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雜技>熱點推薦

不斷創造美與奇跡的中國雜技

時間:2018年12月1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高 偉(《雜技與魔術》雜志主編)
0

  改革開放40年,中國雜技在對舞臺造型“美”的追尋中進行著雜技語言的現代化探索,在文化體制改革中率先而動並經受考驗,在市場經濟大潮中探尋“藍海”,前行的腳步從未停息,創造了雜技事業的輝煌。其間,創作觀念的革新、審美風格的變化、作品形態的更迭,始終追蹤時代、文化的變遷,與之交融、碰撞,描畫出自己獨特的風景線。

  新時期:聚焦創作 顯技世界

  夏菊花的傳人李莉萍表演的《頂碗》曾于1983年獲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金獎

  改革開放40年,雜技事業始終與時代發展變革同步。1979年3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僅三個月後,文藝界以承包經營責任制為主要模式的管理體制機制改革率先在雜技界展開,這是雜技界迎合國家改革大勢,以文化自覺和自信而採取的主動作為。上海魔術團第一個提出了“全民所有,企業管理,國家不包,自負盈虧”的改革方針,隨之上海雜技團、廣州雜技團、沈陽雜技團、中國雜技團陸續進行了體制機制改革。改革立顯成效,雜技團的生存狀況得到明顯改善,演員實現初步富裕,雜技藝術創新創作水平也在短時期內得到極大的提升。雜技界的改革經驗得到了中宣部、文化部的肯定,文化部為此還向全國文藝界發了簡報。

  全國文藝界的改革發展,尤其是1979年第四次文代會的召開,敦促雜技界成立自己的組織——中國雜技家協會,實現幾代雜技藝術工作者的夙願。1981年10月28日,中國雜技藝術家協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萬裏,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習仲勳出席了閉幕式。夏菊花當選為第一屆主席,此後,她連續擔任5屆主席,成為中國雜技界的標志性人物。中國雜技家協會成立,雜技藝術工作者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從此,這個“家”團結帶領全體雜技藝術工作者在黨的領導下,開創新歷史,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譜寫出嶄新篇章。

  改革成果首先體現在雜技創作上。爭分奪秒發展被耽擱十年的雜技事業,提高雜技創作水平,是雜技藝術工作者的內在追求;而因為傳統的因循,技巧極限探索是他們的畢生追求,因此,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雜技創作的特點是:著力開掘雜技本體語言——人體所能達到的技巧極限。于是大批優秀作品被創作出來。廣州雜技團的《頂碗》《滾杯》1981年第一次參加法國巴黎“明日”世界雜技節比賽,武漢雜技團的《頂碗》1983年首次參加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都奪得金獎。她們的表演震驚了世界,因為這是西方世界第一次觀賞到來自東方的中國雜技,他們被中國雜技高難度技巧與獨具魅力的中華文化特色所折服。這個時期的作品,技巧突破傳統、審美指向當代,達到了新的創作高度。

  中國雜技家協會成立之時即把雜技理論建設作為重要任務放在突出位置。1981年9月,《雜技與魔術》雜志創刊,這是雜技界第一本也是唯一的專業期刊。雜志突出思想性、專業性、理論性、知識性,為雜技理論建設起到了推動作用。1983年3月,全國雜技創新座談會召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雜技歷史上一次規模空前的理論探討大會。中國文聯主席周揚、中國文聯副主席陽翰笙、文化部副部長周巍峙參加會議並講話,對雜技事業發展、藝術創新創作、雜技理論建設給予指導。座談會後,雜技理論得到了長足進步,産生了一批理論文章,如《節目的創新與創新的節目》(徐志遠)、《北派、南派、海派》(王峰)、《尊重自己的獨特個性與風格——雜技創新節目之思考》(藍天、曦文)等;出版了一批理論著作,如《中國雜技藝術》(上海雜技團編)、《中國新文藝大係·雜技集·1949—1982》(主編夏菊花,副主編馮光泗、王峰)、《中國魔術》(曾國珍、楊曉歌著)等,對指導雜技創作,厘清一些理論認識産生了積極作用。

