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聚焦新時代 探索新模式 呈現新氣象

時間:2017年12月13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

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李屹在金鐘獎開幕式後與藝術家們合影

  “金鐘響,金鐘響,金鐘聲聲傳四方,那是生命的光芒,那是心靈在歌唱,難忘這金鐘響……”這首深情的《金鐘之歌》由中國音協名譽主席傅庚辰作詞作曲,作為中國音樂金鐘獎的主題歌,當它再一次在金鐘獎閉幕式音樂會上唱響,讓人不禁感懷于剛剛經歷過的緊張激烈的賽程以及已舉辦了11屆走過了16年的金鐘獎之路。《金鐘之歌》那動人的聲音倣佛具有穿越時光的力量,像金鐘獎的標志取自中國古編鐘,取其“黃鐘大呂”“振聾發聵”之意,發端于新世紀的這項全國音樂界最高專業大獎,因此具有了時空的縱深感。與往事幹杯,和時代同行,第11屆中國音樂金鐘獎也注定會在中國音樂的大事記上寫下濃重的一筆。

  彰顯高規格、高水平,擴大品牌效益

  作為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後,音樂界舉辦的第一個全國性的音樂綜合性大獎,由中國文聯、中國音協、廣州市委、廣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11屆中國音樂金鐘獎可以説是業內重視、社會關注。本屆金鐘獎經過多輪次選拔,共有來自全國的250余名優秀選手獲得復賽資格,呈現出涵蓋范圍廣泛、年齡結構合理、整體水平較高的特點,展現當代青年音樂表演人才的國家級水準和時代風採。11月20日至26日,鋼琴、聲樂(民族、美聲)、古箏四個組別的比賽在廣州相繼開展。

  11月20日,第11屆中國音樂金鐘獎在廣州大劇院開幕。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李屹出席開幕式。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協主席葉小鋼,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韓新安,廣東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鄭雁雄,廣東省文化廳廳長汪一洋,廣東省文聯主席程揚等也參加了開幕活動。正如葉小鋼在開幕式致辭中表示,黨的十九大開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新徵程。面對新的時代、新的目標,文化藝術要承擔起更大的責任和使命。希望通過本屆大賽,進一步彰顯金鐘獎導向性和藝術性的有機統一,展示和推出更多優秀音樂人才和優秀音樂成果,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為繁榮發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事業,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作出新的貢獻。

  在舉國邁步走進新時代之際,金鐘獎以高規格、高水平的音樂演出拉開帷幕。據了解,除了發掘、培養優秀的音樂人才,本屆金鐘獎組委會也積極擴大了金鐘獎社會輻射效益,配套打造了係列金鐘獎惠民活動。除了賽事競演外,還舉行了曾任金鐘獎評委的知名音樂家參與演出的開幕式音樂會、“金鐘之星”音樂會、知名音樂家和本屆金鐘獎獲獎選手參加演出的頒獎典禮暨閉幕式音樂會、“金鐘進社區”惠民演出等,開放惠民票價、力推藝術惠民政策。

  在金鐘獎開幕式音樂會上,擔任本屆金鐘獎各項比賽評委的著名音樂家們獻上了精彩萬分的演出。歌唱家閻維文、吳碧霞、袁晨野、黃英等傾情演繹了《母親》《枉凝梅》《聞笛》《我愛你,中國》等歌曲,古箏演奏家王中山的一闋《滿江紅》家國天下心,小提琴演奏家呂思清獨奏《卡門幻想曲》技巧絢麗多姿,鋼琴演奏家韋丹文鋼琴獨奏演繹名家風范,二胡演奏家宋飛的《江河雲夢》讓人忘情回味,中國音協副主席、著名指揮家張國勇指揮廣州交響樂團的合奏帶來一場文化盛宴。

