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音樂>音樂話題

閩西歌兒紅

時間:2019年05月0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培禹
0

  北京還是寒冬,閩西大地卻已綠意盈盈,一派蔥蘢。我再次踏上那片紅色的土地,沿著中國工農紅軍的足跡去尋訪歷史,心裏有種抑制不住的激動。

  我們從龍岩出發。褪去冗裝,一身輕松地在青山綠水間行走,我不由地吟誦出毛澤東同志的詩句:“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讀黨史,知道大革命失敗後的這段時期,在閩西的毛澤東處在艱難困厄中,然而他的詩篇卻充滿革命豪情,回顧創建中央蘇區,打土豪、分田地,他寫道:“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1935年,具有裏程碑意義的古田會議召開後,毛澤東率領工農紅軍走出困境,從龍岩過汀江,渡贛水奔井岡,直到踏上漫漫長徵路。旅程雖艱難,紅旗獵獵舞。你看:“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你聽:“頭上高山,風卷紅旗過大關!”即使大地沉沉,他遙望紅軍紅三軍團“贛水那邊紅一角”;即便反敵人大圍剿異常慘烈,紅軍遭到重創,黨內彌漫著從未有過的悲觀絕望情緒,毛澤東在這裏揮筆寫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豪邁文字,他在《菩薩蠻·反第一次大圍剿》詩篇中咏出的是:“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不周山下紅旗亂。”

  鬥轉星移,80多年過去了。今天,我們一行追隨著先輩的足跡,來到閩西,來到永定。當我走遍永定金砂紅色舊址群,一個突出的印象是,每一處遺跡、每一段鬥爭,都有當時流傳的紅色歌謠相伴;或者説這些原本沒有作者姓名,完全産生于工農大眾的革命詩篇、紅色歌曲,真實記錄下了老區紅色根據地的那段光榮。

  黨決定發動永定暴動時,毛澤東還沒有到閩西,但擔任暴動領導人的張鼎丞、阮山、盧肇西等大都參加過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培訓,而毛澤東正是那所“革命搖籃”的創辦者兼教員。走進位于金砂金谷寺的當年農民暴動總指揮部舊址,我看到這樣一首民歌《想起苦情割心腸》:“日頭下山西邊黃,想起苦情割心腸,無田無地租田作,朝晨無米夜無糧。朝晨野菜晝邊糠,暗脯(晚上)轉來食粥湯,一家老小腸打結,窮人終年無春光。”紀念館裏保留的民謠還有:“頭一痛苦是工農,著件衫褲補千重,三餐食的番薯飯,住的房子盡窟窿。石榴花開滿樹紅,當今世界太不公!”——這,不正是永定農民暴動的起因嗎?

  永定暴動總指揮、閩西紅色根據地的創始人張鼎丞,原本是個書讀得很好的學生,校長出于對他的喜愛,為他取了“鼎丞”的名字。投身革命後,為了發動民眾,他把學到的詩文與革命鬥爭結合起來,搜集、整理、創作了大量上口、易記、群眾喜歡的歌謠,甚至他執筆給紅軍第四軍第四縱隊寫的布告,也是以詩歌的形式發布的,比如:“照得紅軍宗旨,實行民權革命。打倒帝國主義,沒收洋人資本。工人增加工錢,農民分配土地。士兵生活改良,歡迎白軍投順。打破包辦婚姻,男女一律平等……”永定暴動一年後即1929年的新春,張鼎丞率紅四軍四縱轉戰至上杭,回顧慘烈的暴動情景,想起英勇犧牲的戰友,他揮筆寫下了這樣一首《七絕》:“四面雲山皆在眼,萬家煙火最關心;漫將十萬工農血,洗凈腥膻祖國塵。”新中國成立後,這位老一輩革命家雖身擔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的重任,公務繁忙,但對詩詞的喜愛有增無減。大詩人郭沫若曾把自己那首得到毛主席喜愛並奉和的《滿江紅》詞抄錄下來,贈予了他。可以想見,晚年的張老,與後代們一起朗誦毛澤東戰爭時期寫下的恢宏詩篇,尤其是那首《清平樂·蔣桂戰爭》中的詩句“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時,該是怎樣的豪邁啊!

  在金砂紅色舊址,我第一次知道了女烈士張錦輝的名字。1927年,13歲的小錦輝在堂兄張鼎丞的影響和幫助下,成為金砂平民夜校首批女學員之一。1929年紅四軍打到永定,她加入少年先鋒隊,站崗放哨、貼標語送信。一年後加入共青團,任紅軍遊擊隊的宣傳員。她自編自唱,歌聲唱出了窮人的苦難和仇恨。部隊走到哪裏,哪裏就響起她的歌聲。1930年5月的一天,她和戰友突遇敵對民團的包圍被捕。張錦輝面對酷刑堅貞不屈。幾天後,敵人把她押到天後宮前槍殺。那天,她一邊走向刑場,一邊唱起閩西革命歌曲:“唔怕死來唔怕生,天大事情妹敢擔;一生革命為窮人,阿妹敢去上刀山。打起紅旗呼呼響,工農紅軍有力量;共産萬年坐天下,反動終歸沒久長。窮苦工農並士兵,希望大家愛齊心;打倒軍閥國民黨,何愁天下唔太平!”張錦輝被敵人殺害時,年僅15歲。

  講解員也是個小姑娘,她動情地説:“我們的錦輝犧牲時比劉胡蘭還小一歲啊!只是她沒有像劉胡蘭那樣得到毛主席的題詞,很多人都不知道她,但我們永定人不會忘記她。戰爭時期的閩西紅歌主要是唱的,可今天會唱的老輩人沒幾個了,到了我這兒,真的不會唱了……”見氣氛有點沉悶,她補了一句:“等我學會了,下次一定給你們唱著講解好不好?”……

  走遍閩西,我忽然想到,閩西紅歌,不僅屬于福建,它也屬于中國,甚至可以説,世界上最紅的一首歌,就是在長汀羅漢嶺一唱而震驚世界的。那是1935年6月18日晨,年僅36歲的中國共産黨人瞿秋白,高唱著由他最早翻譯傳入中國的《國際歌》,一步步走向刑場,從容就義。“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毛澤東後來有詩句:“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瞿秋白從家鄉江蘇常州的“覓渡橋”出發,踏上革命徵程,生命終止于福建長汀,他的一腔熱血浸染著閩西大地,為這塊紅色的土地增添了最亮麗的一筆。

  秋白不朽,錦輝不朽,先烈不朽!

  閩西歌兒紅,唱起動天地!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