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音樂>音樂人

創新性和時代性,讓這個“喜兒”傳遞出當代中國的聲音

時間:2019年05月0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悅 劉冰宇
0

創新性和時代性,讓這個“喜兒”傳遞出當代中國的聲音

——專訪第二十九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歌劇《白毛女》主演雷佳

  在中國,還沒有哪一部民族歌劇,有《白毛女》這樣的影響力。

  作為延安魯藝在新秧歌運動中創作出的中國第一部歌劇,70余年常演不衰,不同時期的藝術家們各具風採又博採眾長的傾心演繹,使得這部民族經典歷久彌新。

  2015年,為紀念歌劇《白毛女》首演70周年,中國歌劇舞劇院排演了由雷佳主演的新版歌劇《白毛女》。此版在繼承經典的基礎上在內容以及表現形式上都有所創新,更加符合當代觀眾的審美,也更加突出人性和時代感。

  作為中國戲劇梅花獎的新晉得主,作為經典劇目《白毛女》中經典角色喜兒的第四代扮演者,雷佳對于參加第二十九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的競演劇目《白毛女》,對于民族歌劇有著獨特的見解和感受。本報記者在雷佳此次摘“梅”之際對其進行了專訪。

  梅花獎南寧競演是一場更加成熟的演出

  復排後的民族新歌劇《白毛女》于2015年在延安首演後,隨即開始了全國巡演,先後在北京、上海、廣州、貴陽、桂林、南寧等地演出,受到了各地觀眾的喜愛。

  無論是在簡樸的延安解放影劇院,還是在舞臺設施一流的上海大劇院;無論是在炎熱依舊的廣州,還是在白雪皚皚的長春,《白毛女》每場演出,都是座無虛席、一票難求。

  感人的故事,優美的旋律,讓許多觀眾感同身受,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演員們投入的表演,激情的演繹,更是讓全場不時爆發出長時間的熱烈掌聲。

  在談及此次《白毛女》在廣西南寧參加梅花獎競演的特別之處時,雷佳認為:“這是一場更加成熟的演出。我們從2014年組織復排開始,再到各地巡演,一路走來遇到很多情況,比如身體抱恙、舟車勞頓、高原反應等,但是每一次我都盡力將自己調整到一個最佳狀態,來迎接每一場的演出。南寧的這場競演,是在以往演出積累了大量舞臺經驗的基礎上進行的,無論是我還是其他演員,都在藝術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可以説這是一場更加成熟的演出。”

  在參加競演過程中,更令雷佳感慨的是整個團隊間的精誠合作,她説:“‘摘’梅固然令人向往,但更重要的是我們這個集體的成長,大家一起為這個劇努力,一起奮鬥,這種團結、相互愛護的精神是特別寶貴而令人珍視的,我覺得這個創作過程非常幸福。”

  《白毛女》作為唯一一部入選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現場競演的歌劇,在南寧與其它戲曲劇目同臺競演,在談及歌劇與其他競演劇目有何不同時,雷佳説:“歌劇《白毛女》誕生已經70多年了,無論是在藝術創造上還是社會影響上,都是非常具有傳承意義的,此次參演的其它劇目如昆曲《牡丹亭》、秦腔《馬前潑水》等也都是經典劇目,都經歷了不斷的傳承和發展。我覺得在舞臺的呈現上,每個藝術形式都有不同的魅力,能夠跟大家在一起互相學習,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雷佳主演歌劇《白毛女》劇照

  三個“新”讓《白毛女》回歸歌劇本體

  《白毛女》作為70年前的一部經典劇目,在當下的重新演繹中,如何為現代觀眾重現經典,同時又引起他們內心強烈的共鳴,對雷佳而言是首先需要面對的一個難題。

  她説:“對經典劇目的復排實際上是非常有難度的,因為前輩們創造了太多的高峰,他們塑造的很多經典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要繼承下來已然非常不易,還要發展,讓這個時代的人都能接受,這是一個不小的課題。”而新版的《白毛女》則巧妙地在傳承與創新之間找到了平衡點。

