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中國書法大家庭的成員
http://www.cflac.org.cn     2011-01-17     作者:張亞萌 冉茂金     來源:中國藝術報

    中國歷史上曾經多民族文字書法並美,今天,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也獲得了極大的發展,但多數人對于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還沒有形成審美共識,在全國性的展覽研究機制中涵括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還不是常態。勿庸置疑,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可以擴大和豐富當今中國書法藝術的表現力和書法文化的視野,眾多書法家呼吁,應該重視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發展。

    多數人對于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都比較陌生,這與少數民族音樂、舞蹈成為中國音樂、舞蹈的重要構成,成為國民日常審美對象和重要文化營養的現象對比鮮明。“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在中國歷史上曾經與漢字書法並用並美,在中國書法和篆刻成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的今天,中國書法面臨一種現代的廣闊視野和環境,更應該重視發展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來豐富中國書法的面貌,獲得新的發展特質。”在剛剛結束的中國書協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不少來自西部少數民族聚居省區的代表在展望中國書法的發展前景時,如是呼吁應當大力發展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發展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對于中國文化的積極意義成為各方共識,但由于與漢字不同的形體結構,中國書法審美體係如何擴展視野以容納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多民族文字書法如何尋找到共同的審美標準與學理支撐,以此來促進中國書法在新的歷史時期的創新性發展,尚有許多課題待解。

    文字並用 書法並美

    中國是多民族統一國家,許多民族在各自發展歷史長河中,創造了記錄本民族語言的文字,産生和流傳了極其豐富的古代民族文字文獻,發展了自己的書法藝術,成為中華民族多樣文化的歷史見證和寶貴文化遺産。

    “藏文書法有1000多年的歷史,藏族人民歷來十分重視書法藝術,孩童入學之初,主要就是學習書法。藏文書法歷史上先後出現過烏金、徂仁、白徂和酋體等數十種字體,經過千百年來的沉積,有關藏文書法的書經、筆論,有上百種之多,藏文書法早已成為祖國藝術寶庫中的瑰麗珍品。”西藏自治區書協主席巴珠介紹道。

    與藏文相似,蒙古文書法也因其文字的歷史延續性而極有生命力。“自清代,蒙古文就有毛筆抄稿,被視為歷史價值極高的書法作品;蒙古文對于漢族書法家或者説使用漢字創作的書法家也有幫助。其中,八思巴文字就有很多漢族篆刻家取來用做創作的內容。”內蒙古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朝洛蒙説。

    女書、水文、東巴象形文、女真文、西夏文、突厥文、滿文、錫伯文、哈薩克文、柯爾克孜文、察合臺文、回鶻文、朝鮮文、維吾爾文、彝文、傣文、壯文、白文、契丹文……眾多少數民族文字都有自己的書法形態。中國多民族文化相互影響相互交融也體現在書法上,歷史上存在著漢字書法與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並用並美的現象。《涼州重修護國寺感通塔碑》是用西夏文、漢文共同書寫,《大元肅州路也可達魯花赤世襲之碑》用回鶻文和漢文書寫,北京居庸關雲臺券門內壁的《元如來心經石刻》甚至使用了梵文、藏文、八思巴文、回鶻文、西夏文、漢文6種文字,清朝的聖旨文書除了滿、漢文字並用外,有時也漢、滿、蒙、藏多種文字並用,每一種文字都體現出獨特的書法美感。“歷史上少數民族文字書法是中國書法大家庭中的一員,在民族團結呈現新氣象的今天,應該認真研究中國書法史上的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學術價值和審美價值。”來自少數民族地區的書法專家如是認為。

    異彩書林拓寬路徑

    1983年,啟功先生北遊內蒙古,觀賞蒙古文書法,揮毫寫下“書林異彩,蒙漢同春”。新當選的中國書協副主席何奇耶徒至今仍感念啟功先生對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發展的肯定。隨著新時期中國書法的大發展,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也獲得了極大發展。