  雜技教育在新時期最突出的成就是在全國成立了五所雜技中等專業學校:河北吳橋雜技藝術學校(1985年)、上海市馬戲學校(1989年)、河南濮陽雜技藝術學校(1992年)、北京市雜技學校(1998年,1999年增挂“北京市國際藝術學校”校牌)、遵義市雜技藝術學校(2000年),它們與團辦學員班並存,改變了過去師傳徒父傳子、口傳心授的舊教育模式,將雜技教育引入正規化、科學化的軌道。1986年,沈陽體育學院舉辦雜技教師大專班,為雜技界培養了第一批具備高等教育背景的雜技人才。

  雜技是具有世界性的藝術品種。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雜技開始了在更廣泛領域裏的國際交流借鑒,這成為當代中國雜技繁榮發展的標志。隨著國事活動的增多,雜技節目多次跟隨黨和國家領導人出訪,或者在政府舉辦的各種級別的大型外交活動中演出,受到普遍讚譽;民間文化交流更是數不勝數。

  中國雜技最為世人矚目的是在國際重大雜技賽場上屢獲殊榮,在摩納哥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法國“明日”世界雜技節、俄羅斯世界馬戲藝術節等眾多國際重要賽場上共摘取250余枚獎牌,中國在國際上贏得“世界雜技大國”的讚譽。1987年創辦的“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1992年創辦的“中國武漢國際雜技藝術節”,經過幾十年的歷練,已成為世界級重要賽場,提升了中國雜技的國際影響力。

  雜技是市場化程度很高的藝術品種,也是最早進入國際演出市場的中國演藝産品之一。改革開放後,最早的商業演出活動始于1980年上海雜技團赴美國演出,從此中國雜技家行走世界的腳步從未停歇,足跡遍布世界五大洲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據統計,中國雜技對外商演創匯佔據我國傳統文化産品80%以上的份額,在各藝術門類中位居榜首。中國雜技家通過自己的技藝,對外傳播了中華傳統文化和雜技藝術,這是中國雜技對外傳播的最大功績。雜技為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走出去”作了生動詮釋。

  魔術因獨特的審美一直受到年輕人的喜愛。上世紀80年代雜技界的體制機制改革以魔術為抓手展開,無意中掀起了魔術觀賞熱潮,帶動了魔術的創作,上海魔術團的《水遁》《書畫幻術》《巨球幻影》,上海雜技團的《牌技》都具有較高的水平。廣州雜技團由梁義、余劍創排主演的魔術晚會,薈萃了中外傳統與當代魔術,新穎、新奇,輔以滑稽和舞蹈,使晚會歡快、幽默又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

  雜技滑稽有雜技元素,不同于戲曲、曲藝中的滑稽,是雜技的喜劇化品種,分“單場滑稽”“幫場滑稽”“串場滑稽”。上世紀80年代,羅秉松、高俊生、潘連華、李春來、肖桂雲、吳衛民、何中傑、董爭臻等一批雜技演員轉型滑稽表演,帶動了滑稽發展。劉全利、劉全和兄弟于1992年在第九屆意大利國際醜角比賽中奪得“金小醜”獎;1998年中國雜技金菊獎在天津舉辦了首屆全國滑稽邀請賽,共評出金獎5個,銀獎6個,銅獎7個,顯示出當時我國滑稽創作水平可與世界滑稽比肩。

  馬戲在我國又稱“馴獸表演”。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新中國馬戲業發展繁榮的年代,之後隨著社會時局變化而走向衰落。改革開放後,馬戲事業復興。從70年代末開始進入10年發展黃金期。那時,民營馬戲主要活躍于城鎮鄉村、動物園和風景旅遊區,大型國有雜技團的馬戲除了在國內演出外,還登上國際演出舞臺,這成為我國馬戲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上海雜技團的《馴熊貓》(陸星奇表演)更在世界獨樹一幟,成為中國馬戲的鮮明特色。

