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國文聯>焦點圖

近年來國內網絡電影創作發展的新趨勢

時間:2020年06月08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舒敏
0

專業化·類型化·精品化

——近年來國內網絡電影創作發展的新趨勢

《奇門遁甲》劇照

  作為電影産業鏈上的新生力量,網絡電影從早期“網絡+電影”的簡單結合,到今天已經逐漸走出了具有鮮明特色的發展路徑。自2014年愛奇藝率先提出“網絡大電影”的概念以來,經過主流視頻平臺與網絡電影人的共同努力,同時在“互聯網+”的推動下,網絡電影逐步迎來了井噴式發展。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當下網絡電影業已成為中國電影産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加之網生代觀眾群體消費習慣的改變以及視頻網站付費用戶數量的倍增,這些因素都為網絡電影的進一步壯大提供了足夠的空間。而針對年輕一代觀眾多元化、個性化的觀影需求,網絡電影在創作上也呈現出了專業化、類型化、精品化的新趨勢。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讓網絡電影成為電影行業發展的新增長點。僅以今年1月為例,優酷、愛奇藝、騰訊三大平臺共上線64部影片,創下自去年7月以來國內網絡電影産量的月最高紀錄,且上線影片中12部影片分賬票房破千萬,創歷史之最。再加上多部院線電影紛紛轉網絡發行,主客觀等因素的疊加,使得2020年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網絡電影年” 。其中,如影片《奇門遁甲》上線43天獲超5000萬的分賬票房,這些現象的出現,也讓網絡電影業內人士看到了未來新的可能。可以説,經歷了7年艱難歷程的網絡電影,終于迎來了屬于自己的“高光時刻” 。而在4月,國家電影局提出要豐富電影網絡內容供給,加強對院線電影網絡播出和網絡電影發展的通盤規劃,積極利用互聯網推動電影發展等,無疑也為網絡電影未來大發展提供了新的政策支撐。

    

《法醫宋慈》劇照

  專業化:電影感與網感的平衡

  追根溯源,“網絡電影”的前身是“微電影” 。早期為了吸引觀眾的注意力,網絡大電影的創作質量參差不齊,更多的是題材上“打擦邊球” ,在劇作、視聽、表演等各方面都與院線電影相差甚遠。時至今日,這樣的情況已經有了明顯改觀。從2016年起,網絡電影更是實現了全面爆發,在分賬票房這一關鍵指標上實現了較大突破。據統計, 2019年受影視産業整體環境的影響,網絡電影上線數量有所下降,但頭部內容表現仍然不俗,僅愛奇藝、優酷兩大平臺就有超過35部影片分賬票房過千萬,總票房超過5億。這一現象背後,與網絡電影創作團隊水準的提升是分不開的,王晶、高群書、張國立、鄭伊健、張藝興、張一山等在內的專業電影人紛紛加盟,網絡電影與院線電影創作的品質差距在逐漸縮小。例如,愛奇藝以現象級IP《老九門》,進行“影劇聯動”開發,在網劇拍攝階段套拍了《老九門番外之二月花開》 《虎骨梅花》 《恒河殺樹》三部網絡電影,一方面借助大熱IP,贏得了高度關注和高票房回報,一方面也可將網劇與網絡電影的場景、道具等重復使用,從而進一步縮減成本,使利益更大化。

  其實從名稱來看,不難發現網絡電影的兩大核心特徵,即電影感與網感。所謂“電影感” ,主要指更多地採用視聽語言手段來完成影像表達、故事敘事。這種“電影感” ,正是電影區別于其他藝術門類的核心屬性。在互聯網語境下,“網感”更多的是代表與網生代觀眾親近的表達方式,是一種強調觀眾體驗(用戶體驗)的思維方式。應該説,電影感與網感並非不可調和,而應是互相之間有所平衡。回顧這兩年來的網絡電影作品,包括《倩女幽魂:人間情》(2019年)、《陳翔六點半之重樓別》(2019年)、《我的喜馬拉雅》(2019年)、《毛驢上樹》(2019年)、《靈魂擺渡·黃泉》(2018年)、《哀樂女子天團》(2017年)、《無罪之城》(2017年)等在內的眾多作品,在保持互聯網影視作品特有的網感的同時,積極追求較高的電影化敘事與影像表達,獲得了觀眾與市場的雙重認可。

 

 

《無罪之城》劇照

  類型化: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與傳統院線電影相比,網絡電影在創作和發行方面相對自由,這本身就為其類型化的發展提供了充分保障。此外,網絡電影畢竟是後來者,在類型上對院線電影有所借鑒也是情理之中。據統計,在題材分布上,驚悚、愛情、劇情、喜劇四種主類型在網絡電影播放量中佔比超過90 %。應該説,今天的網絡電影已經呈現出百花齊放的類型特點。

