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不是總要往前走
欄目:看展覽
作者:本報記者 張亞萌  來源:中國藝術報

瑪旁雍錯19號(布面油畫)  劉商英

  “早前的中國當代藝術,通常處于西方當代藝術話語體係或者畫廊、拍賣行的市場體係中,無法建立與當代藝術家的真正有效的對話——我們亟須建立中國當代藝術的闡釋和批評係統。 ”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説。正是基于此, 11月9日至26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主辦,中國藝術研究院國家當代藝術研究中心、北京今日美術館承辦的“隱匿的敘事——中國當代藝術現狀及生態研究2019”展覽在今日美術館呈現,試圖通過藝術家的工作方法,呈現屬于中國當代藝術自有的“語言脈絡” 。

  本次展覽匯集了趙大鈞、王冬齡、邱振中、周長江、譚平、林延、劉商英、鄭達、胡曉媛9位老中青當代藝術家的創作,他們在自身的語言係統中不斷深究,形成了各自獨特的藝術風格,在中國當代藝術領域具有代表性,公眾能從他們的研究文獻和作品中探討中國當代藝術涉及的重要命題和應對方式。

  早年間從契斯恰科夫教學體係中成長起來的藝術家周長江,看到波士頓美術館的藏品展,感覺非常新鮮和陌生,“知識結構決定思維方式,判斷和目標變化了,就豁然開朗,看到很多可能性” ;他又去看霍去病墓的雕塑,那在似與不似之間的神採,令他心向往之,“我從熱衷于西方的形式,到近些年逐漸開始研究和學習中國的傳統藝術,讓我覺得,我們應該挖掘自身的文化傳統,挖掘其中對今天的創作有益的因素” ,他説。

  在本展策展人劉燕看來,中國當代藝術家汲取的傳統土壤,已經是東方與西方文化混雜交融的復合體,需要藝術家將之激活,與之共生;同時,業界需要建立對中國當代藝術的明確的評判和理論係統,才能準確解讀中國當代藝術。周長江的“求新求變、不滿足” ,是為了建立自己的語言係統,通過自我的語言脈絡,表達內心真實的思考和感受。藝術家林延將承載書畫的載體——宣紙,變成裝置的主體,她常年探索中國傳統手工紙的可變性,因為雖然紙壽千年,但它來自自然,也會不留痕跡回歸自然,以另一種方式滋養萬物,“紙的可變可塑性也使我越來越包容和自由,層層紙本的撕撕補補很適合記錄當下文化,同時又回歸傳統、重塑文化,我想讓作品帶來寧靜、美、力量和希望” 。在藝術家譚平看來,一張畫,對于觀者是瞬間、靜態的,之于自我則是動態、變化的,“我質疑瞬間的真實性,更信賴對時間片段的持續疊加,才有可能呈現貼合真實的狀態” 。“我喜歡畫,這就是我的生活——因而,具象與抽象就只是相對的概念。 ”藝術家趙大鈞説。

  在展覽中還有兩位“喜歡書法”的當代藝術家參展。在邱振中看來,20余年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重要變化,就是業界對書法的重視,“其中當然有藝術家對書法的熱愛和興趣,當然書法也能給當代藝術提供借鑒和啟發” 。“我是一個書寫者” ,王冬齡雖然和其他書法家一樣每日臨帖,但他將書法視作心靈對話和修煉的方式,“中國書法為世界提供了最細膩而富于變化的線條” ——這樣的線條,也讓邱振中思考被動生成的字與字、字與行的空間關係,以及主動生成的每個字內在的結構空間。“書法讓我打開了形式分析的可能性,我不再考慮結構,而著意形成節奏,形成空間的涌流” ,因而,在邱振中看來,“古典”“傳統”“現代”“後現代”的區別不那麼重要。

  和周長江類似,從中國傳統藝術中得到創作靈感的還有劉商英,他看到遠古的戶外岩畫,重新認識到繪畫在大自然中的呈現方式,“繪畫並非只關乎語言形式和審美,而同時關乎交流,因而語言脈絡並不是問題” ,他説,“當代藝術不是總要往前走,有時也要往回走,走得越遠、越深,才可能與傳統形成連續的對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