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音樂>音樂人

盛中國:音樂是他的生命

時間:2018年09月1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曉 語 韋麗斯

音樂是他的生命

——親人眼中的盛中國
 
盛中國
  9月7日,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國因突發心臟病去世,享年77歲。他的突然逝去,堪稱我國音樂界的一大損失。斯人雖逝,琴聲永在。盛中國對藝術的執著精神、對我國音樂事業所作的貢獻,值得銘記。在盛中國四弟盛中真、外甥女盛小華、九妹盛中麗的深情講述中,盛中國對音樂的熱忱、對家人的溫情、對他人的真誠以及對祖國的熱愛,貫穿著他的一生,正如他演奏的小提琴旋律般,悠揚而流長。
  他對音樂有一種發自內心、深入骨髓的愛
  在9月13日的追悼會上,盛中國的妻子瀨田裕子依依不舍地將一把小提琴放在丈夫的身旁,以陪伴他最後一程。盛中國的四弟盛中真表示,那是盛中國在住院期間,一直使用的一把小提琴。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光裏,盛中國始終“琴不離手”。2017年9月,盛中國做了心臟支架手術。術後,他身體剛有好轉,便讓瀨田裕子把琴拿給他,細細撫摸愛琴,還要拉一拉,他始終不願讓小提琴離開自己的視線,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深入骨髓的熱愛”。
  回望盛中國的小提琴演奏之路,盛中真感慨:“音樂是他生命的全部內容。”被讚為“天才琴童”的盛中國五歲學琴,自九歲第一次在武漢登臺表演開始,他的演出便從未間斷過。實際上,除天賦外,父親的督促也給了他極大幫助。在父親的嚴格訓練下,盛中國進步飛快。留蘇期間,盛中國曾在1962年的第二屆國際柴可夫斯基小提琴比賽中獲榮譽獎,這是中國小提琴家第一次參加並獲獎的國際賽事。當時,國內沒有高質量的小提琴,盛中國參賽時用的小提琴,還是借來的。“在練琴上,父親雖然對他很嚴厲,但從不體罰。如果沒有父親一直在身邊指導,他不會進步那麼快。但在生活上,父親是個深情的嚴父,他對盛中國的照顧是無微不至的。”盛中真回憶道。
  此外,盛中國還擁有極高的音樂修養。盛氏家族是音樂世家,家裏的留聲機每天都播放音樂,對盛中國起到了潛移默化的陶冶和影響。“他從小好學,知識面很廣,讀了很多書,房間裏擺滿了各類書籍,他的音樂內涵是很多人無法企及的。”盛中真還表示,著名小提琴家林耀基曾對他的學生們説:“別看你們現在手很快,但比盛中國年輕時差遠了。”
  2017年盛中國手術後,醫生與家人勸他“隱居”,既要放下手裏的事,也要放下心中的事。然而,盛中國坦言自己“做不到”,“這是我的事業”。在住院期間,每每學生來看望,問及一些專業問題時,盛中國都會詳盡地一一講解。盛中真表示,直到9月7日中午,盛中國身體的各項指標依然正常,精神狀態也很好,當時他還樂觀地開著玩笑,手掌也溫暖而有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當天傍晚,盛中國突發血栓,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他熱愛的小提琴事業。對此,盛中真萬分痛惜:“他的突然離世,與過度的勞心勞力有很大關係。大哥走得太早了,還有很多事都等著他做呢!”
  在家人眼中,他不僅是藝術大師,更是一位好兄長
  在盛中國曾居住的一套老單元房裏,一張極具紀念意義的黑白老照片被挂在墻上的顯眼之處。盛中國的四弟盛中真介紹,那是1984年盛氏家族應廣東羊城音樂事業基金會邀請,在“盛氏小提琴之家音樂會”演出前排練時所拍的。
  時隔33年後的2017年8月,作為江蘇大劇院落成典禮慶典演出的特邀嘉賓,盛氏家族再次集體登臺亮相。臨近演出前,由于身體不適,盛中國未能出席這場籌備已久的“盛世中國夢”家族音樂會。對此,樂迷們感到十分失落。盛小華回憶道:“每次和大舅一起演出時,我都站在他身邊演奏。在34年前的家族音樂會上,也是如此。在‘盛世中國夢’這場音樂會上,我在獨奏克萊斯勒的《中國花鼓》時,有兩個泛音意外失手,這對我打擊很大。大舅看完演出視頻後,微笑著對我説:‘古董都還有裂縫和殘缺呢。你如果像超市裏一摞摞的磁盤一樣完美無缺,那是沒有生命力的。雖然你演奏的音不完美,但你演奏的境界是不一樣的。’這些話給了我很大安慰和鼓舞。”