  實際上,從金鐘獎走出來的很多人才,如今都已經成為國內外一流的歌唱家、演奏家。就在本屆金鐘獎的激烈競賽期間,11月23日舉辦的“金鐘之星”音樂會便是一次高質量的巡禮和匯報。音樂會由著名指揮家林大葉指揮深圳交響樂團參演。第九屆金鐘獎聲樂美聲組金獎獲得者王傳越演唱了歌曲《跟你走》和選自歌劇《圖蘭朵》的《今夜無人入睡》;獲得第七屆金鐘獎古箏金獎的劉樂帶來了獨奏《儂》;獲第六屆金鐘獎聲樂美聲組金獎的郝苗唱響了歌曲《我愛你,中國》和選自歌劇《唐·卡洛》的《不幸的恩賜》;獲第三屆金鐘獎小提琴金獎的岳麟帶來了小提琴協奏曲《音詩》;獲第十屆金鐘獎聲樂美聲組金獎的張學樑演唱了歌劇《藝術家生涯》中的著名唱段《冰涼的小手》;第七屆金鐘獎聲樂民族組金獎獲得者王麗達帶來了民族歌劇《運河謠》中的《來生來世把你愛》和湖南民歌《瀏陽河》;第六屆金鐘獎二胡金獎的孫凰上演二胡獨奏《藍花花敘事曲》;獲第五屆金鐘獎聲樂民族組金獎的吳娜演唱了民族歌劇《洪湖赤衛隊》中的《沒有眼淚沒有悲傷》和歌曲《江山》;第二屆金鐘獎鋼琴金獎的獲得者譚小棠在樂隊的協奏下彈奏了鋼琴協奏曲《黃河》第三、四樂章。這些往屆金鐘獎金獎獲得者帶來的精彩演唱演奏令現場的觀眾大呼過癮,更對金鐘獎評獎的高水準有了直觀的認識。

  11月27日,經過復賽、半決賽、決賽的角逐,揭曉新一屆金鐘獎得主,金鐘獎頒獎典禮暨閉幕式音樂會在廣州大劇院隆重舉行。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和中國音協名譽主席傅庚辰、趙季平以及葉小鋼、韓新安、程揚,廣州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徐咏虹等出席了閉幕式音樂會。

  李前光在閉幕式致辭中説,本屆金鐘獎是黨的十九大之後首個音樂界盛事,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要造就一大批德藝雙馨名家大師,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創作人才。中國音樂金鐘獎一直以培育人才、激勵創作為己任,經過16年的不斷創新與發展,評獎機制更加科學,項目設置更加合理,比賽質量穩步提高,品牌效益與日俱增,受眾面不斷擴大,社會影響力逐漸增強。一批批的優秀音樂人才和音樂作品從這裏走出,並在全國乃至國際舞臺綻放光芒。李前光強調,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在代表時代風貌、引領時代風氣的徵程中,我們音樂工作者充滿艱巨的責任和光榮的使命。

  在閉幕式音樂會上,本屆金鐘獎部分獲獎選手為現場觀眾帶來精彩的演出:古箏獨奏《鬧元宵》、男聲獨唱《拉著駱駝送軍糧》、女聲獨唱《遠山》、鋼琴獨奏斯克裏亞賓《練習曲》、男聲獨唱《那就是我》、男聲獨唱《冰涼的小手》、古箏協奏曲《雲裳訴》、鋼琴協奏曲《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等。本屆金鐘獎評委、著名歌唱家萬山紅、戴玉強、迪裏拜爾、王宏偉等也相繼登臺演唱《我身後的你》《往昔的夜晚多寧靜》《金鐘帶我去飛翔》等曲目。音樂會由景煥指揮廣州交響樂團,並由星海音樂學院“星·聲”合唱團共同演出。

  注重權威性、導向性,嚴守藝術底線

  從2001年在河北廊坊創辦的第一屆開始,到2003年第三屆時永久落戶廣州,已舉辦了11屆的中國音樂金鐘獎也已走過16個年頭。從首次舉辦以來,金鐘獎始終立足音樂藝術本體特徵、結合音樂事業發展實際,經過不斷地探索、創新、完善與發展,專業性和權威性不斷增強,業已成為中國音協推動音樂工作的重要手段和繁榮發展音樂事業的重要平臺,成為規格最高、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全國性音樂類專業獎項。正如葉小鋼在金鐘獎新聞發布會上所説,“金鐘獎的成功舉辦,其意義已超越了單純的比賽。某種程度上,它已成為我們國家音樂藝術良好發展生態的表徵”。他談到,“尊重藝術規律,尊重比賽評獎的規律,這是‘金鐘獎’始終堅守的。”

  縱覽本屆金鐘獎,每一位選手不僅賽出了水平更賽出了風格;每一位評委不僅評出了優秀更凸顯了使命;工作人員嚴謹而負責;觀賽觀眾熱情而有秩序。韓新安表示,本屆金鐘獎在整體水平上都有提高,現場觀眾的熱烈掌聲和吶喊是最好證明。第一屆金鐘獎開始時還需要組織觀眾,並對大眾普及音樂、樂器知識,到如今從比賽到開閉幕音樂會都“一票難求”,説明比賽呈現出普及性、係統性、全面性的特點,全國優秀選手在這個舞臺上得到展示自己的機會。