  關于這部劇的創新之處,雷佳提到了三個“新”:新唱段,新表達,新樂隊。

  “我最大的壓力就是如何讓今天的觀眾感受到《白毛女》至今仍是一部感人的歌劇經典,我在表演中常常要考慮如何拉近經典與觀眾的距離。”從一位純潔的貧家少女,到惡霸家受盡折磨的丫環,再到深山古廟裏的“白毛仙姑”,最後到滿腔憤怒的“白毛女”,雷佳的每一場演出都從歌聲和表演中向觀眾傳遞出時代的氣息,人性化的細節在她的細膩表達中特別動人心弦。

  “在這一次的版本中我們新加了一些唱段,比如喜兒在山洞中唱的‘我是人’這段是關峽老師新寫的,因為他覺得喜兒在這個時候發出‘我是人’的吶喊,最能體現她追求人的權利、生存的權利的意識和渴望,唱出了人的生存權利這一新的含義。此外還有喜兒和大春相認的時候唱的二重唱,用起伏不斷的傾訴,凸顯了愛情這一線索……都是體現人性化和時代性的重要的標志。”雷佳談道。

  關于“新表達”,雷佳解釋説這主要體現在一些唱段更加歌劇化的表達上,“如楊白勞死了以後,加了一段類似于安魂曲的歌唱——埋到東山根,還有像穆仁智知道楊家來搶喜兒的時候,眾人的説變成了唱……我們遵循的一個原則就是不能太拖戲,唱過的就不説了,説過的就不唱了,更加注重歌劇性,在合唱、重唱方面有更多的加強。”

  關于新的樂隊形式,雷佳認為這版的《白毛女》融合了西洋管弦樂、民族絲弦樂器、戲曲的打擊樂器等,讓整出戲的音樂表現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豐富。

  和老鄉同吃同住

  活脫脫是一個真“喜兒”

  “演歌劇《白毛女》是我們學習民族聲樂的學生們都非常向往的。”在讀博士期間,雷佳就大量地研究了《白毛女》的相關資料,通過歌劇、電影以及不同版本的老師們的演唱等多種形式,去了解它的歷史背景、時代意義,此外雷佳還整理了大量的文獻,係統地對角色進行研究。

  但如何在經典的基礎上再創輝煌,如何演得更像白毛女,這仍是雷佳面臨的難題。

  主演《白毛女》,就不能不了解作品的背景、喜兒的苦難經歷、北方農村的風土人情。

  為了更真實地演繹這部經典之作,在復排過程中,《白毛女》劇組曾先後去到陜西延安和河北省平山縣,深入白毛女的創作地和故事發生地進行採風,跟當地的老鄉同吃同住,一同勞動,打柴、放羊、包餃子、做貼餅子、點鹵水豆腐,而這些體驗幾乎都蘊含在雷佳的表演中,質樸、聰慧、孝順、倔強,活脫脫就是一個“喜兒”。

  而這樣難得的經歷對于雷佳來講又是意義非凡的。“我們這一代人真的是非常幸福。在這樣幸福的環境中,我們的生活當中並沒有太多的苦難,更多的是我們的前輩、親人、老師、同學、朋友們對我們的關愛。比如採風時,當地老鄉會把他們家裏最好的、過年才吃的東西給我們拿出來,這也是他們對我們整個劇組一份沉甸甸的愛。”

  跟老鄉在一起的這些日子,讓雷佳深入了解了故事發生地的風俗習慣,感受到老鄉們的樸實,也更加了解到不能再重現的、戲劇故事裏呈現的這種苦難,這些經歷都讓她在舞臺上的表演更加貼近生活。也正是這種對真實感的不斷追求,讓雷佳變成了“真正的白毛女”。

  正如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毛時安所説,“新版《白毛女》保持了原作的情感、心理、個性,又隨著時代發展帶給觀眾新的闡述和理解,讓觀眾感受到了大地、泥土、莊稼、空氣本身的衝擊和感染”。

  回憶起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演出,雷佳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場在延安的演出,我們請來了當年看過《白毛女》首演的老紅軍來看我們的演出,看完後我們問他:‘您覺得這是您當時看的《白毛女》嗎?’他説:‘是!還是這個白毛女!’他非常激動地流下了熱淚,握住我們的手説:‘演得太好了,讓我看到了當年的白毛女。’”

  用更加科學、更加理性的表演方式來詮釋

  歌劇《白毛女》由一代代藝術家表演傳承下來,到雷佳這已經是“第四代”喜兒了。提起“喜兒”這個角色最大的特點,雷佳用了歌劇《白毛女》中的一句唱詞來形容:“壓折的樹枝,石頭底下活”。

