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雜技>雜技人

為中國雜技和舞臺藝術貢獻綿薄之力

時間:2017年11月21日 來源:中國雜技家協會 作者:
0

  2010年,在中國雜技家協會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邊發吉當選為中國雜技家協會主席,許多人都知道邊發吉是音樂人出身,沒靠過大頂(倒立的別稱,雜技基礎動作),但邊發吉説 “我跟雜技已有40年的緣分了”。 

  邊發吉1957年出生于河北省肅寧縣,12歲進入肅寧縣雜技團,後來又進入河北省雜技團,雖然在一段較長的時間中,他的工作一直以音樂為主,但對雜技的耳目染,用心揣摩,熱心扶助,使他最終成為整個雜技團中最為倚重的人。 

  1989年,邊發吉擔任河北省雜技團團長,這個崗位使全面而深入地介入了雜技工作,一步步成為名副其實的雜技專家。他經常率團出國演出、擔任國際雜技比賽評委,足跡遍及60多個國家。每到一處,他不僅觀摩雜技,還徜徉在歌劇、音樂劇、舞劇、話劇等舞臺藝術中,熟悉了很多國家的舞臺藝術表現手段、地域文化和藝術理念。20世紀90年代,他專程到美國學習舞臺調度、燈光、舞美等,後又在北京大學攻讀碩士研究生,係統深入地學習了中西方藝術學、美學和哲學。  

  由于充沛的才識、情懷和迫切的工作需要,邊發吉開始嘗試雜技編導創作。認識到任何一個偉大的時代都必然産生一種偉大藝術,而這種偉大藝術必然帶著時代氣息和烙印。我們所處的時代是現代和後現代交叉的時代,文化多元、娛樂方式多樣,就舞臺藝術而言,目前任何一種單一的藝術門類都不能完全滿足市場和受眾的審美需要“雜交性”的藝術表現觀眾希望看到因此在創作中,要採用假定、虛擬、寫實、時空自由流轉等藝術手法,以多角度、多中心、多視點、多層面的視覺效果,呈現這個時代的審美圖像。具體到雜技,應以雜技為主,兼容其他藝術門類使雜技作品更有生命力。  

  在這樣的創作理念指導下,邊發吉在創作實踐中大膽探索雜技與其它藝術門類的結合“離經叛道開新徑、違師背典出奇章”的改革精神和膽識,先後創作、組織、策劃、編導了分別榮獲第6屆中國藝術節優秀劇目獎、第1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首屆中國雜技金菊獎優秀劇目獎、第18屆星光獎一等獎的《故鄉》、《中華魂》、《天緣》、《玄光》等大型雜技主題晚會,策劃編導了分別榮獲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金獅獎和法蘭西共和國總統獎的《四人頂技》、《聖壇祭》、《集體武術》、《輕蹬技》等雜技節目,策劃編排了廣受國內外專家好評和觀眾歡迎的《風雨同舟》、《太陽頌》、《燕趙風韻》、《英雄河北》、《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等大型文藝晚會,他還擔任中宣部、文化部、中國文聯主辦的《雜技節目金獎晚會》的總導演,由他擔任總導演的大型綜合晚會《森林密碼》,以世界最大的實景舞臺、參加演出人數和動物最多、投資過億成為當今國內頂級水平的藝術作品,其編導的《夢幻西遊》大型雜技晚會,在深圳世界文博會上獲得青睞。 

  對雜技的創作實踐和深入研究中,邊發吉逐步形成了一套理論體係。他與周大明合著的《雜技概論》出版後,填補了國內乃至世界雜技藝術理論的空白,在雜技界引起強烈反響。主編《河北雜技》和《吳橋雜技老照片》,分別介紹河北雜技的發展演變進程和中國吳橋雜技的歷史既有珍貴的史料價值,又有較強的可讀性。  

  在邊發吉的雜技生涯中,推廣和發展吳橋雜技藝術節是濃墨重彩的一筆。1989年,作為吳橋雜技節演出部主任,他開始參與吳橋雜技節,講起當年,邊發吉説“當時來參加雜技節的國外團體非常少,後來經過我們大家的努力,吳橋雜技節越來越完善,最終發展成為今天的世界三大雜技賽場之一。”  

  雜技在中國有著2000多年的歷史,吳橋是“世界雜技的搖籃”,在吳橋雜技節創辦之前,世界上最著名的兩個雜技節是摩納哥的蒙特卡羅國際馬戲節和法國巴黎的“明日”與“未來”世界馬戲節。 

  如何利用河北的資源優勢,打造一張世界性的文化品牌?1987年1月,河北省委研究決定,借用“吳橋雜技”這塊金字招牌,舉辦中國吳橋雜技藝術節。時任省委副書記、省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會長的李文珊為雜技節確定了發展目標:“要逐步使石家莊成為國際雜技比賽的第三賽場。” 