    今天,少數民族地區的大學、藝術學院中都有關于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創作和理論的課程或專業。據朝洛蒙介紹,蒙古文書法教材即用蒙古文書寫,有關蒙古文書法創作的論文和論著也有不少。現在內蒙古自治區還成立了專門的蒙古文書法家協會,舉辦過不少蒙古文書家個展和群展。對于能為書法篆刻提供更寬路徑的八思巴文,內蒙古書協副秘書長、呼和浩特市書畫院副院長李力更覺得那是蒙古文的驕傲:“很多內蒙古篆刻家的八思巴文印章都在全國性展覽中獲獎。這説明蒙古文字不僅符合中國書法審美要求,而且具有延續性和流傳性。越在基層,以蒙古文創作書法的比例就越高。”內蒙古書協今年還計劃舉辦專門的蒙古文書法作品展覽,以期激發出更多優秀的蒙古文書法作品。“近年來西藏自治區對于藏文書法的長久發展也做了不少努力,自治區書法家中有60%至70%在用藏文進行書法創作。”巴珠説。據他觀察,西藏自治區的展覽中,有超過一半的作品都是用藏文書寫的。

    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價值也開始受到民族地區之外各方的重視。2008年,德昂灑智藏文書法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去年,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了22種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展,中國書協舉辦的一些大型展覽中,出現了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作品。前些年中日書家也曾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過中國少數民族古文字書法展,香港也有書家數十年來從事少數民族古文字書法創作。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獨特的審美價值開始為更多的人所關注。

    隱藏的障礙

    雖然少數民族文字的書法在近些年得到社會的大力扶持,但全國性的研究、展覽包容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還沒有成為常態現象,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不僅對于多數書法欣賞者來説顯得很陌生,甚至多數書法家對于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都知之甚少。中國書協理事金運昌表示,書法界對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教育、理論發展確實還較為陌生。對我國書法高等教育深有研究的中國書協理事、首都師范大學教授葉培貴亦介紹,雖然一些教師在做相關課題的時候會涉及到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但目前絕大多數綜合大學的書法教學內容還沒有關涉少數民族文字書法。

    文字結構的不同形成不同的書寫形態和審美范式,而中國書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種閱讀的藝術,少數民族文字通用性范圍因此也限制了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接受范圍。但書法最主要的特質是抽象的線條藝術,少數民族文字與漢字一樣也是線條結構的組合,因此最主要的障礙還是目前的中國書法理論主要是以漢字書法為觀照對象。“少數民族文字與漢字的淵源深遠,但它們在審美上確有極大差異,這是導致目前書法學界及大型展覽難以顧及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重要原因。”中國書協理事李一表示。葉培貴認為,這種差異也會被多數書家視為創作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困難:“以寫漢字書法為主的書家能否找到創作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作品的辦法,也是一個挑戰。”在中國書協副主席陳振濂看來,少數民族文字書法要真正走向全國需面對自我證明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需要學科建設和厘定學理概念,目前學術準備不夠,學術支撐乏力。”

    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發展過程中,其在通篇結構、章法布局及引領管帶、首尾呼應、氣運流動、起伏隨勢、筆毫捻轉、寓情寄意等手段上,都深受漢字書法傳統的影響,因為書家在書寫工具、紙張運用、落款用印、美學理念等方面與漢字書寫其實有著諸多一致。這實際上也為構建漢字書法與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相通的審美體係奠定了基礎。

    少數民族文字書法與漢字書法一樣,都是線條的藝術。在中國書法發展史上,一種新字體的産生,一種古文字的發展,都能給書法創作帶來新的活力。在今天,許多書家為突破既有創作范式,而努力向並沒有進入書法經典譜係的一些上古字體或民間書法吸取營養。少數民族文字實際上完全可以成為今天中國書法發展的一種新元素、新素材。那些漢字書法和少數民族文字書法並重的書家的藝術實踐也表明,少數民族文字可以拓展為中國書法新的藝術載體,極大地豐富當今中國書法藝術的表現力。

    在另一個層面上,發展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還可以促進民族文化形式的豐富多樣,成為凝聚民族團結的有力工具,這也是何奇耶徒認為的,應該從政治高度和文化高度上去重視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發展的原因——“對少數民族文字書法的認識研究,會促進中國書法向更高境界發展。通過更多的展覽,讓更多的書家去認知少數民族文字書法,從中吸取營養,在中華文化的大概念之中,均衡發展少數民族文字書法,這將極大豐富中國書法文化。”

中國音樂專刊
中國舞蹈專刊
中國民間文藝專刊
中國書法學報專刊
重大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