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音樂>音樂人

中央民族樂團阮琴制作和演奏師馮滿天——靠心調制好音色

時間:2019年04月10日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王 玨
0

   制作面板,馮滿天心思縝密,嚴絲合縫地將其和側板膠合;設計琴孔,他從石子入水獲得靈感,琴側開孔,余音繞梁;拉制琴弦,他獨辟蹊徑,通過材質和工藝改良避免雜音。

  不急不躁地晾曬木頭,一絲不茍地打磨,全神貫注地組裝阮琴,一塊塊木料在馮滿天手中,被打磨、組裝,直至形成黃金比例,成為一把音色上等的阮琴。隨著馮滿天(見圖,資料照片)屏氣凝神地將弦裝在琴上,手中的阮琴也倣佛被賦予了生命……

  作為中央民族樂團著名中阮演奏家,馮滿天不僅精于彈阮,還擅長制阮。阮琴是中國唯一的有品樂器,在秦朝叫“弦鼗”,在漢代叫“秦琵琶”,唐代叫“阮鹹”,宋朝叫“月琴”。外國人則叫它“月亮吉他”。

  阮琴的制作需要經過晾、曬、琴桿制作、琴身制作等多個工序。在馮滿天制作阮琴的工作室裏,晾曬著好多木頭。他説,上等的阮琴,僅晾曬木頭就得七八年,制作得花10多年時間。

  材料的選擇、木頭的幹燥度、黏合的緊密度,對制作阮琴來説都至關重要。只見馮滿天一點點地將多塊弧形的木頭黏合,拼成阮琴的側板……為了保證阮琴的質量,黏好後還需一定的時間讓它自然穩定。

  面板是阮琴的重要組成部分,圓形的面板在他手中,嚴絲合縫地和側板膠合……制作一把阮琴,可不能心急:面板、琴桿都需要進行自然幹燥,以達到最好的共鳴效果。

  與一般的阮琴不同,馮滿天的阮琴,面板上看不到琴孔。他説,新中國成立後,樂器制作者參照日本正倉院收藏的唐代阮鹹黑白照片制作了現代阮琴,卻把琴板上的花紋誤認為是鏤空,以至于從那時開始制作的阮琴,都在琴板上留有兩個音孔。

  “鏤空音孔把古阮的音色和音量都限制了。其實,真正的中國古樂器,包括琵琶、古箏、瑟等,從來不在琴板上開口。”馮滿天説,他從石子入水的瞬間找到了靈感,改在琴側開小孔,使阮琴的聲音強勁有力,余音繞梁,因此獲得了側板雙音孔國家專利。

  “四分做琴,六分做弦”。一般中阮琴弦採用的是平卷弦工藝,但金屬弦和鋼品摩擦時會有雜音,尤其是在演奏推、拉、揉、顫等手法時會出現明顯雜音。馮滿天做弦時採用耐磨、不易斷弦的尼龍鋼品,通過材質和工藝的改良避免了雜音。

  在馮滿天看來,制作阮琴最難的是把握比例,木材搭配、密度、分量、材質,都關乎一把琴的好壞。雖説馮滿天的阮琴保持著多項專利,但他還在不斷精益求精。他6歲學琴,15歲考進中央民族樂團。剛開始,他只將阮琴看作一種普通樂器。直到父親寄來一首白居易的《和令狐仆射小飲聽阮鹹》,“掩抑復淒清,非琴不是箏”……他一下子就被這句詩震驚了!原來,阮琴集古琴的深沉內斂和古箏的明亮華麗,既是琴也是箏。做琴的師傅大都不懂彈琴,而很多彈琴的人又不會做琴,馮滿天毅然動手做琴。經過17年,試錯47把,馮滿天終于找回了那個讓他魂牽夢縈的聲音……

  在制琴過程中,馮滿天還發現了一個秘密:阮琴的所有構件組合均為黃金比例。“這是祖先留下來的寶貴財富。”他為前人的發明驚嘆不已。在制琴過程中,他感受到了古人的思維和態度——樂由心生。馮滿天説,我們的視野應放在全世界的大背景來探索藝術之美。向內尋找,不會忘本;向外探尋,用世界的語言訴説音樂蘊藏的文明。

  4月底,馮滿天的首次全國巡演即將拉開帷幕……他希望通過巡演展現中國音樂的價值觀,讓更多年輕人、讓全世界了解中國的民族音樂,觸摸中國人的內心。巡演宣傳語的主題為“不靠譜”,吸引了不少人的興趣。

  “不靠譜,靠什麼?”馮滿天笑了笑答:“靠心。”

(編輯:白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