  一開始就強調專業性、權威性、公正性和引導性的金鐘獎,評委和選手的超強陣容一直以來都是最大看點。而本屆金鐘獎評委産生,更是拓寬了渠道,進一步凸顯了公開公正的原則。據了解,本屆比賽的評委推薦主要主要有三個渠道:一是委托全國11家專業音樂院校推薦;二是委托中國音協第八屆主席團推薦;三是委托著名音樂家推薦。經過以上三個渠道的認真推薦,並按照評委庫人員數量達到現場評委的3倍數量的原則,形成了本屆金鐘獎四個組別的評委庫。而評委會的委員每屆聘任一次,為維護公正並保持評委會的新鮮活力,每屆均會改聘三分之一的評委。

  韓新安在本屆金鐘獎開幕之前的評委聯席會談到評委的使命與擔當時説,一是高度重視,深刻理解。為進一步完善評獎機制,強化評審紀律,按照中國文聯要求,從本屆金鐘獎開始,設立了監審委員會,初衷就是體現監督和信任的有機統一;二是不負信任,勇于擔當。正因為評委工作是金鐘獎的核心環節,也是金鐘獎取得成功的重要保證,專家評委可以説是使命光榮,責任重大;三是誠摯感謝,真誠拜托。金鐘獎的社會效應和導向引領功能的發揮,專業性與權威性的最大化凸顯,都與評委工作息息相關。正是在一代又一代音樂名家以高度的責任擔當和嚴守藝術底線、公平公正地評審,才能讓一批真正有才華的音樂新人從金鐘獎的舞臺走出。

  體現含金量、美譽度,改革評獎機制

  金鐘獎的含金量和品牌美譽度還體現在獎項壓縮。以往,金鐘獎曾設有終身成就獎、作品獎、表演獎和理論獎,並且在多地承辦過分項賽事。從2015年的上一屆開始,金鐘獎從四類獎項調整壓縮為作品獎、表演獎兩類獎項,取消了理論評論獎、終身成就獎。而這一屆則取消了作品獎,只保留了表演獎一項,且全部賽事回歸“大本營”廣州,不再有子項和分項賽事。據了解,金鐘獎積極響應國家文藝類獎項的深化改革要求,對獎項做了變動和壓縮。本屆金鐘獎只保留表演賽事,包括鋼琴、古箏、美聲和民族聲樂四項比賽。而今後,民族器樂比賽每屆只賽一項民樂樂器,西樂比賽則是鋼琴和小提琴每屆輪換,聲樂比賽只保留美聲唱法和民族唱法。

  另一個重要的舉措,在于今年金鐘獎鋼琴、古箏、聲樂(美聲、民族)的四項表演賽事經過復賽、半決賽、決賽的多輪角逐,最終評選出各五位金鐘獎獲獎者,但不再區分金、銀、銅獎,而統稱為金鐘獎獲獎者。正如葉小鋼所強調的,“金鐘獎作為國家級大獎,它的意義不止在遴選和推優,更重要的還是一種導向的作用。”

  對于評委和選手來説,本屆比賽有一個“大動作”——為確保大賽的公平公正,本屆金鐘獎在復賽階段採取了拉幕“盲聽”的方式進行評審。在復賽中,選手先抽好比賽場次,到比賽現場再抽取出場順序。在評委和選手之間設置一個大大的帷幕,評委開場前上交手機等通訊設備,評委、選手相互看不到,只靠聲音判斷。

  無論是鋼琴、古箏還是美聲、民族聲樂比賽現場,復賽階段每排評委席前面,都支起一個幕布,評委看不到選手的演奏,完全憑靠聲音作出評判。拉幕“盲聽”這個舉措無論對評委還是對選手來説,都是與眾不同的體驗。而這一舉措更讓印青、廖昌永、閻維文、范競馬等很多評委極力點讚。進入復賽的250余名選手中,不少選手的老師就是比賽評委,如何杜絕熟人托付或照顧學生,“盲聽”無疑是一個好辦法。