  民間雜技一直是我國雜技事業發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民間雜技,泛指在國有體制外從事雜技活動的團體、班社和個體。改革開放,民間雜技活動如火如荼展開,從最初幾個人、幾件道具、一輛平板車,在城市街巷或鄉村田間地頭演出,到逐漸走出本地走向全國。他們活躍了最底層文化市場,豐富了基層群眾的文化生活。

  改革開放新時期的前二十年,雜技發展集中于創新創作,以創作成果彰顯中外雜壇,雖與我國文藝傳統的“文以載道”尚有距離,但其“顯技”能力和高度,在國際獨領風騷,為世人矚目。

  新世紀:多元並存 技、藝創新

  照鏡子 劉全利 劉全和

  世紀之交,社會多元化發展,藝術創作向市場經濟轉軌;加拿大太陽馬戲團的崛起,衝擊著我國固有的“技”的集合與突破的創作觀念。中外文化的碰撞交融,自身內在意識的覺醒,觀念與方法的創新成為新動力。

  在節目的意象化、情節化追求方面,雜技與舞蹈、音樂、舞美等藝術元素有效結合,實現了由“技”向“藝”的轉化,最典型的如可以載入史冊、贏得無數大獎的《東方天鵝——芭蕾對手頂》以及《行為藝術——度》《俏花旦——集體空竹》等。節目表達了創作者對社會、歷史、藝術、生活的理解,創新性地提升了雜技的藝術品質。

  在大型雜技作品的主題化和劇情化創作方面也涌現了大量優秀作品節目。一是雜技主題晚會。1994年,展示我國西南少數民族地區風情和文化的雜技主題晚會《金色西南風》,由成都軍區戰旗雜技團團長李西寧主持創排。該晚會在節目之間有一種內在邏輯的貫穿,它們都服務或服從于主題含義下文化意義的表達,形成了整臺晚會的藝術境界。《金色西南風》創新了雜技晚會的形態,推動了我國雜技主題晚會的創作。此後十數年間,《天幻》係列、《中華魂》《龍獅》《依依山水情》《生命·陽光》等數十部主題晚會上演。當然,有很多晚會因為文化積累不足,水平參差,其中多數仍需要進一步強化表達方式和文化價值意識。二是雜技劇。2004年3月25日,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在團長寧根福主持下創排的《天鵝湖》在上海大劇院成功上演,標志著中國雜技“劇”的誕生。《天鵝湖》獲得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入選“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優秀劇目,並在國內外獲得很多大獎。它的創作實踐表明,雜技作為一門藝術,其本體語言係統完全有可能演繹敘事作品。

  《天鵝湖》之後也涌現出不少成功之作,如《ERA——時空之旅》《敦煌神女》《功夫傳奇》《霸王別姬》《你好,阿凡提》《花木蘭》《西遊記》等。其中多個劇目入選“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優秀劇目,還有一些劇目獲得“文華獎”。主題晚會、雜技劇是改革開放時代最具代表性的雜技藝術形式,它是雜技創作者追求藝術價值與審美價值的選擇,是文化市場演變引發的作品革新的結果。

  為引領雜技創作方向、全面提升雜技創作水平、扶持相對弱小雜技團體共同發展,中國雜技家協會和各地方協會通過舉辦評獎辦節、培訓和各類雜技交流展演活動,發揮出重要作用。

  中國雜技金菊獎創辦後,中國雜技家協會即將理論評獎納入“金菊獎”的子項中。評獎近20年,共進行了八次全國性理論評獎,推出一批優秀理論作品。此外,中國雜技家協會還通過在全國各地舉辦雜技理論研討、論壇、培訓等活動,培育人才,推進雜技理論建設。雜技理論成果日漸豐富,個人著述有《雜技美學》(唐瑩著)、《雜技概論》(邊發吉、周大明著)、《中國雜技史》(傅起鳳、傅騰龍著)等。

  中國雜技家協會2004年與北京師范大學合作,連續開辦了三期雜技編導大專班;2009年舉辦“上海國際雜技教育論壇”“發展雜技高等教育研討會”,探討雜技高等教育發展路徑。

