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之年話藏舞
http://www.cflac.org.cn     2011-05-20     作者:     來源:中國藝術報

    編者按:2011年,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一個令藏族同胞歡欣鼓舞的節慶時刻!回顧60年來中國藏族舞蹈的光輝歷程,艱辛、豐碩、振奮!本期兩位身處第一線且卓有成績的藏族舞蹈編導,現身臺前,為我們講述他們關注的藏族舞蹈60年的發展,並從民族舞蹈編導的視角,以親身經歷剖析藏族舞蹈的現狀。

甲子之年話藏舞

    色 尕(藏族,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達娃拉姆(藏族,西藏軍區政治部文工團副團長、國家一級編導

    孫 茜(《中國舞蹈》專刊記者)

    “西藏和平解放60年來,我國藏族舞蹈舞臺創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涌現出一大批精品佳作。”

    孫茜: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作為身在第一線的藏族舞蹈編導,請你們從自身的感受談談我國藏族舞蹈舞臺創作60年取得的成就。

    色尕:我國藏族舞蹈舞臺創作已60年,經過幾代藏族舞蹈工作者的辛勤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每一個年代都産生出一批反映藏族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優秀作品。如中央民族大學創作的藏族群舞《織氆氌》《珠姆朗瑪》《紅河谷-序》《翻身農奴把歌唱》等,三人舞《牛背搖籃》《禪心》等,雙人舞《天唱》《遙遠的呼喚》等,獨舞《珠姆朗瑪》《雪蓮》《康巴新生》等;小型舞劇《農奴之歌》,大型歌舞劇《玉樹不會忘記》等。中央民族歌舞團、西藏自治區歌舞團以及青海、四川、甘肅、雲南等全國地方院團、部隊文藝團體創作的大型樂舞《珠姆朗瑪》、舞劇《幸福在路上》《天上西藏》《天上玉樹》《阿姐鼓》《紅河谷》《可可西裏》《藏謎》《草原上的熱巴》《洗衣歌》《牧羊女》《羌塘晨曲》《母親》《酥油飄香》《弦歌悠悠》等等數不勝數。這些作品從題材和體裁、主題內容和表現形式都多種多樣,從舞劇、舞蹈詩等大型作品到群舞、三人舞、雙人舞、獨舞小型作品,無不鮮明地刻下時代的烙印,是我們繼承和發展藏族舞蹈傳統文化成功的范例,是我們藏族舞蹈創作者學習和研究的樣板。

    達娃拉姆:西藏和平解放60年來,我國藏族舞蹈舞臺創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涌現出一大批精品佳作,我作為一名藏族舞蹈工作者感到特別自豪。

    具有代表性的,上世紀60年代風靡全國的《洗衣歌》,在當時從創作到作品的主題立意、音樂等諸多方面,都具有時代意義和創新意義,它雖然不是純舞蹈,含有戲劇情節,卻使藏族舞蹈從原始的民間舞蹈向舞臺舞蹈創作邁進了一大步,並流傳至今。此後,西藏歌舞團創作的《豐收之夜》《熱薩瑪》、舞劇《熱芭情》、樂舞劇《珠穆朗瑪》,西藏軍區文工團創作的《紅杜鵑》《酥油飄香》,中國歌舞團創作的舞劇《文成公主》,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創作的舞蹈《珠穆朗瑪》,青海省歌舞團上世紀80年代創作的男子獨舞《雪山雄鷹》《唐蕃古道》,青海海南州民族歌舞團的大型藏族古典歌舞劇格薩爾王傳中的《霍嶺之戰》,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團創作的舞蹈《香格裏拉》,甘孜州文工團近年創作的《鍋莊之魂》,四川省歌舞劇院創作的藏族女子舞《跑馬溜溜的山》,成都市歌舞團創作的舞劇《卓瓦桑姆》等等,我認為這些都是近五六十年來我國藏族舞臺舞蹈、舞劇發展中的重要成績。它們在繼承和發展藏族舞劇、舞蹈中起到了承前啟後的重要作用,更給未來的藏族舞蹈創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每一個舞蹈意象中都浸透了藏民族的文化、藏民族的性格、藏民族的精神和藏族康巴漢滾燙的民族情!這就是民族的風格、民族的特質。”

    孫茜:兩位都是藏族舞蹈編導領域的代表性人物,創作了很多廣受好評的藏族舞蹈精品,請以各自的幾個代表作品為例,談談藏族舞蹈創作應該注重什麼?