  “我覺得挺好。”金鐘獎聲樂比賽(美聲組)評委會主任廖昌永,聲樂比賽(民族組)評委會主任閻維文都不約而同地提到“盲聽”的好處,“這是很多國際聲樂比賽以及一些樂團考試的方式,在國外的聲樂比賽中也很普遍,這屆金鐘獎採用了這樣的辦法,十分恰當。在‘盲聽’比賽階段基本保證了最大限度的公正,完全是評誰的聲音好,誰的演唱具有音樂性和感染力。”實際上“拉幕”之後,評委的注意力可以更集中在選手的嗓音條件、作品完成程度、風格詮釋等方面,規避了很多不好的影響。廖昌永就表示,此次選手水平高而且相當接近,對評委而言分數很難打,需要在每一輪、每首作品、每個細節仔細去“摳”,確保結果的公平公正。

  素養更全面、更專業,真正優中選優

  在最終獲得本屆金鐘獎比賽的20名獲獎者中,專業音樂院校的學生依然佔了三分之二,很多都是在校學生,尤其是器樂部分,在鋼琴和古箏的比賽中更為突出,對專業性要求極高。如鋼琴復賽為15至20分鐘自選曲目,半決賽為45至50分鐘奏鳴曲、中國作品以及自選曲目等獨奏曲目,決賽階段是與廣州交響樂團合作,從規定曲目中自選1首鋼琴協奏曲,總時長也在45至50分鐘,演奏時長低于規定演奏時間的下限,就會被取消比賽成績。在鋼琴比賽中,很多選手選擇在決賽演奏高難度的協奏曲,像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等。鋼琴比賽的評委們普遍認為:“現在鋼琴選手的技術很好,除技術外對音色的研究是處理作品的關鍵,也是鋼琴演奏者修養的體現。”

  古箏比賽最終五名獲獎者有兩位由中央音樂學院選送,兩位由上海音樂學院選送,一位來自中國音樂學院,5位裏更是4位都是女生。此次古箏決賽階段第一次使用了交響樂隊(深圳交響樂團)協奏的方式,對于選手來説是更大的考驗,除了演奏技巧方面的硬性要求外,對選曲的要求和琴本身也有很高要求。金鐘獎古箏比賽評委會主任王中山、評委周煜國都不約而同地談到了選曲的重要性。從復賽階段的一首傳統曲目,一首創新曲目,到半決賽階段要演奏30分鐘左右的兩首新中國成立以來創作、改編的中國作品和一首傳統箏曲,再到決賽階段完成《如是》《蒼歌引》《望秦川》《雲裳訴》幾首當代作曲家的新作品中的一首。“古箏發展迅速,作為有著近三千年歷史的中國民族樂器的代表要與鋼琴打擂的話,其實更需要中青年一輩團結一心,出新曲出新人,古箏夢也是我們的中國夢。”中國音協古箏學會會長、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古箏專業委員會副主任的王中山不禁感慨到。著名作曲家王建民寫過不少古箏曲,作為古箏比賽評委會主任的他也表示,“古箏的演奏技藝現在已到了嘆為觀止的程度,當今需要在技藝發展的同時,表現出蓬勃的‘精氣神’。而在比賽曲目量的積累上,古箏與十分成熟的鋼琴、小提琴等樂器相比,還是差距很大。所以,更需要志向高遠,審美也要提高,使得古箏成為中國名副其實的第一大‘樂器’還需大家擰成一股繩。”

  在前幾年的金鐘獎比賽中,女選手實力雄厚,男選手相對弱勢,而近兩屆的聲樂比賽中,男選手的實力明顯提升,甚至開始“爆發”。獲得本屆金鐘獎聲樂(美聲、民族)比賽的10名獲獎者中,有7位男選手。金鐘獎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閻維文欣喜地表示,“這次大家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整體的水平很高,特別是男聲更是出彩。過去男聲的表現總感覺要弱一些,而這一次男選手演唱的作品,無論從演唱技巧、聲音的運用、所選的作品以及在舞臺上的表現,都非常搶眼。這是一個非常可喜的現象。”廖昌永不禁感慨。

  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作曲家印青覺得這屆選手在音樂表現力、作品完成度和情感表現幾個方面比往屆都要好,可以看出選手在音樂修養、文化內涵方面有所提高。而且這次選手們在著裝方面也有很大進步,摒棄過去過于濃烈的修飾,顯得素雅許多,更為專注于演唱本身。印青談到,民族組選手不僅新作品、改編作品演繹得很不錯,傳統民歌也唱得比過去好,“血脈”裏的東西更足了。從各個聲部選手的曲目量也可以看出無論是教師還是學校教育,為學生儲備的曲目呈現出豐富性,曲目選擇上非常專業。