  魔術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普及。在這個背景下,經過精心籌備,由文化部、中國文聯和北京市政府共同主辦的國際魔術聯盟第24屆世界魔術大會于2009年7月在北京召開,這是世界魔術界最高級別的盛會第一次來到中國北京,吸引了世界各國2500多位魔術師參加,也使魔術在我國更多年輕人心中扎下了根。

  從2009年起,劉謙先後四次登上央視“春晚”的舞臺,造成一種魔術文化現象,魔術發展形成持久效應。尤其在高校,高校魔術聯盟應運而生,大學生魔術愛好者成為魔術發展的一支生力軍。

  中國雜技家協會和各地方政府文化管理部門也把魔術作為發展文化事業的一個抓手,通過舉辦多種多樣的魔術文化活動,活躍社會文化生活,這樣的魔術活動主要有:上海國際魔術節、西湖國際魔術交流大會、北京國際魔術大會、京津冀雜技魔術展演、兩岸四地大學生魔術交流大會、粵港澳臺魔術交流展演等。活動加強了中外魔術交流,培養一批魔術青年走上專業道路,促進了魔術藝術的發展和提高。

  隨著時代、社會發展,市場經濟對文化藝術創作的影響日益顯著,雜技舞臺愈加唯美、時尚,創作上追求情節化、戲劇化效果,滑稽逐漸被邊緣化,只有“串場滑稽”還偶爾現身;創作表演人員大幅萎縮,唯有劉全利、劉全和堅持滑稽作品的創作和表演至今。近20年時間,滑稽藝術在行業層面發展極為緩慢。

  馬戲業從90年代到新世紀發展艱難。在劇團體制改革以及動物飼養成本激增、檢驗檢疫手續繁瑣等諸多因素的影響下,國有雜技院團的馬戲隊伍紛紛解散,民營馬戲成為我國馬戲業的支撐。民營馬戲團眾多的安徽省成為我國馬戲表演業的大省,馬戲表演業佔據全國馬戲行業的半壁江山的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被中國雜協命名為目前唯一的“中國馬戲之鄉”。此外,河北吳橋、河南周口、四川德陽等地民營馬戲也比較發達。

  社會文化轉型,帶動文化産業的發展。資本進場使雜技創演水平、市場佔有率得到大幅提升。2005年9月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上海東方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上海雜技團/馬戲城三方合作投資,成立上海時空之旅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創作經營多媒體夢幻劇《ERA——時空之旅》。到2018年6月底,該項目演出5003場,觀眾近500萬人次,票房收入6.2億元。該劇曾獲“2006—2007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

  創于2000年的廣州長隆國際大馬戲是我國目前規模最大的專業雜技馬戲城,走的是雜技旅遊産業發展之路,年收入突破5個億。深圳華僑城集團分布在北京、上海、成都、武漢、深圳等地的歡樂谷主題公園從2001年連續舉辦高水平的國際魔術節,其社會影響力和經濟效益都很可觀,産業化水平也在逐年提高。1993年創辦的吳橋雜技大世界旅遊有限公司實行公司化運作,集雜技演出、民俗、人文、交流于一體,逐漸形成品牌,為吳橋縣旅遊經濟做出了貢獻。北京朝陽劇場、東圖劇場、虎坊橋工人俱樂部常年駐場演出,以及全國各地各類型的雜技魔術演出,為各地方旅遊文化和經濟發展做出了貢獻。

  全國還有很多民間雜技團體,都初步形成産業規模,它們從國內走向世界,帶動了地方經濟和文化産業的發展。河南、安徽、山東等省在40年中發展成為我國民間雜技的大省,雜技、魔術、馬戲的發展頗具規模,形成不少雜技村、魔術村、馴猴縣、馬戲縣。

  新世紀,雜技事業與産業全面快速發展,取得輝煌成就;雜技創作賦予節目一定的意象和情節已成為普遍的追求,雜技由“顯技”向“技”“藝”並存轉變,藝術品質得到極大提升。

  新時代:理論引領 再攀高峰

  文明記憶——脖支造型 浙江曲藝雜技總團

  歷史進入新時代,在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指引下,雜技創作踏上了從“高原”向“高峰”攀登的徵程。