    色尕:在中國多姿多彩的民族舞蹈傳統文化中,每個民族的民間舞都有其本民族的特質和獨立品格。這種民族特質與獨立品格是民族民間舞在繼承、弘揚和發展中最重要的內核。我認為,藏族舞蹈創作應該注重保持民族特質與獨立品格。民族特質是民族歷史、民族文化、民族宗教、民族經濟、民族性格、民族精神、民風民俗,以及民族地區的地理地貌、生態環境、人文風情等等諸要素概括性的綜合體現。具體在民間舞中的體現,應該説是一個民族風格的問題。所謂“風格”,通常指民間舞蹈的韻律。就動作而言,也就是一個民間舞蹈動作運動的規律。在這個動作的運動規律中,要做出、達到動作的那個韻味,就必須熟悉、了解、掌握蘊藏在這個動作“風格”背後的民族文化。因為,一個民族民間舞蹈風格的形成,是與這個民族的歷史、地理、氣候、人文、宗教信仰、民俗文化、飲食文化、服飾文化、民居民宅的建築文化等等息息相關。因此,在這裏指的民族“風格”,應該是內涵更深、外延更大、意義更廣的整個舞蹈的民族風格,即民族特質。

    比如藏族三人舞《牛背搖籃》前半部分的段落中,藏族小姑娘與牦牛的舞蹈幾乎就沒有整段的藏族民間舞常見的弦子、踢踏、卓、依等動作,但每一個姿態、每一個造型,構成的每一組畫面,卻都在連綿不斷地貫穿在藏族風格的呼吸與屈伸律動中,讓你深深地感覺到呈現在你眼前的是一幅幅油畫般的畫卷:雲霧繚繞的高原牧場,四處彌漫著帳篷裏散發出來的濃濃酥油香,一派祥和寧靜、充滿神奇和生機的景象。這一切無不是充滿了藏族“風格”的特質。再如藏族男子群舞《紅河谷—序》的開場,以至連續呈現出青藏高原連綿不斷的山峰輪廓、陡峭的懸崖峭壁、茂密的崇山峻嶺、蜿蜒的急流險灘等等藏區特有的生態環境,牦牛沉穩的移動,藏族康巴漢艱難的前行,是人?是山?是水?是樹?是石頭?是沼澤?還是流沙?全都是!不但是,而且在每一組造型、每一個畫面、每一個舞蹈意象中都浸透了藏民族的文化、藏民族的性格、藏民族的精神和藏族康巴漢滾燙的民族情!這就是民族的風格、民族的特質。

    多年來,我們在藏族舞蹈的創作中始終堅持對民族特質的保持和獨立品格的探索與追求,《牛背搖籃》《高原》《天唱》《雪山賦》《紅河谷-序》等藏族舞蹈作品,以及最近新創作的大型歌舞劇《玉樹不會忘記》的成功上演,更加增添了我們堅持對民族特質的保持和創造獨立品格的信念。

    達娃拉姆:除了注重繼承和學習傳統的民族民間舞蹈外,創作常常面臨方法、態度和選擇的問題,我的經驗是,創作應該注重兩點:

    一是注重生活的體驗。事實證明,受到觀眾好評的舞蹈作品,都是從現實生活中提煉主題形象和舞蹈語匯,反映一定歷史時期的現實生活。經典作品《洗衣歌》正是編創者在進藏過程中看到、體驗到了翻身農奴的解放和喜悅,有了深刻的生活體驗才創作出來的。我想《酥油飄香》和《洗衣歌》在題材上是相同的,都是表現軍民魚水情,在相同的題材中要想法兒找出自我,找出新時代的特點,我覺得首先要從改革開放後藏族人民翻天覆地的生活變化中尋找。通過多次下邊遠山區草原深入生活,我發現:現代西藏人民的精神面貌、生活狀態和《洗衣歌》所處的那個時代相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今天的西藏人民對共産黨、解放軍的感激之情增添了新的時代內容。今天的藏民不僅在精神上獲得解放,在物質、文化生活上也得到空前的滿足。牧民們擁有自己的牛羊,開上了自己的汽車,解放軍為牧區的孩子建起希望小學、愛民小學,牧民的子女跨進了大學的校門,掌握了現代科學技術,他們頂天立地地站在神奇的雪域高原之上,對共産黨、解放軍的感情早已超越“感謝”二字。從和平解放到今天,半個多世紀的並肩戰鬥,藏族百姓和駐地解放軍成為了真正的一家人。正是獲得了這樣的認識,所以我在《酥油飄香》的創作中,把從生活中提煉出來的語匯和民間舞蹈的基本風格融為一體,充分表現出當今藏族婦女的精神面貌。觀眾反映,作品與時代前進的步伐相吻合,與當今西藏人民的生活相同步,反映出了西藏日新月異的新時代特點,所以創作必須注重生活的體驗。

