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蔣派”二胡藝術傳承音樂會:不止于紀念,更在于繼承和發展

時間:2017年10月18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趙倩
  不止于紀念,更在于繼承和發展
  ——談“蔣派”二胡藝術傳承音樂會
  “繼承與發展——‘蔣(風之)派’二胡藝術傳承音樂會”日前在中國音樂學院“國音堂”舉辦,來自中國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等院校的二胡名家、“蔣派”傳人紛紛登臺,可謂“群賢畢至,少長鹹集”,集中向觀眾展示了“蔣派”二胡藝術當下“繼承與發展”的現狀。
  知道蔣風之的名字,是通過著名的二胡曲《漢宮秋月》。少時習琴,只曉得這首樂曲是由他整理自民間樂曲,其風格迥異于《賽馬》《豫北敘事曲》等,但對該曲並未形成正確的認識,也談不上深刻的理解,在演奏中也只是刻意地模倣某位名家的示范。直到聽了這次音樂會以及次日舉行的專家研討會,才對蔣先生的藝術風格及該曲的演奏特色,有了進一步體會。
  蔣風之是知名二胡演奏家,還是民族音樂教育家劉天華的弟子。在跟隨劉天華學習之前,他已深深地受到江南絲竹及民間小調的熏陶,而且,還係統地學習了鋼琴、小提琴、琵琶等樂器。此外,他對古琴、京劇以及國畫都有研究和借鑒。京劇中他偏愛程派的細膩、委婉與深沉,這讓他的音樂韻味與眾不同。他與古琴名家查阜西也是很好的樂友,常常一起研習音樂,使其琴聲中又有古琴輕微淡遠的風格。而進入劉天華門下之後,他不僅學習了劉氏著名的十大二胡名曲及其傳下的古曲和民間樂曲,也繼承了劉天華重視傳統、學習民間、不斷創新的精神。這些最終形成了蔣風之深刻、細致、典雅、古樸、飄逸、文質彬彬的演奏風格,具有清晰的人文情懷,並且創立了蔣氏二胡學派。
  本次音樂會共演出11首曲目,不僅有蔣風之傳譜的樂曲,如《花歡樂》《閒居吟》《漢宮秋月》《獨弦操》《病中吟》等,也有蔣派傳人的新創曲目,如《新山歌》(李政華曲)、《話齊魯》(秋江)等。而在演奏形式上,除了獨奏外,還有齊奏和二重奏、六重奏等。這些安排,均讓觀眾清楚地體會到音樂會提出的“繼承與發展”的主旨。仔細聽來,可發現演奏家們在體現“蔣派”典雅、古樸、極具文人氣息的藝術風格外,每一位演員的演奏又都不盡相同,都具有自己的藝術特色及新的表達。以《漢宮秋月》為例,它是“蔣派”的代表性曲目。這次音樂會上,亦有《漢宮秋月》的演奏,而且有兩首曲目的設置。其一,是蔣風之四子蔣靜風演奏的《漢宮秋月》,是音樂會上半場的壓軸曲,他的弓法與指法、音樂形象與情緒等,比之文獻所載蔣風之的演奏特點,以及舞臺上其他演奏家所呈現出的蔣派音樂風格,既有輕松與隨性,又有激情的彰顯,音樂更加流暢自如;其二,是整場音樂會的壓軸曲,由張尊連率領五名學生演奏的《漢宮秋月》。作為蔣派再傳弟子,張尊連曾經被二胡名家蔣青讚為其學生當中繼承“蔣派”二胡最好的一位,被中國二胡學會會長張韶讚為青年演奏家中《漢宮秋月》拉得最好的一位。他在本次音樂會上,最大的不同在于演奏形式上的突破——六重奏,讓《漢宮秋月》閃爍出新的音樂語匯和時代精神。
  通過同一首樂曲,我們聽到了“蔣派”傳人對蔣派藝術的繼承與發展,更聽到了他們對蔣風之“和而不同”“善于創新”的藝術精神的繼承。筆者曾向蔣靜風問及其跟隨父親學習的體會,他説自己也並非對父親藝術風格的刻板學習,其中也有自己的東西。父親不要求每一個學生都跟他一樣,不要求千人一面。在研討會上諸多二胡名家的發言中,也提到蔣風之教學時善于創新的特點:幾乎每一次上課,在演奏技法或細節的處理上有新的變化。而這種“變化”,正是本次音樂會上諸位演奏家們在“形神兼備”地繼承“蔣派”藝術風格的基礎上,又能充分體現出自己藝術特色的根由所在,也是“蔣派”藝術生生不息、有序傳承的根由所在。
  如果説音樂會是從聽覺角度為觀眾帶來了“蔣派”傳人經過數十年的努力對蔣風之二胡演奏藝術的傳承成果,那麼其後“蔣派”二胡藝術學術研討會,則側重“蔣派”二胡藝術的風格、美學特質、文化內涵及教學等方面,尤其是談到其“不斷創新”的藝術精神表徵出的時代面貌。蔣風之的音樂貢獻,絕不止于幾首樂曲的傳播以及“蔣派”的形成,更重要的是,他對中國民族音樂的傳承與發展上的貢獻。甚至,音樂會和研討會的舉辦,目的也並不止于紀念蔣風之,更在于:啟發當代民族音樂工作者思考在社會轉型的過程中,如何繼承和發展優秀的中國民族音樂,如何在世界音樂語境中講好中國故事。

(編輯:王士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