  創作者對文藝和生活的認識逐漸轉向更廣闊的社會空間,題材更加多元和貼近生活,藝術的表達開始關注現實與人生,雜技創作在綜合藝術上的探索走向新的方向;國家藝術基金的扶持與資助,極大地促進了雜技創作水平的提升。《勇者無敵——蹬人》《彩陶情——頂壇》在題材與技巧結合上擴大自己的選擇空間;《瑤心鼓舞——蹬鼓》融合民族藝術元素,散發出鮮明的時代特色和時尚風採;《九級浪——桿技》表現人與風浪的搏擊,運用道具創新和高科技手段,豐富了雜技舞臺的表現力。大型作品有《冰秀》係列、《水秀》《那山·那水》《再見,飛碟》《小橋 流水 人家》等晚會,著重表達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紅色主題晚會和雜技劇《整裝待發》《破曉》《渡江偵察記》《地道戰》、改革開放題材劇《東方有竹》等作品,表現出創作者的社會責任和擔當意識。而興起于法國、受中國技巧能力啟發並有無限創意的“新馬戲”,其對人的情感和心靈世界揭示的創作靈感,喚起了我國雜技創作者對“人”與“技”的重新思考,並探索創作以“技”表現人的精神世界的作品,中國雜技團的新雜藝實驗劇《TOUCH——奇遇之旅》著力表現人類情感的共鳴,就是一次全新的實驗。這一創作傾向將開啟雜技提升人文價值的一次創新變革。

  2011年,十七屆六中全會上通過《中共中央關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全國文藝院團開啟了新一輪的文化體制改革。在這一輪改革中,雜技院團又走在前列,它們成為了文化市場中的獨立經營實體。改革是大勢所趨。改革因無以借鑒,其道路必然曲折,但是雜技人勇于擔當,他們將以自己的勇敢和拼搏精神闖出一條新的發展之路。

  雜技理論研究在中國雜技家協會的持續推動下有了較大發展。地方性的雜技理論研究活動也開展得有聲有色。如東北三省的雜技家協會聯合舉辦的“東北三省雜技論壇”,現已舉辦8屆,其影響力已經輻射至全國,成為雜技理論研究活動的品牌。中國雜技家協會主編的《中國雜技老藝術家傳略》《中國雜技藝術院團發展紀略》《中國雜技金菊獎理論作品獎獲獎論文集》陸續出版;廣西民族大學董迎春教授申報的《中國當代雜技創作研究》,獲得2017年度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立項,這是雜技類首個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資助立項的國家課題。

  2015年,中國雜技金菊獎理論作品獎子項被取消。面對新的形勢,在我國雜技沒有進入高等教育序列,沒有專門研究機構的現狀下,雜技理論研究工作應該創新發展理念、轉變發展思路,把通過評獎提升理論水平,轉向匯聚人才資源進行基礎性研究。雜技基礎理論的學科建設,亟須有實質性的推進。

  2018年,《雜技與魔術》雜志社舉辦了“全國優秀雜技理論作品徵集活動”,推選出10篇優秀作品,在雜技界産生了很好的影響。未來,雜志社將繼續在中國雜技家協會領導下,承擔起雜技理論研究的組織、引導、出版工作,與全國雜技界共同努力,推進雜技理論研究邁上新臺階。

  雜技教育近年來也有了新發展。吳橋雜技學校受文化部委派,代培國際學員;2017年,中國雜技團、北京市雜技學校與北京城市學院聯合成立雜技藝術學院,初探體係化的雜技高等教育;濮陽雜技學校與國家體委合作培養冬季運動項目運動員。這些開拓辦學的思路,將全面提升教育品質、提高教學水平,培養綜合發展人才。

  但雜技學校沒有全國統編教材,各校普遍使用自己編寫的校本教材,造成全國雜技教學水平不均衡。2018年,中國雜技家協會聯合北京一線師資信息科技研究院,主持編寫《中等職業學校雜技與魔術專業雜技專業課教學指導意見》,以此作為全國雜技教學的遵循,並為全國統編教材的編寫做了準備。