    二是準確的選材和巧妙的構思也至關重要。一個優秀的舞蹈作品,題材的選取必須準確、客觀、生動地反映主題思想,既要生活化,又要大眾化。

    構思《酥油飄香》時,我在選材上下了大心思。選用打酥油茶這一勞動過程來貫穿作品,我認為,藏民打酥油茶款待客人,以表達其歡迎、尊敬和喜愛之情,是我們傳統禮節的一個亮點,它凝聚了一種生活文化,在我的眼裏它還是一種舞蹈文化。在我的藝術實踐中,我反復琢磨這樣一個問題——怎樣從本民族的普通實在卻又煥發著珍珠般光芒的生活情節中,挖掘素材,開拓意境,賦予它深刻的內涵和嶄新的時代特徵?于是,為親人解放軍打酥油茶和送酥油茶的場景縈繞在我的腦海裏。選定題材後,巧妙的構思也是創作的至關重要環節。構思實際上是一個對題材如何表現的問題,而表現的好與不好我認為全在一個“妙”字上。在此,有兩幅國畫《深山藏古寺》和《十裏山泉出蛙聲》,畫中表現的“境外之境,畫外之畫,以簡化繁”的構思給我印象極深。我這個不懂畫的外行,被畫家的巧妙構思震撼了,也獲得很大的啟發。于是我在構思《酥油飄香》時,嘗試著向畫家學習。

    首先,在舞蹈的情節上簡單化,只單純地表現一群藏族姑娘為解放軍打酥油茶的勞動過程。這種過程的再現方式有許多,它可以直接表現軍人助民的勞動場面,也可以安排姑娘們在打酥油茶時,解放軍上場,姑娘們送上酥油茶,以此表現軍民關係和漢藏一家親的魚水之情,但難有新意。經過反復琢磨和畫家給予我的靈感,最後我採取了不安排軍人上場的復雜方式,把主要情節完全集中在藏族姑娘打茶的單一勞動場面上,以簡化繁,僅用軍用水壺代表駐地解放軍,把軍民關係巧妙地連接起來,雖然舞臺上沒有出現軍人的形象,但通過姑娘們飽含激動、感恩之情的喜悅舞蹈和盛滿水壺的酥油茶,來引導人們聯想到駐地解放軍為藏族群眾無私奉獻、保衛邊疆的種種場面,這種場面雖是空白的,但正因為有這樣的空白,才會給人帶來無盡的遐想,起到了虛實相生,以虛帶實,以實寫虛的藝術效果。如果説《酥油飄香》能得到專家和同仁的好評,我想,這個巧妙的小構思是作品成功的關鍵。

    “過分的誇張等于貶低!是不了解藏族文化,不懂得藏民族的審美,是對藏民族的不尊重!”

    孫茜:目前舞蹈界對藏族舞蹈創作中的某些現象存在異議,例如服裝的暴露、動作幅度的誇張等,你們怎麼看待這一問題?

    色尕:這些現象確實存在。每個民族的民族服裝是與這個民族的歷史、地理、氣候、人文、宗教信仰、民俗文化、生産文化、服飾文化、建築文化、經濟發展以及民族特有的審美觀念等等息息相關,是這個民族傳統文化的一個綜合縮影。前面我們談到在民族舞蹈傳統文化中,每個民族的民間舞都有其本民族的特質和獨立品格。因此,民族舞蹈的創作不能脫離民族特質,不注重民族的傳統文化。藏族人民居住在海拔平均3000米—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青藏高原五月山頂還有雪,七月底又下雪,在終年積雪的高寒地區,一年12個月裏,只有一個月可以不穿毛皮襖。夏裝也都是長袍長袖,氣候的因素就不可能露膀子穿短袖。另外,藏族女人在貴人、客人、佛像面前的躬身、俯身端水倒茶等習俗禮儀的講究,更不可能在服裝的穿戴上違背規矩而薄、透、露,所以舞臺上藏族服裝的暴露,而且露著肩膀穿戴毛邊的藏袍是完全不符合藏民族的生活習俗,不尊重藏民族的傳統文化,應該堅決杜絕的。