  作為本次金鐘獎聲樂(美聲)比賽獲獎者,王澤南已經歷經五屆金鐘獎的“錘煉”,他不禁感慨道,金鐘獎就是對他這些年在聲樂道路付出努力的見證。從第一次參加金鐘獎到現在,王澤南的身份也從學生變成了職業歌劇演員。作為一名歌劇演員,他在舞臺上演歌劇的時候並不緊張,然而金鐘獎的比賽舞臺非常嚴謹,要留出很長一段時間去調整自己,包括調整身體狀態、聲音狀態,作為一位參加過幾屆金鐘獎的老選手,他風趣地説金鐘獎對于自己是“噩夢般的美妙存在”,同時也感恩金鐘獎見證了自己在歌唱道路上成長的過程。

  本屆金鐘獎聲樂(民族)比賽獲獎者于海洋表示,金鐘獎不僅是開始,更不會是結束,對于參賽選手而言,金鐘獎是一個歷練自我、提升自己的過程。于海洋談到上一屆金鐘獎的參賽讓自己看到不足之處,這一次他特意提前一年時間準備。從大學時開始參加選拔到真正踏上金鐘獎舞臺,他用了7年時間,而到今年參賽獲得好成績則用了整整10年,正是這樣的堅持讓他一點一滴積累了進步。

  其實,無論是否進入決賽,金鐘獎的比賽對于每位選手更像是“加油站”。這個舞臺很少有人一次比賽就可以拿獎走人,很多人都經過無數次歷練。評委們一致表示,選手不要因眼前失敗而氣餒,也不要因拿獎就沾沾自喜,要想成為一名優秀的藝術家需要經過千錘百煉,金鐘獎的平臺作用,正是為這些有實力的年輕人提供一個好的展示機會。

  (張初一)

  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韓新安為聲樂(民族)比賽獲獎選手頒獎

中國音協名譽主席傅庚辰,中國音協副主席張千一為聲樂(美聲)比賽獲獎選手頒獎

中國音協名譽主席趙季平,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建國為鋼琴比賽獲獎選手頒獎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協主席葉小鋼,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宏為古箏比賽獲獎選手頒獎

 

迪裏拜爾、王宏偉在金鐘獎閉幕式音樂會上演唱

 

閻維文在金鐘獎開幕式音樂會上演唱

 

王澤南在聲樂(美聲)比賽上

 

于海洋在聲樂(民族)比賽上

 

陳學弘在鋼琴比賽現場

 

程皓如在古箏比賽現場

 

王傳越在“金鐘之星”音樂會上演唱 

  【評委説獎】

好評委需要責任心、愛心、公心

金鐘獎聲樂(民族)比賽評委會主任閻維文

  這屆金鐘獎的整體水平很高,尤其是男聲有很大的變化、整體有明顯的提高。這次無論是演唱技巧、聲音運用,還有他們選擇的作品甚至最後在舞臺上處理作品的表現都非常搶眼。做一個歌手容易、做一個好歌手不易。這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選擇曲目上有古曲、民歌、藝術歌曲、戲曲、歌劇、創作歌曲,整個比賽7首歌唱下來非常不容易,因為不同的曲目要求的演唱風格以及處理是不一樣的。一個好的聲樂演員是要耐得住寂寞、下狠功夫沉下心來好好練習最後才有可能在這個舞臺上綻放他們的光彩。所以,我們欣喜地看到現在這些孩子越來越踏實了。做一個評委容易,做一個好評委不易。好評委需要責任心、愛心、公心!這屆比賽最大的亮點是“盲聽”,隔著屏風,99%都聽不出是誰,評委的打分完全靠選手現場演唱的水準決定,這就更公平了。這個賽事正一步步向更健全的方向發展。金鐘獎這個平臺非常好,每一位選手都應該把這次比賽當成起點和加油站,藝術這條路是很長的,要真正成為一個站得住腳的藝術家需要千錘百煉。 

