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品位 劇種特色 名家優勢
——專家研討漢劇電影《白門柳》
欄目:本期視點
作者:本報記者 張成  來源:中國藝術報

  “ 《白門柳》在1997年的時候就被搬上了舞臺,劉斯奮先生的原著小説宏大、豐富,當時我覺得它特別適合用漢劇表達。漢劇的優勢題材就是宮廷、歷史戲,在這個過程中,漢劇又有善于刻畫人物的優勢。于是,我就去請教劉斯奮先生,沒想到他很爽快地答應了。整個創作過程由劉斯奮先生把關,他提出了很多意見,經過20年的打磨,這出戲拿到了中國劇協和廣東省省委宣傳部頒發的多項大獎。今天,考慮到電影這種媒介形式對漢劇的傳播很有益處,為了宣傳漢劇,擴大漢劇的影響力,我們拍了這部電影。廣東很多青年人走進影院,看完覺得很好看,下一步我們希望把這部電影帶進大學。 ”在由中國影協、中國劇協、廣東省文聯、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聯合主辦的影片《白門柳》專家研討會上,該劇主演李仙花如是説。

  李仙花是廣東省文聯黨組成員、專職副主席,國家一級演員,師從著名漢劇表演藝術節梁素珍,是廣東漢劇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傳承人、中國戲劇梅花獎“二度梅”獲得者。她唱腔醇美,表演細膩,扮相端莊,文武雙全。其代表劇目有《花燈案》 《包公與妞妞》 《蝴蝶夢》《白門柳》 《金蓮》等,先後兩次獲得中國戲劇節優秀表演(主角)獎。

  《白門柳》講述了明末清初,秦淮名妓柳如是厭倦了燈紅酒綠的勾欄生涯,決意自贖自身、脫籍從良。幾經周折,巧妙自薦與東林黨魁、江南名儒錢謙益結為秦晉之好。盡管二人年紀相差甚遠,老夫少妻,在生活中也未免出現不少矛盾,但柳如是善解人意,給暮年的錢謙益歸隱生活增添了無窮的樂趣和慰藉。同時,她機敏過人,忍辱負重,為錢謙益與閹黨黨羽阮大鋮等反復周旋,並助錢謙益復官從政掃清了不少障礙。不料清兵大舉南下,崇禎皇帝在煤山上吊自縊,明王朝危在旦夕。錢謙益與眾朝臣獻城歸順清王朝。柳如是面對破碎山河和失節投降的丈夫,懷著對錢謙益的無限失望,獨自跳入荷池以身殉節,自此留下了一段千古絕唱。

  研討會由中國影協分黨組成員、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主任饒曙光主持。專家們在研討會上紛紛表達了對該片的肯定,並提出了中肯的建議。

  廣東省文聯黨組書記、專職副主席王曉介紹道:“廣東漢劇被譽為‘南國牡丹’ 。廣東漢劇原稱‘外江戲’ ,以西皮、二黃為主要聲腔。舞臺語言沿用‘中州韻’ 、普通話。廣東漢劇有傳統劇目八百余出,唱、念、做、打(舞)的表演藝術豐富,唱腔音樂有二黃、西皮、大板等各種聲腔,還有昆曲、民間小調和少量梆子,角色行當分為生、旦、醜、公、婆、烏凈、紅凈七行,各行當唱腔均有較明顯的特點。當前,廣東正在從文化大省向文化強省邁進,廣東文聯將繼續發力,努力推出像《白門柳》這樣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作品。 ”

  中國影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張宏説:“ 《白門柳》對人物的塑造很成功。柳如是從少女到婚後,在這20多年的時間裏,人物的思想、形象,對家庭、對國家、對愛情的態度躍然銀幕。錢謙益作為傳統的士大夫,他的虛偽表現得非常到位。眾所周知,舞臺的程式轉換成電影的語言有難度,虛擬的舞臺藝術和實景的結合也有難度, 《白門柳》雖然是小制作,但還是可圈可點,影片沒有宏大的舞臺和後期制作,而是通過電影的手法和傳統的戲曲優勢相結合。 ”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説:“電影能幫助戲曲增強美學風范,但戲曲電影永遠不能替代戲曲,它們只能互補生輝。 《白門柳》對歷史的呈現則是為了突出主題,改變了柳如是的命運,這符合戲劇中柳如是的性格。因此, 《白門柳》沒有寫人物的復雜性,就是了了分明的三個人,柳如是有令人敬佩的民族精神,堅定信仰,至死不變,錢謙益是有抱負有追求卻經不住考驗的知識分子,阮大鋮是壞人的形象。陳寅恪先生看重的是柳如是的民族性格,本片中突出的就是這點。 ”仲呈祥也指出,“錢謙益和柳如是相遇的戲略缺乏愛情美好的意境,應多一些美好的想象空間。 ”

  在《中國藝術報》總編輯康偉看來, 《白門柳》是廣東戲曲電影的新收獲,融電影性、戲曲性、文學性于一體,比較好地處理了虛擬與寫實、舞臺與環境的關係,如片中對蒙太奇的使用非常得當。本片的生産模式—— “文聯+劇協+劇院+中央新影”這樣的組合對戲曲電影的生産很有借鑒意義。

  戲曲評論家康式昭對此表示認同:“ 《白門柳》的戲曲性、電影性、文學性有機地融合在一起,雖然是戲曲借助了電影載體,但我們可以看到,主創們在尊重電影藝術特點的同時,充分保留了戲曲的藝術特點,並把其獨特的藝術魅力,通過電影來放大。比如柳如是投湖前的心理塑造那場戲,如果是小説,可以通過一段細致的描繪來體現,如果是普通電影,可能只是比較寫實的投湖。但本片是先讓故事停下來,用戲曲的方式把人物的心理充分塑造出來,這是戲曲電影的優勢所在。 ”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李道新認為,戲曲電影是彰顯民族美學風范的藝術形式,中國戲曲電影曾佳作迭出。 《白門柳》是對這種歷史傳統的回應。中央新影集團原副總編輯陳華生補充道,評劇電影《楊三姐告狀》的發行拷貝當年全國第一,創造了戲曲電影的輝煌,説明戲曲電影是有它的受眾和生命力的。

  戲曲評論家趙景勃認為,由于制作經費較少,影片在實景中拍攝受到了很多限制,比如鏡頭甩不開,拉不開,怕有現代的環境和物件進入鏡頭。但戲曲電影應該不拘泥于實景和搭景,而是因劇種、劇目制宜,一戲一格。 《白門柳》漸入佳境,凸顯了演員的表演、身段。

  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研究所研究員高小健認為, 《白門柳》較好地處理了現代戲曲創作的現實走向、劇種的特點、人物的性格幾個方面,體現了生活與藝術的融合、實景與程式的融合、情節敘事與情緒渲染的融合。 《電影藝術》執行主編譚政補充道,該片雖然是實景拍攝,但是通過光線的變化,突出了人物的性格。而在戲曲評論家龔和德看來, 《白門柳》是兼具文化品位、劇種特色、名家優勢三位一體的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