    舞臺藝術需“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需要一定的藝術誇張。但“高于生活”和藝術的誇張並不是無邊的、無限定的,是必須在符合民族傳統文化,符合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所刻畫的人物性格、所表達的人物情感、所表現的舞蹈情節的前提下進行適當的藝術誇張。而不是一味地追求視覺上所謂的“誇張美”,或“追風”效倣那些為迎合市場效益、刺激觀眾眼球的偏激做法。過分的誇張等于貶低!是不了解藏族文化,不懂得藏民族的審美,是對藏民族的不尊重!

    達娃拉姆:首先,我特別反對舞臺上藏族服裝過于暴露,暴露不是藏族人民的穿著習慣和穿著打扮,不符合我們的審美意識。我們是在高海拔地區生活和生存的民族,氣候較為寒冷惡劣,一年四季基本厚袍子和薄袍子藏裝裹身,即使是夏天天氣較熱,藏族人寧露膀子也不露腰肚,不露大腿。氣候決定了穿著,裹身的藏袍,腰帶和腰飾就顯得更為重要。豐富多彩的藏族服飾,有著燦爛的文化和悠久的歷史,由于居住的環境、從事的職業、所信仰的宗教等的不同,構成了藏族服飾的多種類型。從區域劃分服裝可分為前藏、後藏和衛藏,根據職業和宗教可分為農區、牧區、林區、僧人、俗人等多種類型。所以説舞臺服裝的設計如果盲目追求流行或不切實際的設計,是對一個民族服飾文化的不尊重,會引起本民族人的不認可,我作為藏族編導首先反對!我對舞蹈服裝的設計要求是本著遵循和尊重藏族當下的生活服飾,進而融入現代審美理念,使民族服裝突出特點又貼近時代,也能體現出現代藏族人民對穿著的審美追求。

    其次對于舞蹈動作幅度誇張這個問題。我認為要看動作誇張的程度是否符合作品中舞蹈語言的需要,或者是否符合當今這個民族的生活狀態。恰到好處的、合理的誇張在舞蹈的繼承和發展中是可以的。

    在我編排的舞蹈《酥油飄香》中的出場動作就是非常誇張的姿態,但它是有生活來源的,是符合現代高原藏族女人形象的誇張姿態。藏北草原海拔4500米左右,自然環境異常惡劣,婦女們一年四季身穿皮袍,勞動時把袖子係扎在腰間,所有家務活甚至重體力勞動全由她們承擔。繁重的勞動使她們性格粗獷,體格強健。在和她們的交往中我感覺到如今牧民們的生活富裕了,過節時身穿不同色彩的袍子,頭上戴的、胸前挂的、腰上圍的……這些挂飾的價值有的竟達上百萬元,就這一身的打扮不僅體現出當今牧民婦女們當家作主過上富裕生活的審美情趣,也充分展示了牧區婦女自信、自強的精神面貌。她們的穿戴因胸前和身上的挂飾多,走路時上身必須微向後靠,這樣的體態能使挂飾穩在胸前,走路一踮一踮的,讓金銀腰飾發出碰撞的聲響,清脆而有節奏的聲響成了她們腳步的伴奏。我從這種生活的體態中找到了我所需要的人物形象和出場的舞蹈語匯,把這種體態適當誇張後用到舞蹈作品中,這種誇張是來自高原女人當今的真實生活。

    所以誇張要有生活依據,我不讚成不切實際、沒有基礎並遠離藏族舞蹈文化屬性的故意、盲目的動作誇張。合情合理的動作幅度誇張是一種發展,是在繼承的基礎上對現實生活的一種新理解,並會産生新的效果。這就是我們追求的“新的發展和變化”。它可能不是常見的民族民間舞蹈的動態,而是特定作品內容需要的動作語匯。這種源于生活的誇張動作無需擔憂它偏離藏族舞蹈屬性。

    “我們的藏族舞蹈創作,要保證不偏離藏族舞蹈的文化屬性,關鍵在于創作者必須學習、了解、熟悉、掌握藏族的民族文化。”

    孫茜:您是否擔憂這種現象無限度的發展下去會導致藏族舞蹈創作偏離藏族舞蹈的文化屬性越來越遠?為什麼?