  新時代的對外文化交流活動更加頻繁。近年來,雜技多次為APEC峰會、G20峰會、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等許多重要國際會議和重要國事活動演出。雜技藝術家還活躍在世界各地的文化節、藝術周等對外文化交流活動中,在推動中華優秀文化走向世界的過程中發揮著雜技藝術獨特的優勢。此外,中國雜技家協會在各大國際賽場設立的特別獎“長城杯”,在國際馬戲界影響力越來越大。我國于2013年創辦的中國(珠海)國際馬戲節,經過五年的發展,已成為國際馬戲界狂歡的節日。

  在“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推進進程中,雜技將再次以自身所長服務于國家戰略,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向世界人民展示其深邃內涵和無窮魅力。

  經過40年發展,特別是近10年的快速發展,我國魔術的創新創作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憑實力已經可以與國際魔術界平等交流對話。中國魔術在世界魔壇佔有了一席之地。

  私營魔術文化公司近幾年也發展很快。傅氏雲機文化有限公司,是傅氏魔術第四代傳人傅琰東創辦,他借助自身的影響力,將公司運營得風生水起;奇幻森林魔術文化産業集團有限公司是目前我國魔術行業規模最大的創業公司,目前該公司完成3000萬元人民幣A輪融資,走上了産業發展道路。原中國雜技團的雜技演員胡金玲自創公司,開創魔術培訓産業,還與昌平區教委合作,在小學生中間普及魔術教育。

  近年來,雜技界重新認識滑稽在雜技表演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大力呼吁培養滑稽創作表演人才。2010年始,中國雜技家協會連年舉辦國際幽默藝術周;資助“劉全利劉全和幽默滑稽專場演出”;2018年10月舉辦了第十屆中國雜技金菊獎全國滑稽比賽。在中國雜技家協會指導下,江蘇的美式滑稽培訓班連續舉辦了三屆;河北舉辦了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滑稽表演人才創新能力培養”培訓班;上海市馬戲學校開設了滑稽專業教學等,經過上述諸多努力,現已培養出百余位滑稽創作和表演從業者,為我國滑稽藝術未來發展奠定了基石。

  馬戲業的發展環境近年來有所好轉。2013年,國家林業局起草相關許可證管理辦法,將“馬戲表演和生産經營”列為“野生動物馴養繁殖活動”的類別之一;2016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沒有禁止動物表演,只要繁殖飼養、經營利用、演出、運輸這四方面的證照和審批文件齊備,動物的馴養和表演就依規合法,這不啻讓馬戲從業者吃了一顆定心丸。

  雜技來自于民間,始終是最受群眾喜愛的藝術形式。在央視春晚的舞臺上,在文化惠民演出中,雜技獲得的掌聲最多。因此,改革開放40年中,不管是從最初的走街串巷、田間地頭表演,還是如今有組織的惠民演出,廣大雜技藝術家和雜技工作者始終堅持貫徹落實“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號召,廣泛開展“送歡樂下基層”“文藝志願服務”“精品雜技下基層”等多種形式的惠民演出活動,將雜技精品節目送到工廠、農村、礦區、災區、軍營、學校,送到最基層的群眾當中,激勵各界群眾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自己的力量。

  改革開放40年,正是世界文化交流互鑒的大融合時代,中國雜技在這個時代大潮中不斷創造著屬于它的奇跡,所以這是中國雜技勇敢探索、開拓創新、創造輝煌的40年,每一位雜技藝術家和雜技工作者以個體生命共同構築起中國雜技藝術的燦爛圖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作家藝術家應該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通過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文藝作品,書寫和記錄人民的偉大實踐、時代的進步要求,彰顯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在新時代歷史進程中,中國雜技工作者將秉承習近平總書記講話精神內涵,不忘初心,砥礪前行,讓雜技更好地為人民服務,讓雜技繼續在世界綻放藝術之美,讓雜技創造出更加輝煌的未來。

(編輯:白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