們的生活、藝術創作,甚至藝術理念和世界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