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農奴血淚 珍惜幸福生活——觀話劇《農奴淚》
http://www.cflac.org.cn     2011-06-13     作者:汪璐     來源:中國藝術報

    一曲低沉淒涼的音樂哀鳴著,幾組農奴受刑的場面靜止著,觀眾的心窒息著……時間定格在令人壓抑的舊西藏,話劇《農奴淚》拉開了序幕,把人們帶進了西藏的歷史長廊。

    為了紀念52年前的那個轉折性的日子,同時也讓年輕一代更加珍惜現在的生活,西藏山南地區乃東縣克松居委會63歲的白瑪雲旦老人和其他幾位經歷過新舊時代的同齡人一起,組成了一個主創小組,用他們看見、聽見、甚至是親身經歷的故事,自編、自導、自演了這出控訴舊西藏黑暗統治的話劇。就像劇名《農奴淚》一樣,話劇真實再現了克松人在舊西藏封建農奴制度統治下的淒慘生活,讓觀者看到了昔日農奴悲憤而無助的眼淚。

    《農奴淚》以農奴赤來多吉一家六口三代人的悲歡離合為主線,描述了民主改革前,克松莊園農奴赤來多吉一家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們不堪忍受農奴主的剝削壓迫,奮起反抗,卻遭到農奴主的殘酷鎮壓,而後在中國共産黨、人民解放軍的帶領下,農奴主被推翻,地契被焚燒,他們獲得土地和牲畜,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山南地區克松村成為西藏第一個進行民主改革的村子,是西藏民主改革後第一個成立農村黨支部的村莊,從而帶動了整個西藏民主改革的進程。

    正如話劇《農奴淚》發起人之一白瑪雲旦所説,編排《農奴淚》是希望通過真實的故事,讓人們懂得珍惜現在的生活,不忘歷史;讓廣大農牧民特別是青少年懂得愛國主義,珍惜民族團結,這也是所有翻身農奴的心聲。

    “天上的飛鳥之中,唯有麻雀最小;地上的人群當中,唯有農奴最悲慘。”舞臺上,克松莊園的奴隸嘎奪失去丈夫赤來多吉後哀怨的歌聲,讓人心酸。20世紀50年代之前,西藏仍然實行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百萬農奴沒有人身自由。農奴的孩子生下來就是農奴的身份,像劇中赤來多吉和嘎奪的兒子年滿8歲就得成為莊園裏服勞役的差巴,成為農奴主眾多“會移動的財産”之一,這在當時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舞臺上,管家對農奴不分青紅皂白的隨意毒打;饑餓難耐的農奴與莊園裏的狗爭食;各種酷刑草菅著農奴的生命……農奴們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反抗了,他們渴望自由,渴望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終于,他們等來了解放軍,分到了土地、分到了牲畜,成為了國家和自己命運的主人。

    《農奴淚》全劇分9場,逐一再現了曾在克松莊園做差巴的奴隸們極為悲慘的生活場景,也表達了翻身得解放的西藏百萬農奴人身獲得自由的喜悅心情。劇中26名演員全部來自克松村居委會,他們自己準備了服裝、鐮刀、背簍、油壺等道具。他們有的演自己的先輩,有的演自己,可無一例外是他們熟知的記憶。他們用最質樸的方式讓歷史在舞臺重現,正是為了讓大家以史為鑒,告誡人們勿忘過去,珍惜現在。

    只有經歷過嚴冬的人,最能懂得陽光的溫暖。《農奴淚》結尾,農奴們高呼“共産黨萬歲!毛主席萬歲!”表達的正是百萬翻身農奴獲得新生的無限感激之情。

    西藏的和平解放,使西藏人民擺脫了帝國主義的侵略,回到了祖國大家庭溫暖的懷抱,使西藏實現了歷史性的偉大轉折。西藏的民主改革,摧毀了“三大領主”和封建農奴制度,廢除了“三大領主”對廣大農奴的人身佔有和經濟剝削,不僅解放了農奴,解放了生産力,同時也拯救了整個西藏,為西藏打開了一扇通向新時代、新社會的大門。

    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實行民主改革,使百萬農奴獲得解放。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區九屆人大二次會議決定,將每年的3月28日設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這個紀念日之所以受到人民擁護,是因為“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切實感受到了西藏翻天覆地的變化,感受到了50多年來西藏民主政治建設開天辟地,經濟發展的巨大飛躍,民族文化事業繁榮發展,社會事業全面進步,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

    《農奴淚》由昔日的翻身農奴自己排演,對紀念西藏民主改革更具有特殊的重大意義。

    “喜馬拉雅山,再高也有頂,雅魯藏布江,再長也有源,藏族人民的苦,再多也有邊,共産黨來了苦變甜……”劇中這熟悉的旋律倣佛帶領觀眾從《農奴淚》回到了現實,從舊西藏漫漫長夜回到了日新月異的新西藏。

    舞臺下,昔日的農奴主大莊園成了克松居委會,曾經的農奴成了國家的主人,他們正和千千萬萬的翻身農奴一起,沐浴著黨的陽光,充分享受著西藏改革發展的成果,為西藏的繁榮發展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中國音樂專刊
中國舞蹈專刊
中國民間文藝專刊
中國書法學報專刊
重大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