比賽的“盲聽”規避不必要的風險

金鐘獎聲樂(美聲)比賽評委會主任廖昌永

  這次比賽的“盲聽”規避了很多不必要的風險,評委更多地關注的是選手完成作品的質量、嗓音條件、風格好不好、語言好不好這些問題。最後的結果我們還是十分滿意的,這表現在選手曲目積累、不同聲部平衡發展等方面。雖然在美聲前5名中沒有把各個聲部的人都攏進來,但從復賽到半決賽,男中低聲佔很大的比重,説明我們中低聲的訓練比以前有進步。另外,在本屆比賽中選手中外作品的完成度比較平衡。十多年前,我們做評委的就經常感慨唱不盡的《冰涼的小手》,聽不完的《為藝術為愛情》。現在選手、教師、教育一個很大提高就是曲目量的累積。曲目選擇也非常專業,技術上比較平均,聲音柔美度、音色厚度和濃度,都很不錯。西安音樂學院有位選手唱《幽蘭操》,唱得非常漂亮、很美。當然,有些選手在比賽中也顯現出了一些問題。在中國音樂金鐘獎這樣專業大賽上考量的是選手整個舞臺的綜合表現、要像個演員,對人物的把握、對舞臺的把控要更加準確,太學生腔會有些吃虧。有的選手比賽難免緊張,一緊張容易速度就有點快。希望他們把這些經驗帶回去。 

參賽選手帶出各個年齡的氣質

金鐘獎古箏比賽評委會主任王中山

  經過多年的歷練,這次的參賽選手帶出了他們各個年齡階段特有的氣質,與現在時代很好地結合,體現出本屆金鐘獎古箏比賽精彩紛呈的特點。本屆比賽復賽階段採用“盲聽”方式是非常好的。近年來,古箏的演奏出現了注重形式化、女性化等趨勢,舞臺的表演分量非常重,很多選手是看著鏡子在練習,“盲聽”讓選手們更加明確音樂的根本。此外,我們所有人還一定要弄清音樂是什麼?是真善美的體現!這次比賽中還是有選手在選曲上犯了以前經常犯的錯誤——全部選的都是充滿戰鬥性、吵死人的作品肯定是不合理的!我們評委在評分時還要衡量對作品和樂器把控的程度,因為這是演奏而不是戰鬥!“移風易俗,混同人倫,莫有尚于箏者矣。”古箏應該作為修身養性的方式之一、活在人們的生活中,你要拿著戰鬥的狀態來參加比賽一定會吃虧的。選手和你們的老師包括我自己在比賽後也應該要進行一係列反思,如何維護好中國音樂金鐘獎這個平臺、如何擺正良好的心態、如何發揚古箏的團隊精神。我們都是箏行者,繼承傳統,弘揚古箏文化,讓古箏藝術走向世界,我們永遠在路上。 

賽制有創新、選手能力強

金鐘獎鋼琴比賽評委會主任張千一

  擔任第十一屆金鐘獎鋼琴比賽評委有三點感受:首先,賽制有創新。本屆鋼琴比賽的復賽採取“盲聽”的賽制規則,從而有效避免了給“熟臉”打人情分、面子分的情況,更加體現了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其次,選手能力強。無論15-20分鐘的復賽表現,還是40-50分鐘對體力和素質要求都很高的半決賽,以及最後協奏曲競技的決賽,感覺每位參賽選手的整體能力都比較強,沒有出現晉級選手對下一輪的比賽準備不足的情況。第三,男選手多。近些年女孩子學器樂的越來越多,不僅弦樂和木管,打擊樂和銅管(包括長號這類樂器)都到處可見女孩子。但本屆金鐘獎鋼琴比賽卻是男選手佔絕大多數,這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鋼琴專業對體能和力度的別樣要求。

  採寫整理:裴諾 樂章

  攝影:張大勇

 

第11屆中國音樂金鐘獎獲獎結果

  聲樂(美聲)

  王澤南 天津音樂家協會選送

  張文沁 星海音樂學院選送

  秦侃如 中央音樂學院選送

  陳大帥 上海音樂學院選送

  王傳亮 星海音樂學院選送

  聲樂(民族)

  于海洋 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宣傳局選送

  郝亮亮 陜西省音樂家協會選送

  曾 勇 湖南省音樂家協會選送

  孔慶學 北京音樂家協會選送

  郭芳芳 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宣傳局選送

  鋼琴

  陳學弘 中央音樂學院選送

  郝一雷 中央音樂學院選送

  陳小雨 中國音協鋼琴學會選送

  李博文 中國音樂學院選送

  謝子薇 中央音樂學院選送

  古箏

  程皓如 中央音樂學院選送

  姚伊新 中國音樂學院選送

  楊雨桐 中央音樂學院選送

  趙墨佳 上海音樂學院選送

  鄧翊群 上海音樂學院選送


(編輯:王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