  久居國外的盛小華有時談及工作上的苦惱,盛中國便會悉心開導:“你要有一顆堅韌的心,勇于接受磨煉和坎坷,做事情必須持之以恒。無數個‘0’始終是‘0’,但兩個‘0’加上一個‘1’,那就是‘100’。你需要做的,就是成為那個‘1’。”除了在音樂上給予家人諸多鼓勵外,盛中國在生活上也十分體貼。盛小華還提到:“有一次,我在出門演出前整理服裝,大舅看到後,特意從行李箱裏拿出一件已經放好的衣服,並為我示范怎麼疊才不容易出現褶皺,他疊衣服的水準堪比商場。”
  盛中國在小提琴演奏上的成就,世人有目共睹,而在家人的心目中,他不僅是一位藝術大師,更是一位“好兄長”。盛中真強調,“好兄長”這一尊稱,並非隨意叫之。“大哥熱愛家人,熱愛生活,熱愛事業,是個精彩的人,有靈性、有悟性,常常能講出很多妙語和思想深刻的話”。家人在盛中國心中,佔據著極為重要的位置。從去年起,盛中國就一直在和家人籌劃巡演的事宜,而今卻已無法實現,空余無限遺憾。
  在音樂的光環下,謙恭待人
  盛中國雖然名聲在外,但始終以一種謙恭的姿態對待他人。盛中國的眼神是溫暖而有厚度的,與他接觸過的人,都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毫不誇張地説,只需要交談一會兒,他就能跟別人成為朋友。”盛中真追憶道,“盛中國的胸懷很寬廣,他常説:‘每個人都有缺點,不能揪住缺點不放,要多看優點’”。
  在對學生的教育上,盛中國總能發現他們身上的閃光點並堅持以鼓勵和肯定為主,他從不打擊學生,因此廣受學生們的敬仰。
  有的學生家庭困難,盛中國從不收他們的學費。當盛中國演出日程繁忙,不能親自給學生上課時,他就叮囑七弟盛中龍代課。此外,在支持和提攜晚輩上,盛中國也毫不吝嗇,常把自己名貴的小提琴借給別人演奏。“在追悼會上,他的一位學生淚眼婆娑,緊緊握住我的手不停地説:‘盛老師曾經借過我很多次琴’。”盛中國的九妹盛中麗動情地説道。
  作為一位享譽海外的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國無疑已擁有極高的藝術造詣。但在音樂的“光環”之下,他並未以“世界級的藝術大師”自居,而是充滿人情味,謙恭處世,樂于助人,實屬難得。
  “盛中國”的名字已經成為一個符號
  盛中國的父母盛雪與朱冰曾歷經艱難的戰火年代。據盛中麗回憶,當時地面上硝煙彌漫,天空中戰機轟鳴。盛中國的母親望著懷中的他,受此情此景觸動,便給他取名為“盛中國”,以寄寓對祖國未來盛世的無限願景。
  盛中國曾留學于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是當時蘇聯專家選中的、第一批出國進修的唯一一位小提琴家,師從著名小提琴大師列奧尼德·柯崗。作為第一個走出國門,進入國際視野的小提琴家,盛中國將所學精華都沉淀在了作品中,讓世界看到了中國小提琴家的水準。他演奏的《梁祝》等曲目家喻戶曉,影響了幾代人。
  盛小華提到,有一次談及著名鋼琴曲《致愛麗絲》時,盛中國幽默地説,這首樂曲優美動聽,但開始部分所用的都是“半音”,可惜貝多芬不知道我們民族音樂的“滑音”。可見,盛中國對民族音樂有著深刻而獨到的理解。
  盛中國不僅對我國小提琴事業有很大貢獻,他還熱衷公益,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他曾義賣了三把心愛的小提琴,把錢捐贈給需要幫助的人。“他是一個見不得別人受苦難的人。”盛中真説。汶川大地震發生後,盛中國第一時間捐出400萬元。另外,他還在湖北文理學院設立了助學基金,已經幫助了200多位學生完成學業。盛中麗坦言:“這些事我大哥認為都不值一提,只是在別人需要的時候幫一把。”
  盛中國的離開令世人惋惜。“盛中國”的名字已成為一個符號,他不再是屬于個人的、小家的,而是屬于大家的、時代的。作為一位藝術家,他不僅擁有高超的演奏技巧,他精益求精的藝術精神、對社會的貢獻及他的家國情懷,更值得欽佩。2018年9月7日之後,人間再無盛中國,但他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恰恰是當今社會所需要的。盛中國的正能量,將存在于後人的懷念與傳承中,永不褪色。
(編輯:邱茗)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