    色尕:是比較擔憂這種現象無限度的發展會導致藏族舞蹈創作偏離藏族舞蹈的文化屬性!這緣于我們的創作人員本來就不太了解和熟悉藏族文化,又遠離藏族地區,遠離藏族人民的生活。在喧鬧的城市裏,西方文化大量的滲入,經濟社會快速的發展,浮躁的心態和各種利益的驅使,創作人員如果喪失了正確的藝術觀、創造的價值觀,在任憑主觀的想象和肆意杜撰的創作態度下産生出來的作品必然是遠離藏族舞蹈文化屬性的!

    我們的藏族舞蹈創作,要保證不偏離藏族舞蹈的文化屬性,關鍵在于創作者必須學習、了解、熟悉、掌握藏族的民族文化。首先,積累豐厚的民族生活,培養深厚的民族情感。深入生活、了解生活、熟悉生活是民族舞蹈創作的首要條件。深入生活時,要住進民居,深入到老百姓中間,仔細觀察體會他們的內心世界,了解他們的思想感情,懂得他們的愛情、親情、友情;熟悉他們表達喜怒哀樂的思維方式、語言方式和行為方式,用他們的情感來看待他們的生活,這樣創作者才能有豐厚的民族生活積累,培養出深厚的民族情,而不僅僅是為了學習幾個藏族舞蹈動作;其次,深刻感悟民族精神和民族意識。在了解、熟悉了民族的歷史文化、宗教信仰、生態環境等方面的知識之後,要反復感悟和領會民族的精神和民族的意識以及民族的性格。在藏族老百姓中有這麼一句話:“我們青藏高原什麼都缺,但不缺精神!”在他們的歌曲中這樣唱道:“血管裏響著馬蹄的聲音,眼裏是聖潔的太陽,當青稞酒在心裏歌唱的時候,世界就在手上!”這充分反映出這個生活在世界屋脊上的民族不畏艱難的氣魄,豁達寬闊的胸懷,不屈不撓、倔強頑強的精神。第三,大量積累和理解民族語匯。一個舞蹈作品中的民族舞蹈語匯並不僅是指民族傳統的舞蹈動作。民族舞蹈語匯包含民族舞蹈中的隊行、構圖;人類和自然界富有動態特徵的所有形式、形態,包括人的內心世界、思維活動所産生的動態、形態;民族的服飾、工藝、繪畫等色彩與線條等等。因此不僅要學習和掌握大量藏民族的舞蹈素材,而且要深刻理解、借鑒和運用、創造和發展、表現和反映藏族人民的生活。

    達娃拉姆:無知者無畏!不了解民族舞蹈的屬性就喜歡亂搞的現象,我們可以理解,但無法容忍!我擔心這種現象無限度的發展下去,會破壞藏族舞蹈的文化內涵,將無法體現藏民族的智慧,無法體現作品中蘊含著的藏民族審美觀念和思想情趣。

    孫茜:二位近期有什麼與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相關的活動?

    色尕:我擔任總導演之一創作的大型歌舞劇《玉樹不會忘記》剛剛結束了演出。這是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委、州人民政府為紀念玉樹地震一周年的一部感恩作品。該劇主要創作團隊和演員是我們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的師生和玉樹藏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團演員,從編劇、創作、編排到4月15日在北京天橋劇場首演僅僅只用了半年的時間。整場演出主題鮮明、莊重大氣、表演精湛、真摯感人,不少觀眾流下了感動的淚水。這也是我們向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活動獻上的一份厚禮。

  達娃拉姆:近期本人參與了西藏軍區歌舞團紀念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的一臺綜藝晚會的策劃,4、5月份承擔了西藏自治區文化廳組織的一臺民族傳統歌舞晚會的總導演任務,該晚會5月底將赴意大利參加國際文化交流節。7月份我還要參加西藏舞蹈家協會舉辦的一次舞蹈研討會,探討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來西藏舞蹈的發展狀況。

中國音樂專刊
中國舞蹈專刊
中國民間文藝專刊
中國書法學報專刊
重大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