  有夢想就有未來。 1987年首屆雜技節舉辦以來,吳橋雜技節秉承著“門類齊全、技藝高難、崇尚創新、同類領先”的原則,精選各種節目來參加比賽,1993年,第四屆吳橋雜技節吸引了亞洲、歐洲、非洲、美洲、大洋洲等五大洲的雜技演出團體,基本上涵蓋了世界各雜技強國。1995年,第五屆吳橋雜技節上,27個參賽節目中,境外節目23個,境內節目4個,國外參賽節目佔到節目總數的85%。至今已有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0多個節目參加了比賽和演出。帶隊前來參加比賽的哈薩克斯坦國家大馬戲院院長哈立克説:“如果要評比雜技大賽場的話,吳橋雜技節至少可排在世界第三位。”  

  吳橋雜技節對中國雜技藝術的影響是為國內的藝術團體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門,對于國內的許多演員雜技藝術院團而言,吳橋是他們的第一個賽場,也是他們邁向世界的起點。雜技節本身所具有的交流溝通的功能更對促進國內雜技藝術的發展具有積極的意義。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來自瑞典的評委芭芭拉女士,被問及對近些年來中國雜技的發展和世界雜技演化的趨勢怎麼看時,她拿出了一張國內某雜技團新節目的英文介紹冊頁,指著上面特別列出的作曲、舞美設計等的名單對記者説,現在中國的雜技都會有專門設計的音樂,不再像以前那樣隨便拿過一段音樂就可以表演,這是她來吳橋作評委這麼多年後發現的一個很明顯的改變。 

  顯然, 每兩年一次的高規格賽事,給國內雜技界提供了一個“開眼看世界”的機遇,規格很高的海外節目以及水平很高的國際評委團的到來,給雙方的溝通和交流創造了很好的機會,這些都有助于國內的雜技不再片面追求技巧難度,而是向著融合多元化的藝術元素的綜合藝術的方向發展。 

  任何一個節慶品牌都不是單一和孤立的,它的輻射力、影響力越大,生存空間就越大,發展就越快。雜技節創辦之初,組委會就在注重比賽競技的同時,著力開發其藝術價值和娛樂功能,而且把經貿、文化、旅遊等融為一體,努力形成“大文化”格局,使雜技節顯示出蓬勃生機和活力。在1991年舉辦的第三屆吳橋雜技節上,組委會不僅在主會場安排雜技比賽,還另辟地點,安排民間、專業雜技展演,吸引了大批觀眾,場面火爆。同時,組委會還舉辦了“吳橋雜技史展覽”、“雜技學術研討會”,文化夜市等民間民俗文化活動。 此後,吳橋雜技節不斷豐富節慶內涵和容量,開展多種形式的學術文化交流、國際馬戲論壇、雜技演出項目洽談、地方民俗文化展演、中國雜技展覽、雜技之鄉參觀交流、馬戲大篷專場演出等活動。尤其是從第七屆開始設立的國際馬戲論壇,成為世界雜技三大賽場中獨有的品牌項目,被譽為世界馬戲理論的研究中心。 吳橋雜技節已經由單一的賽場在向著綜合性國際文化節慶的方向轉變,吳橋雜技節的交流與平臺的功能得到了更多的發揮。  

  1999年起,吳橋雜技節開始由文化部與河北省人民政府共同舉辦,正式升格成為與上海國際藝術節、北京國際音樂節、“相約北京”國際藝術節齊名的四大全國國際性文化節慶活動之一。2005年,吳橋雜技節被國際節慶協會評選為“中國最具國際影響力十大節慶活動”。評委會評價説,吳橋雜技節是中國舉辦歷史最長、規模最大、影響最廣泛的國際性雜技藝術節,具有廣泛的國際影響力和公眾參與性,推動了世界雜技藝術的發展。 

  對于如何把吳橋雜技藝術節辦得更好邊發吉説:吳橋雜技是我們的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寶貝,吳橋雜技節是我們將吳橋雜技發揚光大打造出來的世界知名品牌,是打開世界的一把金鑰匙。隨著國家對文化建設的重視和認知,享譽世界的吳橋雜技節,其彰顯的作用定會越來越明晰。 

  除雜技以外,邊發吉還在大型綜藝晚會以及戲劇領域拓展自己的藝術空間。他策劃導演的大型綜藝晚會《英雄河北》、河北梆子《長劍歌》、魔幻舞臺劇《黃粱夢》令觀眾耳目一新,印象深刻。  

  “藝術的終極是美,藝術的生命力在于創新,不論是雜技藝術,還是其他藝術種類,我們都要進行嘗試性、前瞻性的謀劃,要抓住時代和大眾的審美需求,創作出更多觀眾喜愛的藝術精品。”邊發吉表示,將會在藝術創新的道路上努力前行,為中國雜技,乃至中國舞臺藝術的發展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