  “2015版的《白毛女》當中,喜兒是經歷了四個階段的,她從天真無邪到被壓迫、被折磨,然後再奮起反抗,到最後被解救,我覺得喜兒身上最重要的品質就是堅強,這也是我最喜歡她的地方。因此我在演出中希望能夠把喜兒這四個不同的階段,通過不同的音色、不同的形體表演在舞臺上呈現出來,讓大家看到她循序漸進的一個變化。”關于喜兒這個角色,雷佳如是説。

  而對于這樣一個性格鮮明、情感豐富的角色的詮釋,尤其是在前輩們所扮演的喜兒深入人心的情況下,如何體現創新性和時代性,是雷佳所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

  “在這一次復排中,我們非常幸運地請來了‘第二代’、‘第三代’白毛女的扮演者給我們指導,從她們身上,我學到了對歌劇、對藝術的敬畏,也學到了她們的創作態度和創作方法。”

  在歌劇《白毛女》的著名咏嘆調《恨似高山仇似海》的演唱中,雷佳繼承了前輩大家們的優點,注重歌唱中咬字與歸韻的潤腔處理,以及中國戲曲中的跺板、唱腔及氣息的運用,借喜兒釋放出了她熾烈的情感。趙季平和音樂評論家夏艷洲認為“這標志著中國聲樂新的生命力已經綻放,中國聲樂姐妹藝術風格的借鑒和運用‘古為今用’的現代闡釋有了新的樣本。”

  “雷佳的表現應該説是非常驚艷。從開場到結束,聲音一直保持著非常大的張力,並且保持著非常新鮮的聲音,讓人驚喜。”著名歌唱家、上海音樂學院院長廖昌永這樣評價道。

  “雷佳用了更加科學更加理性的一種演唱和表演方式,來詮釋喜兒這個人物。她在舞臺上能把一段又一段的宣敘調、咏嘆調,完美地呈現給觀眾,這不單需要戲曲的功底,還需要科學的方法,需要理性地去把握舞臺,不然就很難拿下來。”著名歌唱家王宏偉認為。

  而對于角色的演繹上,雷佳説:“我覺得在舞臺上最重要的是我怎麼樣演唱,因為每個人所處的時代背景不一樣,所以每一代白毛女在理解人物、表達方式上也不一樣。對于前輩們教授的內容不能是完全的‘拿來主義’,還需要消化,弄清楚什麼是自己需要的,什麼是在舞臺上要呈現的,最重要的是演完之後,別人覺得‘這是白毛女,這是感動我的白毛女’。”

  “最幸福的事是塑造的角色得到更多觀眾喜愛”

  雷佳曾主演過當代中國歌劇的幾部名作。她主演的《木蘭詩篇》先後在日本、俄羅斯成功上演,還在國家大劇院首演《運河謠》《再別康橋》。

  主演歌劇,對歌唱演員而言,是綜合素質的考驗,而民族歌劇,更是一個難得的大舞臺。雷佳主演的歌劇作品,盡管風格相異,但在每出戲中,她都能將人物的性格準確表現出來,而且張弛有度,揮灑自如,自成一格,正如趙季平所評價的——“在民族歌劇的舞臺上,雷佳挑大梁”!

  歌劇與歌曲是雷佳藝術創作的兩個主要方面,但她對于歌劇卻有著特殊的感情。她説:“我特別鐘愛歌劇,我覺得歌劇是考驗演員綜合素質的一個最好的方式,最有挑戰性。如果能在舞臺上演出一部劇,塑造一個角色,這對演員來説是非常快樂的事。如果塑造的角色能得到更多觀眾的喜愛,能把觀眾帶入到情境當中,那就是更幸福的一件事情了。”

  談及下階段新的創作和演出計劃時,雷佳透露説目前有幾部民族歌劇正在醞釀中,但是因為歌劇創作需要一個比較長的創作周期,從編劇到作曲,到舞臺呈現,到人物塑造,都需要精心打磨,所以一部新劇的呈現是需要很長時間去歷練和積累經驗的。

  在歌曲的創作表演方面,雷佳提到今年將會繼續進行她的“源遠流長 尋根之旅”民族民間作品音樂會的專場演出,同時也會把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一些經典曲目重新進行編配,唱給大家聽。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