  隨著影片數量的減少,播放量增長的放緩,此前“野蠻生長”的時代一去不返。加之有關部門對于網絡電影的審核與院線電影執行統一標準,大量不符合主流價值觀、 “打擦邊球”的作品出局。這也促使創作者把精力更多地放在自己熟悉的題材、類型上。深耕某種類型,也有助于創作者盡早樹立自己的風格與個人品牌。這也為今後網絡電影分眾化、圈層化發展奠定了基礎。例如影片《無罪之城》將犯罪類型和動作、冒險等類型元素巧妙融合,一方面這幾種類型擁有天然的契合度,呈現出新的類型特點;另一方面,對作品質量精品化的追求,整部作品敘事節奏流暢,視聽藝術手法嫻熟。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片中部分動作場面採取第一人稱視角,頗有代入感,這也極其符合年輕觀眾在日常遊戲中的直接體驗感。另外,同屬犯罪類型的《我是好人》也另辟蹊徑,將犯罪和喜劇類型融合,塑造了兩個“業余”的綁匪形象。同時,創作者在情節中還融入了對于家庭和親情的思考。這樣一來,使得影片在喜劇效果之外又多了一層人文關懷。

 

  

《老九門》劇照

  精品化:走出同質化競爭窠臼

  這兩年對于影視行業來説較為特殊,資本市場一片哀號,國內電影票房卻屢創新高,同時在網絡電影這一新領域也呈現出自誕生以來的巨變。隨著院線電影明星、導演等專業人員的紛紛加入,網絡電影在藝術水準上已與幾年前《道士出山1》上映時不可同日而語。曾幾何時,即便《道士出山1》這樣的作品,在網絡電影中算得上的“大片”(分賬票房高達2400萬) ,也無法擺脫蹭院線電影熱點的嫌疑。今時今日,網絡電影雖然還沒有一部可與經典院線電影媲美的作品,但在類型片領域已經越來越成熟。例如在4月上線愛奇藝的《鬼吹燈之龍嶺迷窟》 ,敘事流暢,高潮迭起,短短月余即斬獲近3000萬票房。 《功夫宗師霍元甲》借助經典武俠IP注入當下的人生感悟,也受到了不少好評。截止到本月,已經超過20部影片分賬過千萬。這其中,既有熱門IP改編,又有軍事、動作、武俠等強情節類型,還有類似《狙擊手》這樣高票房的主旋律題材。可以説,在創作生態壞境愈發優良,作品質量愈見精良的背景下,觀眾的觀影熱情也日趨高漲。

  從這些頭部作品來看,其制作水平早已擺脫了網絡電影初期“草臺班子”的粗糙感,與院線電影的平均水平更加接近。例如今年3月上線的《奇門遁甲》 《法醫宋慈》等影片,在追求商業化的同時,敘事與影像語言等藝術水準完成度較高。可以説,網絡電影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期。

 

  

《陳翔六點半之重樓別》劇照

  在中國電影産業大的發展且利好不變的態勢下,網絡大電影發展的外部環境也越來越好。縱觀我們所處的時代,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群體的娛樂消費場景已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于電影的消費需求正快速從院線向網絡轉移和擴張。95後、 00後作為純正的網生一代,他們習慣了智能終端的使用,將成為網絡電影的潛在觀眾群,預計2020年觀影人數將達到2億(這種在線觀影的需求隨著今年疫情的特殊因素可能會更加放大) 。無論是作為播出平臺的視頻網站,還是網絡電影的創作者,都應該擔負起時代賦予的責任,不忘初心、砥礪前行,促進網絡電影多出精品,助推中國電影走向新高峰。

  短短五年多的實踐,網絡電影從快速興起到快速發展再到邁入正軌,可以説無論對創作者還是資本方而言,都逐漸趨于理性。有關部門的政策引導也幫助網絡電影從此前“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中走向健康的自我調節機制。從亦步亦趨到自力更生,網絡電影必將開辟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無論是獨有的産業鏈條,到更加分眾化的制作與宣發環節,還包括網絡衍生品的孵化等等。在不久的將來,完全有可能形成穩定的、忠誠的網絡電影自己的受眾群體。

 

  

《狙擊手》劇照

  不難看出,網絡電影的發展已經來到了一個關鍵拐點。與此同時,面對來勢洶洶的短視頻的衝擊,提升作品質量與更為精準地滿足受眾需求,仍將決定著網絡電影未來能否有所突破。由此可見,從制作水準、題材類型到行業生態的突破,無論對于播出平臺還是創作者而言,都是建立核心競爭優勢的機遇所在。5G未來商用化的推廣也為網絡電影提供了更多技術上的支撐。更流暢的觀影體驗、更清晰的畫面,勢必會吸引更多人通過網絡視頻和視頻終端觀看網絡電影。因此滿足差異化與精準化的個體需求,網絡電影産業將有可能迎來屬于自己真正的春天。

  (作者舒敏係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吳維係中國傳媒大學碩士研究生)

 
(編輯:馬徵)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